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二百八十四章:把假发还我

    “松哥,你还不知道呢的吧,你的好儿子景宸还有你的好女儿,将我们赶了出来,将我们的衣物也给丢了出来。”季如秋将手中的东西吧唧一声,扔到沙发上朝,嘲讽的对着景松开口。

    景松有些懵,不清楚在他晕倒后,季如秋和景宸还有景色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但是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季如秋受了委屈,“那两个逆子。”

    “景先生,我听说,你很住不习惯医院的普通病房?”景色看够了好戏,眼见这个火马上就要引到了自己的身上,不急不缓的出声。

    景松和季如秋听了到了景色的声音,一同回头朝门口看去,果然看见景色慵懒的靠在病房的门上边,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和季如秋。

    “死丫头,你还敢过来,看我不好好收拾你。”景松对着景色咬牙切齿。

    景色看着只觉得好笑,“景松,你觉得你敢收拾我?不说别的,就你手臂骨折这一点,就是比不上我。”

    “你来做什么。”季如秋防备的站到景色的面前,就是她也不懂,景色这是想干嘛。

    “季如秋,别那么急啊,我就是来看看景松手术做的怎么样了。”景色无所谓的开口。

    看景松这中气十足的样子,看来之前的事情对景松造成的影响并不大。

    “你现在看到了,是不是很遗憾啊,你爹地没有被你们给气死。”季如秋一边说着一边朝景松看去。

    听了季如秋的话,景松的面色更加的不好了,对,这两个逆子生来就是克他的。

    “你给我滚出去,我不想看见你。”景松抓起床上的一个抱枕就朝景色丢去。

    景色一个躲身,躲了过去,“景松,你说说你,说着说着,还动手动上了,是不是觉得我不会对你动手啊。”

    “呵,还有你不敢做的事情吗?”景松嘲讽的开口。

    “松哥,我刚才下去买了点东西,发现你的**副卡被停了,我怀疑是景色还有景宸搞的鬼。”季如秋对景松说。

    景松听了之后,脸上又黑了下来,“**是你们捣的鬼?”

    景色对此直接承认了,“没错,是我搞的鬼。”

    “看吧,松哥,景色承认了,就是她搞的鬼。”季如秋立马走到景松的身边指着季如秋。

    “景色,我真是后悔,在你出生的时候没有掐死你。”景松对着景色吼了一句。

    “真不好意思,晚了。”景色不冷不热的回答,“我怀疑你们非法占用集团的钱,在事情没有水落石出之前,你们无法进行任何的活动。”

    景松气急,就想下床去打景色,却突然发现自己还挂着点滴,景松气不过又拿了床上的一个抱枕朝景色丢去。

    “总来这一套真是没有新意。”景色无聊的耸肩,捡起掉落在地上的一个抱枕,啪叽朝景松砸去。

    景松一边要护着点滴,一边又听到景色鄙夷的话,内心一股火熊熊的燃烧起来。

    “景松,你可千万要好好保重身体,这游戏才刚刚开始,你就进了医院,接下来,可要怎么办啊。”景色不断的刺激着景松。

    “逆女,你还想做些什么?”景松听了景色的话,瞪大了双眼。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行了,我先走了。”景色懒得花大把的时间在景松的身上。

    景松捂着胸口不断的喘着气,他发誓多听景色说一句话,他就会少半条命。

    景色转身走了几步,忽然停了下来,“季如秋,你这假发看着还真不错。”

    季如秋的表情僵硬在了脸上,不止季如秋的表情僵硬了,就连景松的表情也僵硬了,景松朝季如秋的头发看去,果然不是平常的头发造型。

    “如秋,你头发是怎么回事?”景松用打着点滴的手指着季如秋的头发。

    “松哥,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想换个发型。”季如秋赶紧回过神,尴尬的对着景松笑笑。

    景色挑眉,“是啊,你的发型换的真好,直接将自己换成了秃子。”

    季如秋现在听到景色的话就觉得脑仁痛,一抽一抽的,季如秋咬着牙,“你给我闭嘴。”

    “哎,这敢做,还不敢让别人说了啊。”景色故意夸张的开口。

    景松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然后再看向季如秋,“你给我好好解释,这是怎么回事。”

    季如秋尴尬的笑着,“松哥,没怎么,真的没事。”

    “季如秋,你倒是将假发拿了,让大家看看你的大秃瓢啊。”景色双手抱胸冷眼看着季如秋。

    “松哥,事情我晚些,再和你解释。”季如秋伸手按摩了一下太阳穴。

    景色眼珠一转,在季如秋还没有反应的过来,就冲到季如秋的面前,一把的扯下季如秋的假发。

    “啊!!!!!!”季如秋只感觉秃了的那一块凉凉的,伸手去摸,只摸到一块滑滑的,假发已经不在景色的手里,不知被景色丢到哪里去了。

    景松见了头发乱七八糟的季如秋,惊讶的张大了嘴,“季如秋,你……你……你……这是做了什么。”

    “景色,把假发还给我。”季如秋不理会景松的话,直接朝景色走去。

    “真是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把假发丢哪了。”景色耸肩,面色丝毫没有愧疚之意。

    “好了,我先走了。”景色狡猾的笑笑,一溜烟跑了出去。

    季如秋濒临崩溃的边缘,她敢保证,现在周围一半的人都在看她的头发。

    季如秋起身想要追景色,却被景松给拦了下来,“你是丢脸还没丢够吗?还敢跑出去。”

    “松哥……我……”季如秋咬了下嘴唇。

    “行了,你倒是说说,你这个头发是怎么回事啊,去哪里了。”景松说着,眼底闪过一丝的嫌弃。

    “这个……我…”季如秋自己也不知道从哪里说起。

    “我说你最近,总是背着我做什么,原来是这样啊。”景松皱着眉头,这样一来就能解释了季如秋最近奇怪的动作。

    “还不赶紧将假发戴上?看着怪瘆人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