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二百七十四章:景宸,你这是杀父

    “景松,你这样子自欺欺人真的好吗?”景色将两张东西放回了包里。

    现在的景松只不过在做无用功罢了,不管景松说什么,怎么说,都改变不了,马上要搬离景宅的事实。

    “景宸,你真的要将你的父亲赶出去?”景松不屑和景色说话,直接将矛头对准景宸。

    他不信了,自己宠溺了那么多年的儿子,会对自己做出这样残忍的事情。

    可惜,景松太过自信了,景宸听了景松的话,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变化,就如同景松说的那些话,并不是对他说的一般。

    只见景宸,在景松耐心告竭之际,才懒洋洋的开口,“你面前的景宸,只是景宸,你嘴里那个景宸已经死了。”

    “自己出去,还是我亲自动手?”景宸冷着脸开口。

    景松和季如秋的表情都极为的难堪,这一刻他们懂了,和景宸还有景色兄妹两人,打感情牌明显是没用的。

    季如秋脑中飞快的转动着,想着该怎么办,心里将景松骂个半死,这么重要的事情都不和她提及。

    景宅的位置处的极好,就算是卖一两个亿都不是问题,住在这里就是权力,有钱的象征,季如秋并不想离开。

    只见季如秋勉强在脸上挤出一抹笑容,走向景色,就想去碰景色,“色色啊,五年没见,你变化还真是大,和你母亲越来越像了。”

    景色一脸嫌恶的躲开季如秋的触碰,季如秋碰了空,“季如秋,谁都配提我妈咪,就你不配。”

    看着这么一个恶心的女人,顶着酷似妈咪的脸,还真是让人不爽,景色在心底打着小九九,要不要干脆毁了季如秋的脸,一了百了。

    “色色,我知道你对秋姨有很多的误解,但是不管怎么说,我都是秋姨,你妈咪的妹妹啊。”季如秋丝毫不介意景色躲开她,继续打着感情牌。

    希望借助季如夏,能让景色缓和一下态度,到时候再借机将房产证骗到手。

    “色色,你和景宸晚上都留下来吃晚饭吧,秋姨亲自下厨给你们烧饭好不好,看看你们这些年在外边,都瘦了,有什么话边吃边聊。”季如秋想着先将两人安抚下来。

    景色淡淡的开口,“不用了,我怕你下毒,废话也不多说,你们说吧,是自己走,还是我们亲自动手。”

    季如秋直接忽略景色的这句话,继续开口,“你们喜欢吃什么,对了,色色,你喜欢吃西红柿炒蛋来着是吧,秋姨给你做西红柿炒蛋。”

    “季如秋,装疯卖傻可不是什么好事。”景色懒得继续再和季如秋废话,直接叫人进来。

    还不等季如秋和景松反应过来,十几个保镖一下子从门外冲了进来。

    女佣极为委屈的看着季如秋还有景松,“先生,太太,我拦不住他们。”

    十几个保镖一下子将房间挤得满满的,季如秋和景松在这些保镖面前就像一只蝼蚁一般。

    “景色,景宸,你们两个不要欺人太甚。”景松实在想不到,有一天,被自己放弃的两个儿子和女儿,会带着人,来将他们赶地出门。

    景松恶狠狠的看着景色,他真是恨,在这个小丫头刚出生的时候,就将她掐死,要是掐死了,哪里会有后来的事情。

    “欺人太甚的一直是你。”景色怒道,收起了脸上的笑容,她一直想的不过是安安静静的生活,就算是五年前,她也没有想过要争夺景盛集团,可是景松却一直在苦苦相逼,还拿她最亲爱的哥哥来逼她。

    景色真是想问一句景松,不都是女儿吗?为何差别待遇会那么大,她景色自问从始至终也没有碍着景松什么,怎么就那么和她过不去呢。

    “我是你爸爸。”景松涨红了脸,迫不及待的想证明些什么。

    景色忽然间好笑的看着景松,爸爸,呵呵,景松真的配的上这个词吗?

    景松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不去看景色的眼睛,“景色,过去不论我对你做了些什么,我是父亲,你身上流着我的血,这一些你都改变不了。”

    “所以,你的意思就是,我活该受你压迫?”景色嘲讽的看着景松。

    季如秋,景松,不愧能走到一起去,两人都是同样的人,同样的不要脸,同样的自私。

    “你和季如秋搞在一起的时候,有想过我妈咪吗?”景色开口问景松,景松和季如秋上床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季如夏,想过他的结发妻子。

    景松听了景色的话,拳头捏的更紧了,双眼通红的看着景色。

    “色色,冷静点。”景宸敏感的感受到景色情绪的不对劲,赶紧走到景色的面前。

    景色脑袋一阵阵的抽痛着,一些细碎的记忆终于想了起来,这一刻,她的记忆才完整的恢复了。

    她想起了自己当时怎么被景松逼着离开的始末,想起了景松带着季如秋进了景家,想起了许多许多,零碎的一切,每想起一点,就更恨景松一点。

    景色深吸一口气,努力的缓解着内心的压抑。

    景宸见景色冷静了下来,才松了口气,要是景色太过激动……导致……那么景松和季如秋两人就是万死,也抵不了。

    “景松,既然你不滚,那么就让人带你们滚。”景宸冷冷的看着景色和季如秋。

    “景宸,我是你父亲。”景松怒火涌了上来,扬起手臂,一巴掌就准备朝景宸打去。

    半路被景宸轻松的拦下,景宸握着景松的手腕一个用力,直接将景松推到在了地上,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怎么比得上年轻力壮的小伙子。

    只听见咔的一声,接着便传来景松痛苦的叫声,景色朝地上的景松看去,看来是景宸刚才的那一下,景松的手臂骨折了。

    季如秋吓了一跳,连忙蹲下去扶景松,可是景松软趴趴的手臂,却是怎么都不敢碰。

    “景宸,你这是杀父。”季如秋朝景宸吼道。

    怎么来来去去又是那么几句话,无趣的紧,景色翻了个白眼。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