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二十八章:腹黑攻,柔弱受

    “听说那天晚上总裁还带了一个女人过去,我估计是未来总裁夫人。”夏微微眼里闪着莫名的光。未来总裁夫人,她好想见见啊!

    “噗!”正在喝水的景色,一下子将水喷了出来,未来总裁夫人?曾经的太还有可能,现在就笑笑了。

    “景色,怎么了?”夏微微眼睁睁的看着景色将嘴里的水喷了出来,关心的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景色连连把手,“只是突然间听到你说总裁夫人有点惊悚。”

    夏微微撇撇嘴,“我说的是真的呀!你想想总裁就没带过女人去宴会,这次带女人去宴会不就是宣告天下了吗?”

    景色嘴角直抽抽,有那么夸张吗?依她看无非不就是那天晚上司特助有事,北冥随风临时将她带上而已。什么总裁夫人,大家的脑洞也太大了。

    “唉,这么来看,总裁和司特助岂不是就不是那种关系了?”夏微微不无遗憾的想着。

    夏微微除了是景皇大人的迷妹以外,还是资深腐女一枚。

    总裁大人和司特助那么有爱的两人,难道真的不是那种关系?

    “噗!”景色再次将嘴里的水喷了出来,怎么还和司特助扯上关系了?

    “总裁和司特助?有什么关系啊!”景色抹去嘴角的水渍,抬头问夏微微。

    夏微微一脸鄙夷的看着景色,“你这都看不出来?两人当然是情侣关系。司特助和总裁站一起简直配一脸。”

    “不不不,司特助怎么配的上总裁,明明总裁和宋少在一起才是民心多向。”张曼玉将半张屁股坐到夏微微的旁边,手里拿着签字笔把玩着。

    “我就想弱弱的问一句,你们是怎么看出总裁和司特助和宋少有奸情的。”景色不得不感慨,办公室八卦太劲爆了。

    就看见张曼玉和夏微微鄙视的神情看着景色,“洞察上司的心思,是我们秘书的任务之一。”

    张曼玉又继续道,“没事的,景色你是刚来没几天,等熟悉了就好的。”

    景色实在无力吐槽,她能说其实你们的总裁性取向很正常吗?这一点没人比景色更清楚了。

    “总裁,作为禁欲系的美男子,只有宋少那种温润如玉的男子才堪堪配的上,腹黑攻,柔弱受,这种最有爱了。”张曼玉一脸陶醉的想着。

    一旁的夏微微摸了摸手臂上的鸡皮疙瘩,果断起身,离张曼玉远些,都说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很显然张曼玉已经青出于蓝胜于蓝了。对此夏微微只能对正被她们yy着的总裁大人说声抱歉。

    “扯远了,我们刚才在说未来总裁夫人。”夏微微试图将陷入自我疯狂的张曼玉拉回正途。

    “你们就那么认定那个女子是未来总裁夫人了?”景色小心翼翼的开口试探。

    “当然。”夏微微和张曼玉二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说到这个,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未来总裁夫人和总裁大人一起参加宴会的照片。”张曼玉神秘兮兮的说着。

    景色心中咯噔一声,不是吧!怎么会有照片流传出去?转念一想,张曼玉看到的照片绝对没有她的正脸照陈放心下来。

    为了保险起见,在张曼玉拿出手机的第一时间,景色就凑到张曼玉的身边 看了一眼张曼玉手机的照片,这一看,不止张曼玉和夏微微想骂人,就连景色本人都想骂人。

    如果拍照片的那个人在这里,景色会毫不犹豫的冲上去给她一巴掌。

    照片里的人是景色本人和北冥随风不错,只是这像素也太差了,脸身影模糊就算了,偏偏还将景色的五官拍歪了。

    景色真的不得不佩服那个人的拍照技术,太他妈强大了,最让景色气愤的是,站在一旁的北冥随风却拍的翩翩公子的模样。

    两人一对比,不得不说好好的一株草插在了牛粪上。

    “张曼玉,这照片你哪来的,受不了了。这拍照技术。”夏微微撸起袖子,有种冲上去拼命的气势在。

    “楼下技术部的小a给我的,据说从一个名媛的手机里黑出来的。”张曼玉眨着无辜的大眼睛,“拍照那姑娘肯定嫉妒我们未来总裁夫人了,才拍的那样的丑。”

    “哎,等等,微微,你快过来看看,未来总裁夫人的脖子上是不是挂着珍爱?”张曼玉将照片放到最大,呼喊着夏微微。

    景色心里莫名的有些慌,“珍爱怎么了吗?”

    “还真的是珍爱,总裁居然将珍爱都拿了出来,肯定是未来总裁夫人无疑了。”夏微微喃喃了几句。才给景色解释道,“珍爱是总裁亲手挖掘,亲手切割,亲自命名的。珍爱顾名思义就是给最爱的那个人,永远珍爱的意思。当初夏老夫人想借来一戴都被总裁拒绝了。拒绝的理由是珍爱只会有一个主人,那就是他未来妻子。”

    张曼玉的语气中有些激动,“有生之年,我终于活着见到珍爱的主人了。”

    景色听着张曼玉和夏微微说话,心中晦暗难明。既然如此,北冥随风为什么要将珍爱给她呢?她不会自作多情到到现在还以为北冥随风还爱着她。

    景色的舌尖微微泛苦。北冥随风,每喊一次都会心痛一次的名字,她可不可以自欺欺人一次。

    “景色,你在想什么呢?”夏微微看着景色一个人拿着水杯傻傻的发呆,伸出手在景色的眼前挥了挥。

    “没什么,我在想那三个女人是怎么疯的。”景色眨巴着眼睛。

    夏微微和张曼玉一同沉默了下来,接着用杀人般仇恨的眼光盯着景色,“这你都能能偏到别的地方去。”

    张曼玉无力的摇晃着小手,“把自己家祸害成这样,疯了倒还是好的。”至少不会体会到舆论的谴责。

    “我只是突然想到而已。”景色无辜的说着,三个大活人说疯就疯,太诡异了。

    “我总觉得在这个关头将人逼疯不是总裁的一贯作风。”夏微微说。总裁一贯的作风是让罪魁祸首亲眼看着,自己在乎的在意的一点点摧毁抹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