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二百八十五章:随便找个房子住下

    季如秋愤愤的将假发重新戴回头上。

    “松哥,景宸将景宅强行夺走了,我们怎么办?”季如秋一想到这件事情就呕血的很。

    在景宅住的好好的,没想到半路杀出一个景宸,季如秋的指甲深深的抠进自己的掌心。

    景宅无疑是季老爷子送给景宸的,季如秋只要一想到这里就十分的不平,同样作为女儿,她和季如夏的待遇差别怎么就那么差,同样作为外孙女,景知和景色的差别又怎么那么大?

    难不成真的是她们母女比不上季如夏母女吗?不,她绝不承认自己比不过季如夏。

    景松只要一想到这件事情也觉得脑袋无比的疼,很显然跟景宸他们打官司也没用,要想拿回景家还的从另一方面入手。

    “先找个房子住下再说吧,你手里还有钱吧,先去随便买一栋房子将就一下。”景松无奈的开口。

    第一次开始怀疑自己当初是不是看走眼了,能够帮自己的是景宸,而不是季如秋。

    现在景宸已经成长到不需要他了,更可怕的是,他对景宸的这五年的事情一无所知,从景宸带到景宅的保镖来看,景宸现在很不简单。

    何况,景色身后还有一个北冥随风,景松想到北冥随风就在心里将景知骂个半死,给她那么好的资源连个男人都勾搭不上。

    季如秋将手中的东西扔到床上,满怀怒气的说,“钱钱钱,我手里哪里还有钱啊。”

    景松紧紧的皱着眉头,显然不相信季如秋说的这句话,“你的**呢?每年的分红不都放到你名下了吗?”

    季如秋冷眼看着景松,“就景盛集团这些年亏损的那么厉害,哪里还有多少分红?你说说现在怎么办啊。”

    景松被季如秋吵的一阵头疼,“景盛集团现在已经和风策合作了,相信要不了多久,就能重回以前的地位,随便先买个小房子住住。”

    季如秋气呼呼的坐在床上,不理会景松,说的倒是容易,突然间从大房子里住到了小房子里,这样的落差换谁都接受不了。

    到时候出去,还不得被那些牌友笑破肚皮啊。

    “夫人,您和景总的那些行李怎么办?”王秘书问季如秋,他一会还要用新车去接丈母娘,总不能还载着一堆的行李吧。

    “王秘书,你找家酒店,将行李搬酒店去吧,然后买一套房子,要马上就能住进去的。”季如秋对王秘书说。

    王秘书应了一声,转身朝病房外边走去。

    今天的市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五星级以上的酒店都已经住满了客人,就算是开双倍的价钱也没有用。

    王秘书将这个消息告诉季如秋的时候,季如秋还在折腾自己的假发。

    “好的酒店没了?那稍微差点的酒店总还有吧,你快去找找。”季如秋赶紧对王秘书说。

    不知为何,她心里总感觉怪怪的,找酒店这件事情很不简单,不仅酒店不简单,就连买房子也极其不简单。

    王秘书又找了稍微差点的酒店,发现依旧是一个答案,那就是客满。

    “夫人,市的大大小小酒店现在都处于满员的状态。”王秘书表示自己真的已经尽力了。

    努力的去找过了,可是找不到也不怪他了。

    “什么,都满了?你没有搞错吧。”季如秋不敢相信的开口,市的酒店没有五百家也有三百家,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住满。

    “是真的夫人,都被告知已经满员了。”王秘书无奈的开口。

    现在都已经过了下班的时间,他也想尽早解决景松夫妇的事情,赶紧回家啊。

    “你再去给我找找,我就不信了,查一下背后是谁捣的乱。”季如秋命令这王秘书。

    如果晚上找不到落脚的地方,那么不就是要陪着景松在医院过一夜了,对此,季如秋很是拒绝,先不说医院到处不方便,就说医院这环境,她也是不愿意的。

    王秘书也感到很奇怪,这么大的市怎么可能每家酒店都住满了?

    “怎么了,遇到什么事情了?”景松从洗手间里出来,就看见季如秋愁眉苦脸的样子,顺口问了一句。

    “不知道谁和我们作对,市每家酒店都客满了。”季如秋不用想也知道除了景宸和景色,不会有别人了。

    景松由于一只手打着石膏,一只手无法弄皮带,于是走到了季如秋的面前,让她帮忙弄。

    季如秋虽然极为的嫌弃,由于无奈之下,还是帮景松弄好了皮带。

    “找不到酒店?那你就住医院好了,正好我受伤了,需要一个人陪护。”景松理所当然的开口。

    这么些年他习惯了季如秋的照顾,这要是换一个人,他还真不习惯。

    “松哥,你说是谁这么和我们过不去,要处处与我们作对?”季如秋不接景松的话,自顾自的开口。

    景松脑中瞬间就出现了一个人的身影,除了他,再也没有别人了。

    被自己的亲生儿子驱赶,这都是些什么事啊。

    “给我把电话给景宸打去。”景松手颤抖的指向手机。

    季如秋拿过景松的手机,却猛然发现,并不知道景宸的手机号码,于是抬头看向景松。

    “那个逆子给我留了电话号码,在我的衣服口袋里。”景松喘着气。

    景宸似乎已经料到了自己会打电话给他,早就将手机号码塞到了他的上衣口袋里。

    季如秋拿过景宸的外套,果然在口袋里,找到了一串写有电话号码的白纸。

    季如秋按着白纸上的电话号码,拨打过去。

    景宸此刻正站在景宅的客厅里,一只手拿着红酒杯,一只手拿着手机。

    手机铃铃铃的响个不停,景宸面色十分的平静,不急不慌的继续摇晃着红酒。

    “哥,谁的电话啊,你怎么还不接?”景色一进客厅就听到,景宸的手机铃声。

    “景松的,不急缓缓再接。”景宸将红酒一饮而尽,在铃声响到最后一遍的时候,才慢悠悠的接起电话。

    “你个逆子,你到底想干些什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