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二百八十一章:怕什么来什么

    景松的健康可是关联着景盛集团,身为秘书,居然不是第一个知道自己上司的生病的。

    王秘书表示自己这个秘书当的很是失败。

    “哦,就是被人,轻轻的推了一把,骨折了而已。”季如秋说着的时候,视线一直朝景色看去。

    “夫人,那现在是怎么回事?搬家吗?”王秘书继续问,似乎总裁和总裁夫人遭遇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

    “跟你无关的事情,你就不要多问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赶紧将这些东西背上车,然后去医院看看景松,你要是再磨蹭看到的就是景松的遗体。”季如秋催促着。

    “噢噢噢。”王秘书,应了几声,加快了搬东西的步伐了,只可惜一辆车放不下这么多东西。

    还是有部分的衣物堆积在地上,王秘书的车实在放不下去了。

    “夫人,还剩下这么多的东西带不走,要不我晚些再回来一趟?”王秘书尝试着开口。

    却被季如秋一口就给否决了,“不用,你直接打电话给林秘书,让他一回过来。”

    王秘书点头,他刚才也只是客气客气,没有要他真的回来再搬一趟就好。

    “季如秋,好走,不送啊。”景色笑了几声,对着季如秋的背影挥了一下小手。

    景宸宠溺的笑笑,摸了一下景色的头发,“调皮。”

    季如秋当做没有听到景色的话,直接上了车,女佣被留了下来,看护那一堆的衣物。

    就在季如秋弯腰上车的瞬间,头上的帽子不小心蹭到车顶,帽子掉了下来。

    王秘书一回头就看见季如秋的头发秃了那么一小块,惊讶的长大了嘴巴。

    景色很不厚道的笑出声,这下子可真是季如秋自己作死,怪不得她了。

    “夫人,你这头发……”王秘书显然被吓得不清,手指不断的颤抖着。

    他的夫人这是得了什么毛病了吗?居然头顶上秃了那么一小块。

    “看什么看,闭嘴,快走。”季如秋发誓,今天是她活得最丢脸的一天,要是有机会她一定也要景色尝尝这般丢脸的感觉。

    王秘书默默的闭上嘴巴,上司的事情,能不管就不管,于是王秘书直接忽视季如秋的头发,上了车油门一踩,直接离开了原来的地方。

    景色看着远去的车影,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哎,好戏结束了,真是遗憾。”

    “色色,你够坏的。”景宸满脸的宠溺。

    “哥哥,我们去医院看看景松怎么样了好不好?”景色忽然兴奋的拉着景宸的手。

    她知道现在景松一定十分的不想见到她,哼她偏偏要景色看见她,最好能够再次将景松给气病。

    只要是景色提出来的,合理的要求,景宸没有拒绝的道理,于是景宸微笑着点头,“好。”

    景色欢呼一声,突然间停下跳跃的动作,坏坏的看着景宸,“哥哥,你说季如秋会不会整个头发掉光啊。”

    景宸微愣了一下,随即浅笑出声,这个可能性十分的大。

    “哥哥,你说季如秋是会去植发呢,还是买顶假发戴?”景色眼里发出一阵光芒。

    “色色,这个之后就知道了。”景宸苦笑不得回答。

    “色色,现在你是想跟过去,去医院看看景松,还是留在这里,或者回季家?”景宸挑眉看向景色。

    “当然是去医院看好戏了。”景色毫不犹豫的说道,“最好啊,景松看见我之后,能再度被气到。”

    “行,色色,那我让司机送你去医院,我在景家,清理下东西。”景宸对着景色说。

    “好。”景色点了下头。

    另一边,汽车里,季如秋不断的催促王秘书,开快一点,再开快一点。

    “夫人,您别急,总裁只是骨折的话,不严重。”王秘书一边踩着油门一边安慰着季如秋。

    季如秋看向窗外,眼尖的看到一家假发店,赶紧让王秘书停车。

    “你在这里等我,我去买点东西就回来。”季如秋急急的开口,没有等王秘书答应就推开车门下了车。

    王秘书不知道季如秋做什么事情那么的着急,再看到卖假发的门店之后,了然的点头。

    季如秋站在假发店里边,一脸尴尬,她从来没有买过这些东西,也没有任何的经验。

    还是服务员率先走上来问季如秋,“这位女士,您想要什么样的发型。”

    季如秋随意的指了一个离自己最近的假发,“就这个吧。”

    “这位女士,你要考虑一下别的吗?我们店里最近进了不少的新款,性价比都比这个好。”服务员奋力的推销着。

    “不用啦,就这个吧。”季如秋尴尬的说着,她现在就想买完之后,赶紧离开。

    这要是万一遇上一个其他的太太,她的脸算是彻底的拉了下来。

    “这位女士,你再看看另一款吧,可是用真的头发做的哦。”服务员继续推荐着。

    “不用了,不用了,只要这个就好了,你直接拿给吧。”季如秋对服务员说。

    小心翼翼的看着门口,有没有熟悉的人走进来。

    “那好吧。”服务员见季如秋坚决的模样,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帮季如秋拿下这个假发。

    接着,季如秋就彻底感受到什么叫做屋漏偏逢连雨。

    就当季如秋跟着服务员去付钱的时候,以前经常一起玩麻将的吴太太就走进了假发店。

    “哎,如秋,你怎么会在这里?”吴太太的声音极其的宏亮,这一句话,店里的所有人都看了过来。

    季如秋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不用转身,听这声音,她就能听出来这是谁了。

    季如秋双手紧紧的握着,她是真的不想回头啊,该死的,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吴太太疑惑的看着季如秋的背影,怎么叫她,她不理自己呢?于是吴太太走到季如秋的身后拍了季如秋一把。

    “如秋,我叫你呢,你怎么也不理理我啊。”吴太太一巴掌拍到了季如秋的背上。

    嘹亮的声音,尤其的刺耳,季如秋眼里满满的厌恶,偏偏还不得不回头去面对吴太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