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二百六十章:道理,上床再讲

    “那我的年龄呢?这结婚证上边的注册日期,明显不对,我那时候还没有到法定的结婚年龄。”景色手指着上边的年龄,她当时也想过要和北冥随风先领证,但是由于岁数未到,只得作罢。

    “哼,年龄算什么,我倒想知道,我北冥随风想结婚,有谁敢不让结。”北冥随风霸气的开口。

    景色吞咽了下口水,确实如此,她服气了,在市乃至国,北冥随风都是神一样的存在,不过是件结婚的小事,随敢阻止他。

    但是景色还有不敢相信,自己就这样和北冥随风登记领证了,不是说领结婚证要本人到场吗?

    “色色,当时我问过你,我们领证好不好,你说好的。”北冥随风一眼就看出了景色在想什么,无奈的开口,要不是当时经过了景色的同意,他也不会这么做的。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他当时的决定很明智,早早就登记了,省了多少事情,还打退了一个情敌,哼,他倒想看看,以后还有谁敢说景色不是北冥夫人。

    景色深吸一口气,让自己静下心来,理清思路,但是她还是想不起自己什么时候答应的北冥随风,“不可能,我没有答应过,北冥随风你骗我。”

    景色控诉着北冥随风,北冥随风轻笑一声,拉过景色的小手,将景色整个人抱入怀里,坏坏的在景色的耳边吹了口气,惹的景色浑身颤抖了一番。

    “你忘记了啊,那要不要我帮你回忆回忆。”北冥随风在景色的耳边说,手在景色的身上移动着,自从景色恢复记忆后,他就没碰过景色,正好憋的难受。

    “你别这样。”景色忍着身体的异样感,推了一把北冥随风,从北冥随风的怀里挣扎开来。

    “色色,你不是忘记了吗?我这正好帮你回忆回忆。”北冥随风浅笑着说,在景色的唇上啄了一口。

    景色脑中一丝丝的清明起来,似乎真的有这个场景,景色只要往深处想,脑袋就疼。

    “还没有想起来?”北冥随风不慌不忙的看着景色,“要不还是我帮你回忆回忆吧。”

    “流氓。”景色磨着牙,恶狠狠的瞪了眼北冥随风。

    “和自己老婆睡觉怎么了,天经地义。”北冥随风振振有词。

    景色脸色一片通红,“谁是你老婆,你给我正经一点。”虽然她不得不承认,结婚证是真的。

    “当然是你啊。”北冥随风理直气壮的开口,“色色,你该不会真的没有一点点的记忆吧。”

    说着说着,北冥随风语气中颇有些哀怨,“色色,你真的让我很伤心。”

    景色扭过头,不去看北冥随风,伤心?那就伤心着吧。

    “北冥随风,你快说,我到底是什么时候答应和你结婚的。”景色在北冥随风的胸前拧了一把,硬邦邦的,一点意思都没有。

    “色色,在五年前的一次欢爱之后,我问过你的,我们结婚好不好,你说好的。”北冥随风叹口气,怎么这么重要的事情她都能忘记。

    “你你你…这么无耻,这个怎么会这样。”这个事情怎么会这样,景色脸发火烧了一样。

    没错,很无奈的是景色有了那么点丝丝的印象,北冥随风,似乎真的说过这些话来着,她当初迷迷糊糊也就答应了。

    “啊啊啊,北冥随风,你真的是够无耻的。”景色瞪了眼北冥随风。

    “色色,所以,这下子你终于相信了,我们是名正言顺的夫妻?”北冥随风紧紧的逼迫着景色,就是想从景色嘴里得到一句承认罢了

    景色深吸一口气,重新提起结婚证,朝结婚证上边看去,看到结婚证上边的结婚照的时候,景**哭无泪,她当年年幼无知,随意开的口,怎么就被当真了呢?

    照片里边,景色傻兮兮的抱着北冥随风笑着,从某个方面反映了出了北冥随风的帅气和她的傻气。

    景色咬牙,坚决不同意这结婚证的存在,“北冥随风,我们,离婚,马上就离婚。”

    北冥随风起身的动作,做到一半,听到景色的话,不敢相信的看着景色,“景色,你说,有胆给我再说一遍。”

    景色小心的咽了口口水,“我说,我们离婚,你这是不对的,在我意识不清楚的情况下就和我结婚。”

    北冥随风怒极反笑,一个转身,直接将景色压在身下,“你敢再给我提一句试试。”

    北冥随风眼里的寒意,让人浑身颤抖了一下,景色也外呼如此,小心的避开北冥随风的视线。

    “北冥随风,你做人要讲些道理好不好。”景色怒极,直接直视着北冥随风。

    凭什么要她低头,她什么事情都没有做错,做错的是北冥随风,在她意识混乱的时候和她结婚,整整五年,居然一点风声都没有。

    “道理,上床再讲。”北冥随风冷漠的说,轻轻松松的将怀里的景色推到在床上,然后整个人压了上去。

    北冥随风眼底的风暴蓦然加深,紧盯着景色粉嫩的小嘴,唯恐景色再说出什么气人的话,直接压上去堵住了景色的小嘴。

    “唔唔唔。”景色躲闪着,却被北冥随风的大手固定着,让她躲无可躲。

    趁景色晃神之际,北冥随风直接长刀直入,胸中的空气渐渐的变的稀薄,景色眼神迷离的看着北冥随风。

    “唔,快放开我。”在景色肌肤接触到空气的时候,一股寒意迎了上来,景色哆嗦了一下,意识恢复了些清明。

    见自己处于半裸的状态,羞涩的将脑袋埋入被子里。

    “色色,给我好不好。”北冥随风滚动着喉结,沙哑的对着景色开口。

    景色呆呆的说话,立马清醒过来,推搡着北冥随风,“不好不好,你给我起来,太重了,压的我整个人不舒服。”

    要不是她意志力顽强,早就中了北冥随风的美人计,景色甩着脑袋,让自己不要轻易被北冥随风给迷惑。

    “色色,我都好久没碰你了。”北冥随风委屈的开口。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