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二百五十七章: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

    “景色…北冥夫人,牛排是我亲手煎的,吃完它好吗?”陈安生苦涩的笑着。

    景色在北冥随风恨恨的眼神中,走回了原来的位置,坐了下来,重新拿起刀叉,“当然,安生,你煎的牛排味道真不错,不像某些人。”

    北冥随风沉着脸坐回了景色的身边,怒视着景色面前的牛排,恨不得在牛排上,戳出两个洞,不就会煎个牛排吗?有什么了不起,他也会啊。

    “安生,下次有机会,还想吃你煎的牛排。”景色夸赞道,“你煎的牛排是我吃过最好吃的。”

    景色每说一句话,北冥随风的面色便黑上一分,不就是煎个牛排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再说了有那么好吃吗?她不该说,她吃过最好吃的牛排是他煎的吗?

    “只要你喜欢,我天天都可以煎给你吃。”陈安生说这句话的事情异常的认真。

    反而惹得景色不适应了,“呵呵呵。”景色尴尬的笑笑。

    “不需要,她想吃,我自然会给她煎。”北冥随风冷着脸开口,又催促景色,“你倒是吃快点,不是说明天回国吗?还要回去整理整理。”

    景色还没记起的记忆里,有一个就是北冥随风学会了烧饭的事情,在她的所有的记忆里面,北冥随风就是一个厨房白痴,不要说牛排了,就是热个饭都困难,所以听到北冥随风说他会煎牛排后,只是笑笑。

    “急什么。”景色淡淡的开口,“要知道回国之后,我就吃不到这么好吃的牛排了。”

    “北冥总裁,晚饭也还没吃吧,要不然也来一份?”陈安生好心的问了一句北冥随风。

    却被北冥随风一口就回绝了,“不需要,我怕被人下毒。”

    “北冥总裁误会了,我指的是让厨师给你来一份。”陈安生指了一下站在不远处的厨师长。

    “不需要。”北冥随风冷梆梆的开口,他要想吃牛排,还怕没牛排吃吗?北冥随风看着正吃得欢乐的景色,好一阵气闷,他以前是短她吃的了,还是穿的了,看着就像饿死鬼投胎。

    “对了,莫卡少爷,不知道今天三夫人的事情,你们莫卡家族怎么处理?”北冥随风问陈安生。

    他人虽然不在现场,但是今天发生的事情,他还是全部都了解的。

    “北冥总裁放心,三夫人三翻四次,屡教不改的闹事,我们莫卡家族不会放任的。”陈安生虽然是对着北冥随风说,视线却是看着景色的。

    刚刚从莫卡庄园传来消息,莫卡三夫人被莫卡夫人赶出了莫卡庄园,一同被赶出来的还有angle。

    莫卡三夫人自然是不甘心,去找莫卡老头理论,莫卡老头一听莫卡三夫人惹着的是景色,连忙挥着手,让人将她拉开点,一个个的,都不省心。

    莫卡老头将闷声坐在沙发上,没有一个人敢上来和他说话,今年莫卡家族是怎么了,居然接而连三的出事情。

    “先生,angle小姐,在屋子外边哭个不停。”莫卡老头的保镖都觉得无奈。

    莫卡三夫人手中的筹码只剩下angle这一个了,被赶出莫卡庄园她们就真的一无所有了,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能离开莫卡庄园,她不相信莫卡老头会这么绝情,只要熬过今天,等景色离开,她还是曾经那个风光无限的莫卡三夫人。

    “哭哭哭,有什么好哭的,让夫人去处理。”莫卡老头脑袋一阵抽痛,要不是angle得罪的是景色,他也不会那么绝情,女人要多少有多少,不差莫卡三夫人这一个,还有女儿,他也多得是,曾经宠angle不过是因为angle有几分像陈安然的小时候。

    “是。”保镖听了莫卡老头的话,应了一声,转身朝莫卡夫人的院子走去。

    莫卡夫人并没有答应要见莫卡三夫人,只派了三名保镖将莫卡三夫人带到一个偏僻的庄园里面去,莫卡三夫人这个身份,在不久的将来,就会彻底的被人遗忘。

    另一边的餐厅,只有景色一个人吃的津津有味,其余的两个男人,都在互相仇视着。

    景色感到气氛很奇怪,视线在陈安生和北冥随风只见流转,“你们两个,这是怎么了?”

    “没事。”陈安生率先开口,“景色,听说你们明天就要离开了是吗?几点的飞机我去送送你们。”

    景色还没有回答,北冥随风先一步拒绝,“不用了。”

    陈安生不理会北冥随风,直接将目光看向景色,“作为朋友,不过是送机而已,景色你应该不会拒绝的吧。”

    “安生,你明天不用来送机,下次你来国的话,我一定好好招待你。”景色说。

    陈安生见景色坚持的样子,也就不再提及,转移了话题,说了许多陈安然冰淇淋店的事情。

    景色记忆被勾起来,陈安生说的那些她都很熟悉,两人一时之间聊的热火朝天。

    北冥随风坐在一边很是郁闷,因为他完全插不进去话,景色和陈安生说的,他都不知道,只能沉默的坐在一边听着两人聊天。

    最后,景色感慨的说,“真是没想到以前去过安然的店里那么多回,都没遇见你,这一次就那么恰好的遇见了,没想到安然看着随和,居然是国第一权贵之家的大小姐。”

    若不是这一次宴会的事情,她绝对想不到陈安然的出身那么高贵。

    莫卡家族她过去的几年也只是略有耳闻,没有怎么接触过,为了躲国的那些年,那些宴会什么她也很少参加。

    “景色,要去和姐姐道个别吗?”陈安生问景色。

    景色摇头,道别什么的最伤感了,以后又不是见不到,没必要,“你替我传达一句话吧,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

    陈安生和陈安然自小就被莫卡夫人教导汉语,自然知道这句话的意思。

    “放心吧,我会告诉姐姐的。”陈安生对景色说。

    “色色,说完没有,我们该回去了。”北冥随风在一边忍不住的催促着,他一点也不希望景色和陈安生多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