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二百七十五章:景宅,就是一个开始

    景松龇牙咧嘴的哀嚎着,佣人急忙上前帮着季如秋一同将景松扶起来。

    景宸和景色在一旁看着,面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变化,就像是在看一个跟自己完全没有关系的陌生人。

    “松哥,我们先走吧,现在景宸和景色铁了心要赶我们走。”季如秋明面上在劝说景松,实际上是为了引起景松对景色的恨意。

    果不其然景松听了季如秋的话,也不顾受伤的手,猛地一把推开季如秋,“景宸,年纪大了,本事也大了是吧。”

    景松直接喊来景宅的保镖,和景宸带来的保镖形成了一个对立的局面。

    季如秋嘴角勾起一抹微笑,不慌不忙的站在景松的身侧看着好戏,之前她还想着怎么对付景宸景色兄妹两,没想到那么快,两个人就自动送上了门。

    季如秋眼里闪过一丝的狠毒,这一次说什么都不能放过景宸和景色。

    景松的这些保镖都是花大价钱雇佣的,是国家退伍的特种兵,不得不说景松对于自己的小命还是极为在乎的。

    “给我把他们手中的文件给我抢过来。”景松一声令下,身侧的几名保镖朝景色走去。

    还没靠近景色,就被景色那边的人给拦住了,两边的一人,一言不合就开始动手。

    虽然景松的保镖很厉害,还是斗不过景宸带来的人,景宸带来的都是的专业杀手。

    没打几个回合,景松的保镖全都趴在了地上,季如秋的眼眸逐渐加深,从这一此交手看来,景色和景宸的身份没有那么简单。

    正好一名保镖将景松的保镖一脚踹到景色的身边,景色低头看了眼景松的保镖,眼尖的看到那名保镖身上的手臂上有一个刺青,这个刺青很眼熟,对了,是那天追杀她和松果宝贝的人一伙的,那天那批人身上也有这个标志。

    景色怒不可加,松果宝贝是她的底线,唯一的底线,季如秋居然敢打松果宝贝的主意,简直该死。

    景色也不和景松和季如秋废话,直接让人将他们两个拉出去。

    景松的面子在今天可谓是丢大发了,被自己的亲生女儿还有儿子赶出去,景松的脸青一阵白一阵的。

    季如秋无比的庆幸自己,当时趁北冥随风看的没那么严乘机将景知送出国。

    被人拉到景宅门口了,景松才真正意识到,景宸这不是在和他闹着玩,而是铁了心将他赶出去。

    “景宸,你个不孝子,你给我出来。”景松怒吼着。

    景宸听见了景松在喊他,叮嘱着景色,让她乖乖的坐着等他回来,自己便转身去找景松。

    “景松,你还有什么话可以说?”景宸看向景松,余光却一直在注意季如秋。

    按理说,季如秋应该没有那么快放弃才对,敌人也是淡定,自己越是恐慌。

    景宸这些日子一直在查国外和季如秋联系的人,他不信季如秋一个人可以办出这么多的事情。

    “景宸,你以为得到了景宅就可以得到景盛集团吗?不可能。”景松一直认为景宸和景色来闹完全是因为景盛集团。

    对于已经拥有了一个商业帝国的景宸来讲,一个景盛集团都不够他塞牙缝的。

    今天搬出景宅只是受的惩罚中的一个,还有别的罪名等着景松。

    “景松,在你眼里是不是所有人做的所有事,都是为了景盛集团。”景宸凉凉的说着。

    为了得到景盛集团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老婆儿子女儿都可以不要。

    景松嘴唇动了几下并没有说话,确实,在他看来,只要接近他的都是对景盛集团有所图的。

    “景松,我会让你眼睁睁的看着,你所在乎的东西,一点点的失去。”景宸靠近景松耳边,“这次的景宅就是一个开始。”

    “呵,景宸,我告诉你,景宅就老子的家,你想夺走是吗?就从老子的身上踏过去。”景松直接堵在门口处,也不嫌弃丢脸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就连手上的伤,也只是叫佣人简单的处理了一下。

    季如秋理智的分析了一下现在的情况,硬碰硬肯定是碰不过景宸了的,倒不如先离开再想别的办法。

    季如秋看着瘫坐在地上的景松,脸上嫌恶的表情一闪而过,他以为这样就能吓到景宸了吗?

    季如秋深吸一口气,直接忽视景松,对景宸开口说,“景宸,你赶我们走可以,这行李总要让我们收拾收拾吧。”

    “如秋,你说什么?走什么走,我们就坐这里了,看这个不孝子,是不是真的能狠心赶我走。”景松一把拉过季如秋。

    季如秋挥开景松,还想和景宸好好说话,没等她开口,景宸直接丢下一句,“随你们。”

    转身就离开,季如秋额头上的青筋跳动了几下,她现在就是想说话都来不及了,因为已经景宸已经进了屋子。

    景松急忙站起来,准备跟着景宸一直进里边,却被门口的保镖拦了下来。

    景松冷哼一声,一屁股重新坐到门口,他就不信这个邪了。

    季如秋倒是想走,却被景松一直死死的拽着手,深吸一口气,无奈的陪同景松一起坐下。

    景宸一进客厅就看见景色站在客厅的中央,抬头看着四周。

    景宸一扫冰冷的表情,换上了暖暖的笑意,“色色,在看什么呢。”

    “哥,你看,景家变化并不大,还是母亲当年在时的那个样子。”就连墙角的花**都没有任何的改变,她以为在她们都离开之后,季如秋会将这个家重新装扮一遍,没想到,还是这个样子。

    就连放在茶几下边的地毯都没有变化,景色有些搞不懂季如秋,还留着这些做什么。

    “色色,我明天让人来将这些东西换成新的。”景宸对着屋子里的摆设也感到很熟悉,但是只要一想起这些都被季如秋和景松用过就感觉恶心。

    所以东西不变,只是一切改成新的。

    “嗯,哥,能换的都换了,省的看着心烦。”景色不喜欢屋子里边的东西沾染上了季如秋和景知那些讨厌的人的气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