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二十七章:儿子是你,我就认

    松果宝贝鄙夷的看了一眼景色,“妈咪,别那么担心啦,宝贝就是想想。”

    景色抬头看了一眼钟表,站起身,“宝贝,时间也不早了你可以睡了。”

    松果宝贝点点头,打着哈欠就往房间里面走去,“妈咪你也早点睡。

    景色目送松果宝贝进房间里面,起身将东西匆匆收拾了一下,就回房准备睡觉,今天一天不止身累,心也累。

    临睡前,景色看着桌子上的珍爱,心里不断的在纠结,到底该不该将项链还给北冥随风,北冥随风既然将项链丢掉,就证明不需要了的吧!

    景色抚摸着上面的碎钻,正中心是颗爱心,看起来很耀眼。作为女人来说,景色不得不承认这“珍爱”真的让她心动不已。

    她一眼就喜欢上这款项链,换个人送,或许她会很开心的接受,怎么偏偏就是北冥随风呢?

    景色就着灯光将珍爱凑近眼前,钻石在灯光下熠熠生辉,,不知道北冥随风用什么材料制成的链子,戴着脖子上是正常的项链,一旦取下来放在桌子上就是一个“s”景色看着很神奇。

    “既然人家都不要了,扔了的东西,我拿回去还他,也不好,再不知道怎么处置你之前,你就先放在我这里吧!”景色喃喃了几句,将项链收到盒子里。

    松果一进屋,本来扬着的笑脸,瞬间严肃起来,跑到电脑前捣鼓一阵子,才满意的关机睡觉。

    哼,那三个女人不是欺负妈咪吗?他要让她们知道欺负妈咪的代价。

    松果很期待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躺在自己的小床,松果宝贝开始怀疑自己将妈咪坑进北冥集团是对是错的问题了。这才第一天上班,就让妈咪受到了委屈,要是再多待几天还得了?

    这时候的松果宝贝完全忽略了,自家妈咪也是一个杀伤力极大的武器。

    松果宝贝在脑中悠悠的想着,难道妈咪今晚受了委屈,爹地就没有一点表示吗?

    景色不知珍爱的来源,松果宝贝可是一清二楚,再怎么胡思乱想,也不如亲自问清楚来的可靠。

    松果宝贝拿过平板,看见北冥随风正好在线,眉头一挑,快速的打下几个字。

    “老头,一晚上去哪了?”

    松果宝贝本来以为北冥随风回的慢些,没想到刚发出去几秒钟,北冥随风就回了过来。

    “带一个女人参加宴会去了。”

    “女人?风少不是从不带女人参加宴会的吗?”

    “她是秘书。”

    “听老头你的语气,好像心情不是很好的样子哎!”

    “没!”北冥随风在键盘上重重的敲下了这个字,谁说他心情不好,他心情好着呢,明天北冥集团就又有了三个子公司,心情怎么会不好呢?

    “好吧!你说没有就没有吧!反正你是老大。”松果宝贝心中更加好奇了,自家妈咪和自家爹地晚上怎么了,为什么感觉气氛那么奇怪呢?

    “老头,问你个问题呗!”松果宝贝托着下巴,心里盘算着,接下来的问题北冥随风会怎么回答。

    “说。”

    “如果你很多年前的旧情人回来了,还带着你儿子一起回来,你是接受呢还是不接受呢?”

    松果宝贝紧张的盯着屏幕,他再怎么成熟也只是个还不到五岁的孩子,心中也是渴望有父亲的疼爱的。

    “旧情人?儿子?”旧情人是回来了,儿子还不知道在哪,北冥随风幽幽的想着。

    “对,你的亲生儿子,是一个绝对的天才宝贝。”松果宝贝点点脑袋,他可不就是绝对的天才宝贝吗。

    松果眨巴着眼睛,他这么说确实也没错。

    “如果我儿子是你,我就认了。”如果,sk组织首领人物叫他爹地,一定很好玩。

    一晚上烦闷的心情在和这个叫做松果宝贝爱妈咪的人聊完后,心情好了不少。于是北冥随风准备好好洗漱一下,上床补眠。

    松果宝贝还来不及回话就看见,北冥随风的头像暗了下来。

    爹地啊!这可是你说的,宝贝有截图为证的。松果宝贝将平板放到一边,得了北冥随风的答案后,安安稳稳的闭上眼睡觉。

    景色本以为第二天见到北冥随风会很尴尬,没想到北冥随风压根不提昨晚的事情,只当昨晚的事情没有发生过。

    景色在担惊受怕了一上午后,发现北冥随风依旧没有要提起昨晚的事情的意思后,彻底放下心来。

    按班就部的规规矩矩上了几天班,和秘书室里的人接触了几天下来,除了一两个,景色大部分相处的还是很不错的。

    作为同是首席秘书的张曼玉和夏微微,见证了景色的工作能力后,彻彻底底的打心眼里佩服起景色。

    越是接触越是发现三人脾气很相投,还同是吃货,同是景皇大人的书迷,这感情一下子就升了上去。

    景色还和她们约好,周末休息一定要一起去吃甜品。

    “我们集团不是一向不吃小虾米的吗?这次怎么吃了刘张王三家小企业?”张曼玉,看着策划书,有些奇怪的开口。

    景色本来已经忘记了那三个女人的事情,冷不防突然听到收购了小企业的消息,一下子就想到了,北冥随风在宴会上说的话。

    “听说是她们家的女儿得罪了总裁。”夏微微转着椅子,总裁大人多金又帅,被人纠缠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一定是她们将总裁纠缠的厌烦了。

    “总裁一向对这些事情不予理会的,我刚刚还听说,这三家的女儿还疯了。”张曼玉压低了声音,在办公室八卦很危险。

    “疯了?”景色疑惑的看着张曼玉,好好的人怎么会突然间疯了呢?难不成是北冥随风夺人家产在先,又将人逼疯的?

    “是啊!一早就送神经病医院去了。”张曼玉不甚在乎的回答。

    “有人私下里传闻,总裁这是怒发冲冠只为博美人一笑。”夏微微看着总裁办公室没有动静,才放心说出口。

    “这个可能性比较大,那天的行程总裁明明将宴会这一项划了的,突然间又去了。”

    <p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