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二百六十七章:等你一起

    “色色,过了今天,我还是那个市第一名媛,没心没肺。”季念用手擦去脸上的泪珠。

    景色用手揽过季念,无声的点头。

    北冥随风赶到公司的时候,一群高管已经在等着他了,景宸还坐在他的办公室里。

    北冥随风只匆匆见了一眼景宸,就赶往会议室,这一次出去玩了那么些日子,落下了不少的工作。

    等再次出来,天已经黑的彻底了,秘书室的众人也已经下班了,偌大的总裁办公室里边只有景宸一人,景宸并没有开灯,就这么漆黑的站在窗前看着下边的灯光。

    “啪。”北冥随风面无表情的将灯打开,“天都黑了,还不下班?”

    景宸听到北冥随风的声音,这才慢悠悠的转身,淡淡的看着北冥随风,“这不是等你一起吗?”

    虽然景色和北冥随风今天回国并没有通知任何人,但是他还是第一时间就知道了,景色一定是去了季家,北冥随风开完会后也会去季家。

    “走吧。”北冥随风冷着声音,淡淡的扫视了一眼办公室里边的环境,办公室里多了不少景宸的东西,就说桌子上,就多了一盆熊童子多肉。

    景宸转过身,从老板椅上拿起外套和北冥随风一起朝电梯口走去。

    两个长得同样妖孽的男人,一出场就惹来众人的惊艳,还在加班的员工见了,两只眼珠死命的盯在北冥随风和景宸的脸上。

    在北冥随风还没回集团的时候,他们就暗中比对过,景宸和北冥随风站一起,到底谁更帅一点,现在两人站一起了,却发现,根本没法比较,同样都那么的俊朗。

    “你还真是不客气,将我的办公室,完全当成自己的了。”北冥随风目视着前方说。

    景宸轻笑,“都是借用,为什么不让自己舒服一点,既然现在你这个主人回来了,我也该让位了。”

    景宸想着,自己的线放的差不多了,现在景色也回来了,也恢复记忆了,是时候收线了。

    “景盛集团,需不需要我出手?”北冥随风认真的问景宸,他自然不是为了帮景宸,只是为了帮景色。

    景宸摇头,他们景家自己的事情,自己处理,不需要让外人来插手。

    现在只是还有比较麻烦的一件事,景家剩下的股份到底被景老爷子藏哪了。

    “北冥随风,墨释然的妻子,你查的怎么样了。”景宸看向北冥随风,追寻妈咪的下落那么多年,终于找到了点线索。

    景宸听说过墨释然,但是对于他的私人情况没有那么的清楚。

    “墨释然很狡猾,没那么好查,色色说,温季夏和季如夏长的很相似,我想事情应该没有那么巧合。”北冥随风说。

    景宸明白的点点头,“色色,恢复记忆了?你们准备怎么办。”

    一提到这一个,北冥随风就觉得头疼,他也不知该怎么办,现在能做的就是走一步看一步。

    司特助早就将车开到集团门口等着北冥随风,景宸是自己开车来的,也就没有跟北冥随风一辆车,两辆车一前一后的开着。

    松果宝贝果然亲自动手,做了一大桌的菜,松果宝贝计算着时间,将最后一锅汤摆上桌,北冥随风和景宸的车刚好开进院子里。

    “妈咪,西米姨,季念姨婆吃饭了。”松果宝贝手里捧着碗筷,站在楼梯口喊着。

    管家在一边心疼的看着松果宝贝,小小的人儿就那么懂事,会做那么多的菜,肯定没少吃苦小时候,管家想到这里,在心底将景色骂了个狗血淋头。

    “小少爷,把东西给我吧,我拿过去。”管家笑的满脸的褶子,殷勤的开口。

    松果宝贝露出了一口白牙,“不用了,管家爷爷,我自己来就好了。”

    松果宝贝说完,转身朝餐桌走去,在每一个位置上,都摆好碗筷。

    景宸和北冥随风走进屋子里,就看到松果宝贝穿着围裙,踮着脚,放置碗筷的场景。

    北冥随风快走几步,上前一把抱住松果宝贝,“爹地…”

    松果宝贝在北冥随风靠近他的第一时间就认出了,只是还没来得及转身,就被北冥随风给抱了起来。

    “松果宝贝,晚上的菜都是你准备的?北冥随风略带惊讶的开口,虽然他知道松果宝贝会烧菜,但是不知道松果宝贝那么厉害,会烧那么多的菜。

    看这桌子上,那么丰富的样子,五大菜系都齐全了吧。

    “是啊。松果宝贝得意的开口,他可是有专门研究过菜谱,这些菜对他来说都是小意思。

    比起北冥随风的惊讶,景宸倒是见怪不怪,在国外的时候,他就经常吃松果宝贝烧的菜,前几次还会惊讶,会责怪景色,到后来,胃口完全被松果宝贝给养叼了。

    景宸径直拉开一把椅子,“松果宝贝,快去将她们叫下来,可以吃饭了。”

    松果宝贝乖乖的应了一声,从北冥随风的怀抱里滑了下来,迈着小短腿跑上楼上。

    在楼梯口就遇到了正准备下楼的西米季念还有景色。

    季念朝楼下看了一眼,已经没有了楚墨的影子,看来,楚墨是已经离开了季家。

    西米似乎看出了季念所想,开口解释说,“惜墨岛出了事情,楚墨赶过去处理了,楚墨说一处理完事情就会赶过来的。”

    季念听闻,脸上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告诉楚墨,他不用来了,季家不是他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这下子,终于可以彻彻底底的死心了,楚墨啊楚墨,你嘴上说爱我,可是,在心里,第一位永远是那个女人,季念嘲讽的笑出声。

    西米沉默的不说话,她也觉得楚墨在这个当口不该离开,楚墨要离开的时候她劝也劝了,骂也骂了,可是还是没用。

    当时楚墨怎么说来着的,哦,说是楚惜病情不稳定,呵呵,楚惜病情不稳定他回去又能干些什么,西米一瞬间觉得,楚墨根本不值得同情,真的好心疼季念,遇上这样一个男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