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二百七十章:往事不再提及

    景宸起身走到喝的醉醺醺的西米面前,将西米怀中的酒**拿开,轻松的一个公主抱将西米给抱了起来,“季念交给你们了。”

    说着景宸就抱着西米越过北冥随风和景色朝楼上走去,景宸看着怀里嘴里还在喃喃说话的西米着实无奈的很,怪他小看了北冥随风。

    景色眼睁睁的看着景宸抱着西米离开,嗅到了一股奸情的味道,景色对着北冥随风眨眨眼,“你抱松果宝贝去睡觉吧,季念我来处理。”

    北冥随风想了一下,应了景色的话,抱起松果宝贝朝房间走去。

    餐厅里只剩下景色和季念,景色朝季念走去,季念倒在桌子上,闭着眼睛嗯哼了几声。

    景色伸手推了一把季念,“念念,别装了,你醒醒。”

    任凭景色怎么推,季念都没有丝毫的反应,景色皱着眉头,蹲下身子,将季念散落在两侧的头发拨开,“念念,你不会真的醉了吧。”

    说着,拍打了两下季念的脸颊,季念没有丝毫的反应,景色紧紧的皱着眉头,有些不敢相信,季念的酒量她是知道的,从小喝酒就跟喝水似得。

    景色一狠心,直接朝季念的脸颊上狠狠的捏了一把,季念还是没有清醒过来,嫩白的脸颊上落下两个手指印。

    “不是吧,还真的醉了。”景色惊讶的开口,唤来管家一起将季念扶上楼,放到床上。

    “景色小姐,接下去我让女佣来照顾季念吧。”管家对景色说。

    景色摇头,“不用了,你让人将楼下餐桌上的东西收拾一下,季念我来照顾吧。”

    管家还想说些什么,见景色坚持的态度,也就不说话了,直接说了声麻烦了,便走出房门,顺带帮景色将门给带上。

    景色站在床边盯了季念许久,转身走进洗手间,将浸湿的毛巾拿来给季念擦着脸还有手。

    擦完之后,又帮季念将上衣的纽扣解开,季念忽然间睁开眼睛,一把抓住景色的手腕,“你想干什么。”

    “嘶,疼疼疼。”景色惊呼道,“季念,你做什么呀,快放手。”

    季念突然间坐直身子,将脑袋凑到景色的面前,认真辨识了一番,确定是景色之后,松开景色的手,吧唧一声,又躺了下去,嘴里嘟囔了两句。

    “喂,季念,你不是吧。”景色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季念已经躺下去,乖乖的闭上眼睛,做回了乖宝宝。

    “这都是什么时候养成的毛病。”景色一边说着一边继续替季念解开衣服。

    幸好的是季念在之后的时间里都是非常的配合,让景色省了不少心,帮季念换好睡衣好,累出了一身的汗,景色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

    一屁股坐在季念的床边,看着季念的睡颜,景色心疼的开口,“念念啊,你这些都经历了什么。”

    刚才帮季念换睡衣的时候她看到了季念身上有许多的伤痕,其中最大的一个伤疤在胸口处,一个子弹留下的痕迹。

    如果妈咪在,一定也会很伤心的,季如夏简直就是将季念当做了另一个女儿在养。

    季念就是在睡着的时候,眉头微微的皱着,景色扑过去,将季念的眉头推开,“年纪轻轻就皱眉,以后会有皱纹的。”

    等到季念睡的安稳了,景色才起身,朝季念房间的一个角落走去。

    景色蹲下身子,在桌子下方环顾了一圈,从桌子最里面的几个盒子里,拿出了当年季老爷子送她的那个盒子。

    因为时间太久的关系,盒子上有一层很厚的灰,景色顺手拿了张纸巾随意的擦了几下。

    盒子上还有个小锁,至于钥匙在哪,景色记忆有些模糊,当时事情太多,拿到手的时候也没来得及看,当时似乎将钥匙也顺手放在了季念的房里。

    景色站起身,将小盒子放到桌面上,拉开抽屉一个一个的找着,季念零碎的东西太多,找起来不是一般般的困难,也不知道季念有没有将钥匙当成废物给扔了。

    在某个抽屉的角落里,景色找到了一堆类似的钥匙,至于是哪个景色也不知道,干脆一个个的试过去。

    在试了个之后,还是没有试出来,景色耐心一点点的告竭,该死的,季念存那么多的钥匙干嘛,长相还差不多,景色一边吐槽着,一边继续开着锁。

    在不知试了多少把之后,吧嗒一声,锁着小盒子的锁,终于打开了,景色内心一阵阵的激动。

    秉着呼吸将盒子打开,盒子里边有个锦盒,还有几张纸,还有一本证。

    景色率先拿过那一本证,心脏快速的跳动着,景色快速的打开那一本证,整个时间都在那一刻静止了,那一本证就是景宅的房产证,同时还有景宅的地契,房产证上的名字是景宸。

    外公是怎么做到将景家的房产证改成哥哥的名字的?景色疑惑的想着。

    盒子里还有一张明片,上面是一家律师所的明信片,景色将名片翻来覆去看着,也没看出上面有什么名堂。

    景色将房产证还有地契放过盒子里,拿过另一个锦盒,锦盒里是一根手链,景色看着不过是一根极其普通的手链,并没有任何的奇异之处。

    于是便将手链也放回盒子里,这根手链,等季念醒了之后就将它交给季念。

    “外公,你做这么多的意义在哪里。”景色看着盒子呆呆的开口。

    不知过了多久,一直等到坐的腿麻,景色才起身,抱起盒子朝屋外走去。

    在景色离开之后,原本睡得安稳的季念,从眼角流出了一行眼泪,醉一场,睡一场,哭一场,往事不再提及。

    景色刚走出房门就遇到了前来找她的北冥随风。

    “松果宝贝睡了吗?”景色轻声的问北冥随风,担心吵醒季念,完全忘记了这墙是隔音的。

    “睡下了,色色,我们也去睡吧。”北冥随风在哄松果宝贝睡前,还和松果宝贝一起洗了一个澡,现在北冥随风穿的正是浴袍,头发上还在滴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