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二百七十八章:三千万的租金

    “啊啊啊啊啊啊,还说想让别人不知道就得付一百亿,呜呜,色色你说你哥是不是很过分。”西米哭丧着脸,宝宝委屈,宝宝就是不说。

    景宸在旁边默默的听着西米抱怨着一堆,有的没的,哼,他比她还要委屈好吗?

    景宸无声的对着西米做了一个唇语,让景色问问现在西米在哪。

    “西米,你现在在哪呢?”景色问了一句,手机就自动黑屏关机了,景色无辜的朝景宸耸肩,这个可就不怪她了,她也不想的。

    问题问到关键的时刻,没电了,景宸的一口气堵在喉咙里不上不下的。

    “哥哥,快给我一亿。”景色朝景宸摊出了一只手,讨要着那一亿元,“哥哥,反正你也坑了西米一百亿了,这一亿元就当给西米打个折好了。”

    景宸深呼吸了一下,“到时候,我会让松果宝贝给她钱打过去,你就别管了。”

    “哦哦。”景色急忙点头,西米和她哥哥的事情,还是要靠两人自己去解决。

    “先生,景先生在外边晕倒了。”保镖急急的跑上楼对着景宸说。

    景松原本一直在门口坐着,想着无论如何,景宸也不可能真的放任他在外边坐着。

    可是很显然,他小看了景宸的狠心程度,景宸自从进了屋子后,就没出来过,不仅如此,他想进去,还被门口的保镖各种阻拦,说尽了各种好话,保镖就是一动不动的站在门前,哪怕用金钱诱惑也是不行。

    景色和景宸对视一眼,默契的同时走出房间,关上门,朝屋外走去。

    景松运到了?这还真是个好消息,景色坏心的想着,最好啊,就是就此晕过去,不要再醒来了。

    景色大老远就看见景松脸上苍白的躺在地上,季如秋趴在景松的身上哭泣。

    景色不屑的冷哼一声,有什么好哭的,景松这不是还没死吗?提早哭丧啊。

    保镖在上楼找景宸的第一时间还叫了救护车,景宸说过,可以让景松吃点苦头,但是不能让景松死去。

    就这么让景松死了,太过便宜他了,怎么着也要让景松眼睁睁的看着景盛集团彻底败在他手里才行。

    “哟,季如秋,你这干嚎了半天也没有半滴眼泪,有什么意思呢。”景色走季如秋的面前,用是一根食指挑起季如秋的下巴,嘲讽的看着季如秋。

    季如秋保养的极好的脸上,划过一丝恶毒,贱人生的女儿就应该和那个贱人一样,再也不能出现在市。

    “景色,我知道你恨我,但是松哥真的是无辜的,你看松哥现在也晕倒了,你不能再这么狠心,不顾松哥的死活了吧。”季如秋瘪嘴。

    “季如秋,我倒是好奇了,我怎么就狠心了?救景松自然有医护人员。”景色正说着,季如秋一把抓住了景色的裙子。

    “景色,这景宅,我们放弃给你们,景松你不得不救。”季如秋紧紧的抿嘴着嘴唇。

    “季如秋,还真看不出来,你对景松还真有那么点的感情。”景色嘲讽的笑季如秋。

    季如秋尴尬的站在原地,景色说的没错,她并不喜欢景松。

    “景色,你以为你这样子就赢了吗?我告诉你,不可能。”季如秋抬起眼眸,恨恨的看着景色。

    真是该死,早知道就不放虎归山了,现在想咬都不行,季如秋恶狠狠的想着。

    正说着,救护车这才姗姗来迟,医生护士,直接跳下救护车,朝景松跑去。

    “这就是病人是吧。”医生一边说着,一边让护士将景松的胳膊给固定起来,“快将病人抬上车。”

    医生招呼一声,众人急忙将景松一起抬上了救护车,医生在上车前看了一眼季如秋。

    季如秋拒绝了同救护车一起去医院,而是留在了景家。

    “季如秋,你不跟着去,这留在这里想做什么?”景宸冷眼看着景松被救护车带走。

    “景宸,你把我们赶出去,可以,但是你不能不让我们带走衣物吧。”季如秋看着景宸。

    心里一阵痒痒,好想好想,冲上去挠花景宸那张和季如夏长得极为相似的脸。

    景宸听了季如秋的话,煞有其事的点头,“确实,不管怎么说,衣服还是要还给你们的,我们留着你的衣服貌似也没什么用。”

    不仅没用,还会膈应,“你等着,色色,去将季如秋和景松的衣物随意的收拾一番拿过来。”

    “我的东西我自己来。”季如秋急忙开口。

    景宸准备转身的身子,又转过来,对着季如秋开口,“你们在景宅白住了那么些年,这房租该怎么算?”

    季如秋听了景宸的话,一口血差点吐了出来,抢了房子还不够,还要房租?真不愧是季如夏这个贱人生的儿子,就是这么让人讨厌。

    “景宸,你事情当真要做的那么绝情吗?”季如秋收起脸上的笑容,冷眼看着景宸。

    “季如秋,这个可不是我针对你,确实是这个道理,你住房子,白住了那么些年,是要付些房租没错吧。”景宸振振有词的说着。

    景宸低头想了一下,“按照五年的时间算好了,景宅怎么着一年租金也有个五六百万吧。”

    “我也不和你多说,三千万的租金,来付这过去五年的租金。”景宸对季如秋说。

    季如秋一口血卡在喉咙里,不上也不下,三千万的租金,景宸是怎么有脸说出来的。

    季如秋面色青一阵白一阵的,“景宸,你要算租金的问题,我没问题,等你父亲醒了,你自己和他谈去。”

    “季如秋,麻烦你转告下景松,十日内,不付清这租金三千万,那么我们就法堂见好了。”

    景色早在景宸和季如秋说房租的时候,就上楼,去了季如秋和景松的房间,指挥着佣人,收拾着两人的衣物。

    啧啧,真是看不出来,季如秋平时看着挺正经的一个人,居然还有那么性感的一面。

    景色用一根食指,挑起掉落在床上的一件情趣内衣,还是蕾丝边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