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二百五十九章:我们现在是合法夫妻

    景色一路上都忍着没有和北冥随风说一句话,两人之间怪异的气氛,让助理新生不安。

    在以极快的速度,将总裁和总裁夫人送回酒店之后,助理,脚下加快了油门,飞快的远离了这个是非地,他有必要回去给司特助打个电话,求司特助指点一下。

    景色等回到了房间,突然间转身,将手上的包朝北冥随风扔去,北冥随风轻松的接住。

    景色咬咬唇,甩掉脚上的高跟鞋,跑到北冥随风的面前,就朝北冥随风的身上摸去。

    “北冥随风,不准动。”景色见北冥随风往后退了一步,大声吼道。

    北冥随风无辜的看着景色,“我没有动啊,只是不小心后退了一步。”

    景色鼓着腮帮子,继续在北冥随风的身上摸来摸去,北冥随风突然间抓住景色的手腕,沙哑着声音,“怎么,想要了。”

    景色呆愣的看了北冥随风两秒,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了,什么想要了?等到景色反应过来的时候,脸火辣辣的。

    左右环顾了一下,从床上举起枕头,就朝北冥随风打去,“你满脑子整天想什么呢。”

    “你。”北冥随风不躲也不闪,任由景色打闹着,景色打闹了一会,喘着气,放下手中的枕头,摊开手掌,对北冥随风说,“拿来。”

    北冥随风无辜的看着景色,“什么拿来。”

    景色咬唇,瞪着北冥随风,伸出一根食指,戳了戳北冥随风的胸口,“装什么傻,结婚证啊,给我拿出来。”

    北冥随风了然的点点头,从袋子里掏出结婚证,在景色眼前晃悠了一下,景色伸手就想去夺北冥随风手里的结婚证,北冥随风轻轻松松的将结婚证收回来,放在贴身的袋子里。

    “你把它给我。”景色指着北冥随风,她就想不明白了,自己什么时候和北冥随风登记过,怎么连结婚证都出来了。

    “不不不,结婚证这么重要的东西,老公放着就好。”北冥随风痞笑着,拒绝了景色。

    开玩笑,好不容易拿到手的,这要是交给景色,指不定出什么乱子,看着面前怒气冲冲的小女人,北冥随风早在拿出结婚证的那一刻就做好心理准备。

    眼前的小女人看着很生气的样子,看来要花一番功夫来哄了,北冥随风摇头。

    “北冥随风,我不记得我和你有领过证啊,你这该不会是假的吧。”景色收回手指,嘲笑着开口,真是有趣,刻意去做一本假证来玩玩。

    北冥随风摸摸鼻子,“色色,这本结婚证还真不是假的,是得到法律保护的真证。”

    景色的笑容凝固在脸上,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你在乱开什么玩笑。”

    北冥随风不慌不忙的走到床边坐下,对着错愕的表情的景色说,“我像是那么无聊的人吗?会拿这些事情开玩笑,这结婚证是货真价实的,我们现在是合法的夫妻,色色。”

    景色惊讶的长大嘴巴,她还是不敢相信北冥随风所说的,虽然她没有完全的恢复记忆,但是她可以肯定,自己和北冥随风并没有领证结婚,既然没有领证结婚,那么这结婚证又是哪里来的。

    “不可能。”景色下意识的否决。

    “色色,你要是不信的话,自己拿起看好了,那样子就知道我有没有骗你了。”北冥随风淡定的拿出结婚证,交给景色。

    景色颤抖着手指接过,她还是不敢相信自己和北冥随风已经领证结婚,成为合法夫妻这个事实。

    就是此刻结婚证到了手中,景色依旧不敢相信,景色手指微微的颤抖,有些胆怯,不敢去翻结婚证,景色自己也不知,到底心里再怕些什么。

    “你要是不相信的话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北冥随风抱着胸,等待景色打开结婚证。

    景色抬眼看了,神色平静的北冥随风,在心底直打鼓,难不成,是自己猜错了?真的在某个时间和北冥随风领证了?

    景色闭上眼睛,在脑中拼命的回想着自己曾经是否和北冥随风领过证,一直想到头炸了一样的疼,还是没想起自己和北冥随风已经领证了。

    景色深吸一口气,在北冥随风的视线里,一点点的打开结婚证,在看到两人的名字时,手一个颤抖,直接将结婚证摔倒在了地上,景色整个人就像被雷劈了一样,愣在原地。

    “这下子相信了吧。”北冥随风弯腰就想捡起结婚证,没想到却被景色先了一步。

    景色整个手心都在颤抖,颤抖着打开,再次确定自己并没有看花眼,这结婚证上边的名字确实是自己和北冥随风。

    景色拿着结婚证看了眼时间,登记的时间是五年前的七夕节,景色错愕的看着北冥随风。

    她可以相信了,这结婚证就是假的,五年前的他们怎么可能结婚呢,不说别的,就说景色五年前并没有到达法定结婚的年纪。

    “我就知道不是真的。”景色松了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刚刚,差一点她就以为是真的了,真是自己吓自己一大跳。

    “这难道还不够真?”北冥随风对于景色当真有些哭笑不得,他是该夸景色心大呢,还是心大呢。

    “别开玩笑了,不说别的就说上边的照片,我们都没在一起拍过好吧。”只要不是真的她就放心了,哼,想娶她哪有那么容易。

    连个像样的求婚都没有,就想她嫁给他?不可能,景色傲娇的想着。

    “色色,你看清楚一点,结婚证上边的照片,你也没有印象了吗?”北冥随风无奈的提醒景色。

    景色慌乱的打开结婚证,看到照片时傻眼了,确实照这张照片的时候,她在场,而且记忆很清楚的记得,这一张照片就是她和北冥随风一起照的

    当时年幼无知的她,还很霸气的和北冥随风开口,以后的结婚证照片就用这一张了。

    没想到,那么多年了,北冥随风居然还记得,可是记得又有什么用,无非不过是当年的玩笑话。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