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二百六十九章:既然想玩那就玩

    当时外公给自己的很隐秘,景宸又是怎么知道的,景色带着疑问看向景宸。

    景宸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小丫头,你有什么能瞒过哥哥我的?”

    景色沉默,好吧,确实如此,“哥哥,那个小盒子里面放了些什么。”

    “你晚些时候,拿出来不就知道了。”景宸也是在季老爷子之后的信里面知道的。

    就靠盒子里的东西,就能让景松一家呕血了,哼,现在动不了景盛集团,也不能让景松过的那么舒服。

    季念一直在旁边当着隐身人,突然间听到景色将东西放在了自己的房间,抬起头惊讶的开口,“景色,你什么时候将东西放我房间了,我怎么都不知道。”

    景色垂下眼帘,“当时想着,季家或许也不会再来了,也不想拿季家些什么东西,就放你房间了。”

    季念拿筷子的手,僵硬了一下,过了几秒,沉默的扭过头,自己闷声吃着饭菜。

    她不知道爹地到底和景老头做了什么交易,在景色那么困苦的时候,居然还强迫她袖手旁观。

    “不说了,先吃饭吧。”景色敏锐的察觉到季念的心情,快速的结束了这个话题。

    “色色,我要喝酒,不要喝果汁。”西米可怜兮兮的看着景色,呜呜呜,她已经很久没有喝过果汁了,表示真心喝不下去。

    景色大手一挥,准了西米喝酒,佣人很快拿了一**红酒上来。

    西米迫不及待的接过,拿到手的时候,眼珠一转,一脸奸笑的靠近景宸,“景宸哥哥,这么好的日子,难得大家都聚集了,不如喝拼白的怎么样?”

    景宸似笑非笑的看了眼西米,“我倒是没什么意见,就是不知道其他人有什么意见。”

    说着朝北冥随风看去,他早就见北冥随风不爽了,正好趁这次机会将北冥随风灌醉,他再加上西米的酒量,两个人对一个绰绰有余。

    北冥随风点头,“可以啊,我不反对。”

    季念见众人都答应了,也没有反对的道理,让人将白酒送了上来。

    景宸起身,率先给北冥随风的酒杯上边满上白酒,然后是西米,再是季念,当然景宸自动忽略了景色还有松果宝贝。

    景色的酒品可是看的见的,当景色嘟着嘴讨要酒时,大家齐齐摇头,拒绝了景色,景色只好沮丧的坐下。

    接着就是松果宝贝,因为松果宝贝还是孩子,自然喝不得酒,松果宝贝乐呵呵的吃着菜,看着几个大人拼着酒。

    西米能喝景宸是知道的,只是不知道季念也这么能喝,一连几杯下肚,季念眼睛都不眨一下。

    明明是吃饭的,到了最后,变成了拼酒,景宸几年前生的大病,身子还没有好利索,当景宸喝了不少酒之后,便被景色强制的拿走酒杯,不准再喝酒。

    剩下的只有西米还有季念,北冥随风在喝酒了。

    西米完全是为了解馋,季念则是因为烦心事太多,想着一醉解千愁。

    “哥哥,他们这么喝得喝到什么时候去啊。”景色焦急的看着三个人,拉了一把景宸。

    景宸倒是一点都不担心,季念心情不好,喝醉了哭一场就好了,北冥随风一个大男人还喝不过两个女人,要是这样的话,景宸可有的笑话北冥随风了,至于西米……他相信西米的酒量。

    看好戏的三人默默的吃饱之后,便凑堆设了一个赌局,赌谁先醉。

    景色毫不犹豫的将钱压给季念,季念的酒量跟自己差不了多少,根本喝不了太多的酒。

    松果宝贝想了一下,也将一张百元大钞放在了季念的这一边,按照西米姨的酒量,季念姨婆想喝倒西米姨,有些困难。

    西米见三人在一旁设了赌局,蹦蹦跳跳的走过来,“赌局?看着不错啊,我可以参加吗?”

    景色嫌弃的推开西米满嘴酒气的脑袋,“你可是当事人,也想参加?”

    西米点点头,“这样子比起赛来才有意思。”

    西米说着,在身上掏着有钱的东西,发现自己的身上并没有带现金,不好意思的挠挠后脑勺,“呵呵,那个我钱忘记拿了,要不先欠着?”

    松果宝贝竖起一根小手指,可爱的摇晃着,“不可以的,我们这里不接受赊账。”

    西米对着松果宝贝做了一个鬼脸,小没良心的,真是白疼爱他了。

    西米走到景宸的身侧,拉着景宸的衣袖摇晃着,“景宸哥哥,你先借我点钱怎么样,我回去后就还你。”

    景宸不动声色的喝了口茶,“借你我又能得到什么好处?”

    西米咬牙,“景宸哥哥,你看东西放那里就是放那,借我我可以给利息的哦,到时候赢了对半分怎么样?”

    “不怎么样。”景宸凉凉的开口。

    西米的脸一下子就垮了下来,“景宸哥哥,你就借我一些吧,我真的很想玩。”

    景宸从裤袋里掏出一个钱包,扔给西米,“既然想玩,那就玩吧。”

    西米兴高采烈的接过,打开了钱包,在看到空荡荡的钱包时有些傻眼,不是应该有很多的钱吗?

    “景宸,你这是坑我的吧。”西米将钱包扔回到景宸的怀里,景宸也不动怒,乐呵呵的接过

    西米傲娇的冷哼一声,转身去找景色借钱。

    “好了,不和你闹了。”景宸收起笑容,摸出两百元递给西米,西米对着景宸笑成了一朵花。

    “么,景宸哥哥,放心吧,赚了钱就还你。”西米一把将钱拍在北冥随风的位置上。

    呵呵,现在的情况是她和季念两个人在和北冥随风拼酒,相信再过不了多久,北冥随风就能被她们给喝趴下。

    下完赌注,西米继续跑去支援季念,佩服的看着季念,喝了那么多酒,季念依旧面不改色,饶是北冥随风,面部也有些苍白。

    又多了一会,北冥随风将手里的酒杯放下,看着晕乎乎的西米,“今天就到这里吧,下次再约。”

    “爹地,你好厉害啊。”松果宝贝崇拜的盯着北冥随风

    “小意思。”北冥随风揉着松果宝贝的头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