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二百八十六章:拿股份来换

    景宸刻意的将手机拿远了耳边,果不其然就听到景松的那一声怒吼。

    景宸挑起好看的眉毛,不是说景松刚做完手术吗?怎么精神还这么的好,不应该很虚弱才对吗?

    “景松,看来你病的不严重啊。”景宸淡淡的开口。

    景松一听到景宸的这一句愣了一下,不明白景宸这是什么意思。

    “景宸,你个不孝子,你是不是希望你老子我,病的很重啊。”景松反应过来之后,怒吼出声。

    这一个两个,生下来都是来气他的,景松拼命的喘着气,以前看着还挺乖,怎么现在都变成了这个样子。

    景宸再一次的将手机拿到了远方,“景松,你要我们和你说多少次,我们已经断绝了关系。”

    “你少跟老子扯这些没用的,你说,市酒店的事情是不是你搞的鬼。”要是景宸此刻在景松的面前,景松一定会毫不留情的将一巴掌扇过去。

    “景松,你太高估我了,我在市哪来的那么大权力,让所有的酒店都不给你们住?再说了,这样的事情,我也不屑做。”他会比这件事情更直接,将景松赶出市。

    “如果你找我就是为了这件事情的话,我想我们没有什么好聊的。”酒店不让住只是一个开始,接下去就是景盛集团接受调查,景松的**被冰冻。

    景宸说完便想挂了电话,景松急忙开口,“等一下。”

    景宸慵懒的开口,“你还有什么事情,我可是很忙的,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在这里和你浪费,这景宅处处都是人渣的气味,我还要忙着装修一番,你要是没事的话,我就先挂了。”

    景宸故意在景松的面前提及景宅,在人渣上还加重了语气,景松只觉得自己这一年受到的刺激,都没有今天的多。

    “景宸,你说吧,怎么样才能把景宅还我。”要不是彻底的没办法,景松也不会和景宸谈条件。

    暗里抢不过景宸,明面上又没有理,景松只好压住心头的怒火和景宸谈条件。

    景宸的眼里划过一丝精光,鱼儿终于上钩了,景宸将手中的红酒杯放到茶几上,走到窗口处,“景松,你这话,可就说的不对了,什么叫做还你,这景宅在我名下,现在应该算是物归原主才对。”

    “少给我扯这,扯那的,你就直说吧,要怎么样才将景宅还给我。”景松听着真的忍不住想要爆粗口。

    景宸也不和景松废话,直接开出自己的条件,“想要景宅,可以,拿我妈咪的股份来换。”

    当初景松怎么拿走的那股份,他就要他一点点的吐出来。

    景松听了之后,瞪大了眼睛,由于是开着免提的,在一旁的季如秋自然也听到了景宸的话。

    想要回季如夏的股份?当初费了那么大的劲拿来,现在随便说几句就想拿回去,哪有这么简单。

    再说了百分之三十的景盛集团股份,别说一个景宅,就是十个景宅也可以买了吧。

    傻子才要这样子做交易。

    “景松,你好好想想是换还是不换,这景宅可是你们景家的祖宅。”景宸说完之后直接挂了电话。

    “哥哥,景松会换吗?”景色忧心的问景宸。

    景松当初费了那么大的劲从她的手里拿走了这股份,想要拿回来,怕是不容易吧。

    这景宅再好,再古老,也不过是一栋房子。

    景宸柔和的笑笑,伸手摸了一下景色的头发,“色色,这个你就不要担心了,就算这个办法行不通,哥哥也会帮你拿回股份,这是哥哥欠你的。”

    景宸对景色的歉意何止是那一点股份,还有五年的青春,不只对景色有歉意,还欠了松果宝贝五年的父爱。

    “哥哥,你别这么说。”景色从不觉得景宸欠了她什么。

    景宸还想说些什么,看到景色不想谈这个话题的模样,只得作罢。

    “色色,现在你已经完全的恢复了记忆,你和北冥随风,你们准备怎么办?就这么耗着吗?”景宸问景色。

    趁着现在北冥随风和松果宝贝都不在,他想弄清楚景色心中到底怎么想的。

    “哥哥,我也不知道,我和北冥随风,回不到过去了。”景色背对着景宸,不想让景宸看到她眼中的落寞。

    就算是北冥随风不计较五年前的事情,可是她自己心中就放不下,是她对不起北冥随风,是她不配和北冥随风在一起。

    “色色,哥哥看得出你对北冥随风还有爱的,北冥随风也还爱着你,既然这样,为什么不给对方一个机会?”景宸真心的希望,景色能够得到幸福,景色应该得到幸福。

    “哥哥,不是什么事情,都可以用相爱就能得到解决的。”景色紧紧的咬着嘴唇,“世界上相爱的人那么多,最后在一起的也没有几个。”

    “那,松果宝贝呢?你想过没有。”景宸也不想逼迫景色,可是景色就像鸵鸟,不逼迫,就会想着要逃避这个问题。

    “松果宝贝……”景色垂下眼帘,虽然松果宝贝看着很懂事,但是始终是一个孩子需要父爱。

    “松果宝贝那么喜欢北冥随风,你忍心让他们父子分开吗?”景色能在松果宝贝的生命中扮演许多的角色,唯独扮演不了父亲和爱人。

    “松果宝贝能理解的……”景色的一颗心都纠到了一起,她自从恢复记忆后,最不想面对的事情,就在今天被景宸剥了个彻底。

    失去记忆的那段时期,不可否认,她过的很快乐,心里没有任何的压力,和北冥随风就像初恋一样,享受着北冥随风的宠溺。

    可是一旦恢复了记忆,事情就复杂,心中有了压力,许多事情就只想着躲着,不想去面对。

    “景色,松果宝贝再怎么懂事,他也是个孩子,他也需要父亲,需要父爱。”景宸厉声打断景色的话,“松果宝贝那么的喜欢北冥随风,你真的舍得让他们父子分开吗?这样子会对松果宝贝造成多大的影响,你知道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