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二百七十二章混账,我是你爹地

    北冥随风还没反应过来,只见一个枕头迎面朝自己丢了过来。

    紧接着就是一顿毫无章法的混打,“北冥随风,你个骗子,说好不碰我的,还是骗了我。”

    北冥随风一排黑线从脑门上划过,他终于知道了景色为什么一大早就骂他骗子。

    这个称呼他当的还真冤枉,“你看清楚,是你昨晚滚进我怀里的,我可是什么都没做。”

    景色打北冥随风的动作停顿了下,仔细的回想了一下,貌似真的是这样来着的。

    北冥随风见景色心虚的样子,冷笑一声,“怎么,想起来了。”

    一边说着,一边还用两根手指挑起景色的下巴,“你说说,你该怎么补偿我受伤的心灵。”

    景色原本还有些不好意思,听了北冥随风的这句话,并没有什么不好意思了,“北冥随风,你要点脸,好不好,受伤的心灵那是你的台词吗?”

    说好的高冷去哪了,怎么变的那么不要脸那么厚脸皮。

    “那我就亲自来说赔礼了。”北冥随风一边说着,一边朝景色的嘴唇压去。

    “唔唔唔唔唔,我还没有刷牙。”景色拼命的躲开北冥随风的亲吻,无奈北冥随风根本不给她逃脱的空间。

    “没事,我不嫌弃。”北冥随风随意的开口。

    大清早的一个吻,让两人都有些迷离。

    景色吃早餐的时候,众人的视线一直落在景色的脸上,更准确的说,是落在景色的脸上的嘴唇上。

    景色的嘴唇已经红肿一片,大家一齐发出暧昧的声响,景色整张脸算是红的彻底。

    “妈咪,你的嘴唇怎么那么肿,是被昨晚的蚊子咬的吗?”松果宝贝叼着面包,两只又黑又大的眼睛转着,企图再景色和北冥随风的身上看出些什么。

    “嗯嗯,那只蚊子可大了。”景色说着的时候,不好意思去看大家,干脆都不看。

    “噗嗤,我倒是想看看,这蚊子有多么的大。”景宸笑着说。

    “哥,怎么就你一人下来啊,西米呢。”景色这才发现这一次的早餐少了一个人,那就是西米。

    景宸一听大西米这个名字,眼里燃烧的熊熊烈火,呵呵有本事就一辈子躲着,别被他给找到了。

    昨天晚上他好心好意伺候西米洗漱,谁能想后来居然能变成那样。

    “她说有事,一大早就出去了。”景宸说起谎话来,眼睛都不眨一下。

    “那行吧,那哥哥,你今天没事吧,我们去趟景家。”景色快速的将小盒子里的东西拿了出来。

    将里边的手链交给了季念,季念很不解,为什么要给她手链。

    “嗯,那就今天走一趟吧,正好今天景松在家。”景宸冷冷的开口。

    他已经迫不及待看到景松和季如秋憋屈的模样,景宸露出一抹嗜血的笑容。

    景松最近心情很不好,因为景盛集团内部资金亏损太过严重,就是将他的私人财产补上去还是不够。

    当佣人进来说,有人想见景松的时候,景松随意的一挥手,“不见不见。”

    女佣为难的站在原地,看着景松,其他人不见也就罢了,可是站门外的好像是景宸少爷还有景色小姐,不是都报道说,两人都已经出事离世了吗?

    难不成她在外边见到的是鬼不成,女佣满脑子胡思乱想的想着。

    “怎么,不见还不行?”景松见女佣还站在原地,有些不悦的开口。

    “先生,你一次来的人有些特别。”女佣为难的看着景松其他人也就罢了,景色还有景宸她不敢啊。

    景松紧皱着眉头,有些特别?能有多特别?景松一拍桌子,“能有多特别啊。”

    女佣还没有话说,景宸已经带着景色直接忽视门口的保安,径直走到了里边,“景松,我们够不够特别?”

    景宸似笑非笑的看着一脸错愕状态的景松。

    “你你你你你……景宸。”景松整个人浑身颤抖的指着景宸,一脸的不敢相信。

    “景松,别来无恙啊。”景宸双手插兜,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混账,我是你爹地,你敢称呼我为名字?”景松回过神,怒吼道。

    景宸突然间恍然大悟的看着景松,“原来,你是我爹地啊,我怎么就不知道呢。”

    “逆子逆子,你居然敢这么和你爹说话。”景松气的大吼。

    景宸不屑的冷笑,“别气啊,一会你气的还在后边呢。”

    景宸在景松的怒视中,坐到了景松的对面沙发上,还招手让景色也过来坐。

    “你们…你们两个是约好好的?”景松手指颤抖的指着景宸,然后又指指景色。

    “景宸,你既然没死,为什么不回家。”景松责备的开口质问景宸。

    “自从妈咪离开后,你觉得这里还配叫家吗?”景色冷着声音。

    景松见了景色就是一副不耐烦的模样,“我跟你哥说话,你个小丫头懂不懂礼貌。”

    “景宸,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季如秋出现在景宸的身后,虽然第一眼见到景宸的时候会忍不住惊讶。

    “你这五年去哪里了,怎么找你怎么都找不到?”季如秋继续开口问景宸。

    “呵,找我干什么,再害我一次吗?”景宸毫不客气的回击。

    季如秋的笑容僵硬在了脸上,“景宸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们可是一家人,怎么会害你呢。”

    “别,有你这样的家人就是一种耻辱,还是千万别了吧。”景色赶紧说。

    季如秋的笑容僵硬在了脸上,她没想到景色居然那么的不给她面子。

    “哼,你们这次回来干什么的?为了景盛的股份?我告诉你们,不可能。”这是景松唯一能想到他们为什么忽然出现的一个原因。

    景宸和景色对视一眼,就景盛千疮百孔的状态,他们怎么可能会稀罕呢,不得不佩服景松的脑洞。

    “放心,我们对于你的景盛集团没有丝毫的**,我们来是为了另外一件事情。”景宸懒得和景松废话,直接让景色将东西给拿出来。

    景松和季如秋对视了一眼,不明白这两人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