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二十九章:三勺糖的咖啡

    “我也那么认为,这一次的行事作风太不像总裁了。”张曼玉附和的点点头。

    既然不会是北冥随风,那会是谁呢?景色脑海里浮现出松果宝贝的小脸。

    突然间,总裁办公室里发出一声巨响,在外面八卦的三人面面相视,眼里同样有一个疑问,难道是总裁听到她们在外面的八卦声了?

    夏微微将一本资料盖在脸上,“完蛋了。”

    在办公室里面的北冥随风则对着司特助大发雷霆。

    看着浑身散发着低气压的北冥随风,司特助恨不得地上有条缝他能钻进去,连呼吸声都不敢太大,尽量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总裁,我已经派人看住刘张王三位小姐了。”司特助说。

    “看住了?看住了她们怎么会被逼疯?”北冥随风冷冽的说着,“查清楚了吗情况。”

    “查清楚了,三位小姐并没有疯,只是被抓进了神经病医院,对外传出话来说是疯了。”司特助连忙将查出来的事情告诉北冥随风,“刘张王三位小姐是被sk组织的人暗算了。”

    怎么又是sk组织?北冥随风忽然想到什么,打开电脑,进入聊天界面,果然看到有留言。

    松果宝贝爱妈咪,“老头,听说你要对付刘张王三家?那三个女人就交给我吧!我为你分担哈哈哈!”

    北冥随风一时之间也摸不透那个松果宝贝爱妈咪的到底想干什么。还有就是他怎么知道他想对谁出手的。

    “风少,我觉得吧!既然有人帮我们达成了目地就不要在乎那么多了,这样我们还省了不少事。”司特助见北冥随风的脸色没有那么难看了,才小心翼翼的开口。

    “你去好好查查sk内部组织结构,里面的核心成员里面有谁。”北冥随风就不信了,会查不到松果宝贝爱妈咪是谁。

    “是,风少。”司特助点点头,“对了,总裁还有一件事情。”

    北冥随风继续在文件上批阅,“说。”

    “是关于景知小姐的。”司特助见北冥随风脸色没有变化继续说,“景盛集团的景总打电话来说,景知小姐病情恶化了,需要再住院治疗几天。,恐怕按时报到不了了。”

    “既然如此,我们总要给景总些面子,最晚一个星期。”北冥随风不带一点感情。

    “我查了一下景知小姐受伤的原因,和景秘书有关。”北冥随风的笔停了下来,在文件上留下一道污痕。

    “那天景知小姐去的咖啡厅,景秘书也去了。景秘书还让服务员帮忙买了口罩,虽然事后景秘书将证据处理的很干净,总归留下了点蛛丝马迹。”这件事情也是司特助早上听手下汇报上来的。

    “将那些蛛丝马迹处理干净。”北冥随风淡淡的吩咐,这件事情本来就在他的意料之中,景色的性子不是逆来顺受的性子。

    曾几何时北冥随风爱惨了她的小肚鸡肠。

    “是。”司特助早在得知消息的第一刻就将这点蛛丝马迹收拾干净了。

    “哼!她干的坏事,却要本少来给她擦屁股。”北冥随风只要一想起景色做的那些事情就恨得牙痒痒,凭什么他一个人不好受,她却能吃好睡好?

    司特助点点头,风少一遇上景色的事情就幼稚的要死。他在心里嘀咕着,嘴上不依不饶的,心里还是关心景小姐的。

    得了总裁的命令,司特助飞快的离开办公。

    景色一见司特助出来,看见他一脸挫败的神情,站起身倒了一杯水给司特助。

    “司特助怎么了?被骂了?”景色关心的问道。

    司特助受宠若惊的接过景色手里的水杯,“多谢景秘书了。”

    景色站着陪司特助闲聊了一会,就看见北冥随风打开了办公室的门。

    司特助正和景色说的开心,冷不丁听到身后传来恶魔般的声音,“司特助,你是太闲了?站在这里闲聊?”

    司特助下意识浑身颤抖了一下,“不不不,总裁我很忙,我这就离开。”

    司特助将手中的水杯塞回景色的手里,在北冥随风发怒之前逃离了现场,只留下景色一人在原地搞不清状况。

    “景秘书,倒杯咖啡来我办公室。”北冥随风朝搞不清状况的景色说了一声。

    景色点头,走进茶水间冲了一杯速溶咖啡,端到办公室,走的一半的时候突然想起来北冥随风不喝速溶的咖啡,又走回去,换了杯,到放糖的时候景色习惯性的往咖啡里加三勺糖。

    五年前北冥随风在她的影响下喝咖啡一定会加三勺糖,等加完糖景色才反应过来,最开始的时候北冥随风喝咖啡是不加糖的。

    不管了,景色端着加了三勺糖的咖啡放到北冥随风面前。

    北冥随风喝第一口的时候就皱眉头,这咖啡,真甜。

    于是北冥随风放下咖啡,对景色说,“景秘书我的习惯是喝咖啡不加糖。”

    景色走近北冥随风,“不好意思,总裁我记错了,我这就去给您换一杯。”

    北冥随风阻止了景色预端咖啡的动作,“这一次就算了,下次记住就好。”

    景色低低的应了一声,“总裁,那件事情谢谢你。”

    北冥随风抬起头对上景色清澈的眼眸,“不用,我的员工,我护着应该的。”

    景色犹豫了一会,又继续说,“珍爱,我捡回来了,您什么时候想要了就来找我拿回去吧!”

    北冥随风粗暴的打断景色的话,“我送出去的东西就没有要回来的道理,你要是不想要尽管丢了便是。”

    景色咬咬嘴唇,她难道又做错了?

    “好了,你出去吧。”景色再在这里待下去准能将他气死。

    直到景色出去了,北冥随风才将视线移回咖啡上。端起咖啡,一口一口的小抿着。

    曾经有那么一个少女,“疯子,你又空腹喝咖啡了?说了对身体不好,你怎么就不听呢?”

    “哇,那么苦的咖啡你都喝的下去?不行不行,太苦了,疯子从今天起你要跟我一样,喝咖啡加三勺糖知道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