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二百五十八章:无始无终的暗恋

    陈安生一直把景色和北冥随风送到门口,看着两人上车离开,才走回餐厅,将剩余的牛排一点点的吃完。

    对于景色,其实那一天并不是两人的初次见面,他们初次见面,比这要早了很久很久,他见过景色,景色却没有见过他。

    那一个午后,他第一次向莫卡夫人坦白,自己的梦想,自己对于莫卡家族并没有任何的心思,莫卡夫人很生气,给了他一巴掌,大骂他和陈安然,辜负了她的期望。

    他一直沉默着,并没有反驳莫卡夫人的话,确实他和陈安然让莫卡夫人失望了,那时候正好陈安然和莫卡老头闹崩,脱离莫卡家族,在外边开了一家冰淇淋店。

    被莫卡夫人打了一巴掌的他心情很差,不知不觉就走到了陈安然的冰淇淋小店,店里面生意很火爆,他并没有打扰陈安然只是独自找了一个角落坐下,看着店里形形色色的人,想着,自己的决定是否正确。

    就在他苦想的时候,景色出现了,挺着一个大肚子,买了一杯巨大的冰淇淋,当时他有些吓到,因为一个孕妇还吃这么一大杯的冰淇淋。

    见到景色的时候,只惊叹于这么小的一个小姑娘居然已经嫁人了,还有了孩子。

    陈安生不知那时自己是怎么了,只觉得有趣,店里边没有多余的位置,景色看了一圈,就打算离开,陈安生不知道自己是出于什么的思想,站起身,将自己的位置让给了景色,自己躲到书柜的后边,透着缝隙看景色。

    令他惊讶的是,景色买了这么一大杯的冰淇淋,并不是拿来吃的,而是拿来看的,用一个成语就是望梅止渴的意思。

    景色低头,柔和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那一刻他在景色的脸上看到了光。

    “宝贝,你看妈咪为了你都不能吃冰淇淋了,你出生后,可要好好孝顺妈咪知道不。”陈安生看着景色低头和肚子里的宝宝说着话,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笑容,原本的坏心情也一点点的转晴。

    在那一刻,或许他能理解莫卡夫人的心情,天下的母亲,想的都是自己的孩子。

    陈安生从那以后只要有空就会去陈安然的店里边坐一坐,一坐就是一下午,他从心底里想再见见那天那个女孩,可是从那天之后,他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女孩。

    陈安生失落了好一阵子,他想,或许那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吧,虽然她有了老公,有了孩子,可是他还是对她一见钟情了。

    再一次见到景色是之后的两年,人群中他一眼就认出了景色,跟两年前比,没有任何的变化,还是那么的青春有活力,对比两年前不同的是,景色的身边跟着一个小小的孩子,抓着景色的裙罢,软软的喊着妈咪。

    然后他知道了,那个喊着她妈咪的小男孩就是她的儿子,陈安生以为那么久没有见到景色,他对景色的心思淡了,没想到,再一次见到景色的时候,许多情愫从心底里疯狂的涌出来。

    他知道景色有了孩子,有了老公,有了家庭,他不应该去打扰她,所以一直在身后默默的注视着,这一段没有结局也没有开始的暗恋,就让他一个人结束吧。

    他以为他可以洒脱的笑着祝福景色,却发现,自己并做不到如此,他来陈安然店里的次数更加的频繁了,陈安然一度以为他看上了店里的哪个服务生,当陈安然调侃的时候,他只是笑着,并没有说话。

    他是看上了她店里的一个人,不过不是服务生,而是顾客,在每一个深夜里,他都会想,自己这般是不是正确。

    每一次想放开,可是都忍不住去看她,看她的一颦一笑,看她的一哀一怒。

    再后来,景色和陈安然熟识了,两人就像老朋友一样,聊着天南地北的话题,他从陈安然的嘴里知道了她的名字,她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景色。

    陈安然很喜欢提到景色,不止提到景色,还会提到景色那个可爱的儿子,叫松果宝贝。

    “哎,景色真是太对我胃口了,儿子取的小名都那么可爱,我以后生个孩子也要取个可爱的小名,叫什么呢,叫松鼠宝贝好不好。”陈安然如是说道。

    他从陈安然的嘴里听到了很多关于景色的消息,唯独没有听到陈安然提及景色的老公。

    再一个夜晚梦到景色后,他终于忍不住动用莫卡家族的力量,去查了景色,可是一直查不到,景色的身份以及信息都被人刻意的给隐瞒起来,从未出现过莫卡家族查不到的人,他的好奇心上升到了一定的程度,越是被隐藏的秘密,他越要深究。

    还没等他查出什么来,陈安然就告诉他,景色离开了国,说是要回国去了。

    他想去追景色,却没有任何的立场去追景色,不让她离开,甚至,景色都不知道有他这个人的存在,在景色离开国的那一天,他就坐在车里,看着飞机从他的头顶飞过。

    那一刻,他就在想,一场无疾而终的暗恋终于结束了,本就没有交叉的两个人各自回到了各自的轨道。

    之后的日子里,他一边想着怎么劝服莫卡夫人,一边暗地里发展着自己的势力。

    忙忙碌碌的日子,压的他喘不过气来,他也当真没有心思再想到景色,只有在孤寂的黑夜里,才会想起,这个出现在他生命中,而她却不知道他的存在的女人。

    他无心争夺莫卡家族,威诺却一直将他视为眼中钉,最大的威胁,有意无意都要与他作对,给他找点麻烦,虽然在他看来,这些举止都过于幼稚,但是带来的麻烦还是令人苦恼的。

    他不在乎莫卡家族,继承者是谁都可以,但是就是不能是威诺,威诺的性子他了解,只要一旦得了势,对于对他有危险存在的,都会毫不余力的打压,为了莫卡夫人和陈安然,他也要争上一争,哪怕他并不喜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