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二百五十六章:谁说我们没有结婚

    “那算了吧。”景色失落的开口,原本很美味的牛排,在她嘴里,也失去了原有的味道。

    陈安生在心底犹豫了几番,还是准备说出那句话,“景色,你和北冥随风,并没有结婚是吗?”

    “那……我是不是代表我还有机会”陈安生牢牢的盯着景色,等着景色的回答。

    哐当一声,景色手上的刀叉掉到了盘子里,传出一声声响,身后的助理也差点一个踉跄,惊讶的长大嘴巴,原来这个莫卡家族的大少爷,还真的对景色有那么点的意思,不行不行,不能看这样发展下去。

    助理脑门冒出汗水,脑子飞快的转动着,该怎么样解决这场麻烦呢。

    还没等助理想出个解决的办法,就听到一声冷的不能再冷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你当然没有机会。”

    助理瞬间热泪盈眶,不用想也知道,这个声音,只能是他家总裁大人,助理泪眼汪汪的看向北冥随风,真的是来的太及时了。

    北冥随风,一张脸,黑到不能再黑,他的女人果然被陈安生给惦记上了,从第一次见陈安生,他都没有什么好印象。

    北冥随风大步走进餐厅,在景色惊讶的眼神中,坐到景色的身边,霸道的禁锢住景色,得意的看向陈安生,他的女人只有他能碰。

    “北冥总裁,我问的是景色,并没有问你。”陈安生见了北冥随风也不慌乱,这两天他都查过了,北冥随风和景色虽然有一个儿子,但是两人并没有结婚,只要没结婚,那么他就还有机会,陈安生并不觉得自己比北冥随风差。

    北冥随风能给景色的他也能给,更何况,比起北冥家族,莫卡家族并没有北冥家族那么复杂。

    “我的老婆,你还妄想什么?”北冥随风冷笑着开口,与景色十指紧扣的手,不动声色的重重捏了一把景色,哼,让你给我这么招桃花。

    “北冥总裁,你和景色并没有登记结婚,这老婆叫的还太早了吧。”陈安生不悦的看着两人紧扣着的手指。

    景色五年前就离开了北冥随风,五年后,不过是北冥随风的秘书。

    “莫卡少爷,我今天或许该教你一个道理。”北冥随风松开景色的手,站起身,解开袖扣,将袖子挽起来,一拳打向陈安生。

    “告诉你,别人的老婆,不是你能妄想的。”北冥随风整理着服装,居高临下的看着被打倒的陈安生。

    助理眼神发亮的看着北冥随风,北冥随风刚才的那个动作真的太帅了,一点都不拖泥带水,不愧是总裁。

    景色在北冥随风一拳揍过去的时候就闭上了眼睛,听到一声声响,慢慢的睁开眼睛,只见陈安生从地上慢慢的站起来,用拇指抹去嘴角的血迹。

    “这只是给你一个小小的教训。”北冥随风冷哼一声,果然他和景色都和莫卡家族犯冲,以后还是少接触来的好,不,以后应该是完全不接触,以后国也不要来了。

    “北冥总裁,你再怎么样也否定不了,你和景色并没有结婚的事情。”陈安生推开想上来搀扶他的保镖。

    北冥随风听了陈安生的这句话,忽然间嘴角露出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你怎么就知道我和景色没有结婚。”

    北冥随风说了这句话之后,不仅陈安生怪异的看着北冥随风,就连景色也怪异的看着北冥随风,难不成他们还结婚了不成?

    虽然景色还有一些记忆没有想起来,但是她肯定,自己和北冥随风并没有结婚。

    “我和我夫人自然是名正言顺的。”北冥随风笑着,从衣服里掏出了一本红本本,上面的主人公俨然是他和景色。

    这下不止陈安生和助理傻眼了,就连景色也傻眼了,北冥随风很满意自己看到的,众人的表情,满意的将红本本收回衣袋里,果然先下手为强还是有好处的。

    “不可能,这不可能。”陈安生红着眼,喃喃的开口,莫卡集团的情报不会出错的,景色和北冥随风并没有登记,那这本结婚证是哪里来的?陈安生很怀疑这本结婚证的真假。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你只是把你自己想的太聪明了。”北冥随风冷淡的开口。

    在接收到景色“你死定了”的眼神后,北冥随风更加的无奈。

    陈安生只是一刹那的错愕,很快变恢复了神色,“结婚了又能怎么样,那也不妨碍我追求景色的权利。”

    北冥随风的笑容渐渐的敛去,一股怒意油然而生,“既然结婚了,那么还劳烦莫卡少爷,叫一声北冥夫人。”

    “我想莫卡少爷,不屑当第三者的吧。”北冥随风冷冷的开口。

    要是陈安生他敢说自己乐意当第三者的话,那么他就敢保证一定会将陈安生打的他爹妈都不认识。

    陈安生还没来得及说话,景色反倒先站起身,“够了。”

    景色斜视了一眼北冥随风,“你的问题,我们回去再算。”说完,走到陈安生的面前。

    “安生,我很谢谢你喜欢我,可是,你也看见了,我已经有了丈夫了还有了我们两个的宝贝,所以对于你的喜欢,我不能做出回应,我相信你会遇到你的真爱。”景色从衣袋里掏出一包纸巾,拿出里面的一张纸巾递给陈安生。

    不管有没有北冥随风今天这一出结婚证的事情,她都不会接受陈安生,因为……心中已经没有别人的轮身之地。

    “安生,希望我们能做朋友。”景色朝陈安生伸出手掌。

    陈安生将手中的纸巾紧紧的捏成一团,又是一番天人交战之后,才露出一抹苦笑,握上景色的手,“好,如你所说,我们做朋友。”

    北冥随风不爽的走到两人的中间,一把的扯开陈安生的手,“行了,说话归说话,动手动脚的算什么。”

    景色脑袋一阵抽痛,在北冥随风的腰上狠狠的捏了一下。

    北冥随风吃痛,龇牙咧嘴的看着景色,“老婆,吃好没,我们可以回家了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