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二百四十一章:工作哪有老婆重要

    “工作哪有老婆重要。”北冥随风邪魅一笑,不顾景色的阻拦,将景色放到了床上,随之,整个人覆了上去。

    “北冥随风,冷静些。”景色拉过一旁的被子,挡在自己和北冥随风的胸前,虽然在失忆的时候已经和北冥随风无数次那啥过了,可是她还是很害羞。

    北冥随风发起春来,可是不顾场合的,一想到之前在西西岛的时候,一半的时间都是在床上度过的,景色腿肚子就颤抖的厉害。

    “呵呵,景色你可是我老婆。”北冥随风见景色紧张的模样,笑的越发的放肆了,双手摩挲着景色嫩滑的脸颊。

    惹来景色阵阵颤抖,景色脑袋一偏,躲开北冥随风的手,“北冥随风,你很重,你给我下去。”

    景色气鼓鼓的,抬起脚踢了北冥随风一脚,北冥随风大腿一动,将景色的两条腿都给压在下面,得意的看着景色,看她还有什么花样。

    北冥随风见景色嘟着的小嘴,吞咽了下口水,自己朝景色的小嘴压去。

    “唔唔唔唔。”景色瞪大了双眼,北冥随风他还真的敢。

    北冥随风趁着景色晃神之际,趁机攻城略地,不知过了多久,北冥随风才松开景色,景色大口的呼吸着。

    北冥随风心情大好的失笑出声,在景色充满怒意的眼神中,埋入景色的脖颈处,放肆的笑着。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景色的脖子上,景色敏感的颤抖了一下,“别这样。”

    北冥随风邪邪的笑着,手指灵活的向下,惹来景色一阵阵的颤抖着,“别哪样啊?是别这样啊还是别这样。”

    北冥随风灵活的手指,在景色的肌肤上弹奏着乐章,玩火的同时还将自己给搭上了。

    “你别这样。”

    景色的整个身子,在北冥随风的挑拨下,瘫软了下来,成了一摊春泥,无力的反抗着,任由北冥随风为所欲为。

    就当两人马上就要擦枪走火之时,北冥随风硬生生的停住了步伐,趴在景色的身上大口的喘着气。

    景色疑惑的睁开双眼,只见一颗黑乎乎的脑袋,从她的胸前抬起来,两只大大的眼睛冒着绿油油的光盯着她。

    “这次先放过你。”北冥随风在景色的嘴唇上重重的咬了一口,翻身下床,直接朝浴室里走去,留下一个搞不清什么状况的景色。

    他……这就走了?景色不敢相信的看着北冥随风的背影,挑拨完她之后就走了?景色指尖颤抖着将上衣的扣子给扣回去。

    啊啊啊啊啊啊,这种事情怎么可以只进行一半呢,景**哭无泪躺在床上,其实刚才北冥随风要是继续的话,她是可以的。

    北冥随风在浴室里冲了半天凉水澡才出来,见景色睁着两只大眼睛,无神的躺在床上,躺倒景色的身边,伸手揽住景色,“宝贝,怎么了。”

    景色斜视了一眼北冥随风,拍开北冥随风放在她腰间的手,懒懒的转了个身,她才不想和他讲话,哼哼,北冥随风刚洗完凉水澡,身上有丝丝的寒意,景色哆嗦了一下,一股莫名的怒意,涌了上来。

    她的魅力就那么的差吗?北冥随风宁愿去冲冷水澡也不愿意碰她。

    景色捏了一把自己的小腰,有些肉感,胖了胖了,景色蓦然转头看向北冥随风,“我胖了吗?”

    北冥随风愣住了,不知为何景色要这么问,北冥随风在心中犹豫着,自己该怎么回答,说胖了呢?还是没有。

    “有一点点……”北冥随风犹豫着开口,小心翼翼的观看着景色的脸色。

    景色脸一黑,果然是她胖了吗?北冥随风见景色不悦又小心翼翼的开口,“其实也还好,有点肉感,摸着也舒服。”说着,在景色的腰间捏了一把。

    景色的脸色继续黑着,北冥随风一时间摸不着头脑,他这是到底该说景色胖了还是没胖?女人的心思真难猜,北冥随风叹口气。

    “哼,你嫌我胖,你去抱别人去啊。”景色冷着脸,背对着北冥随风,浑然不知自己的语气里充满了多少的醋意。

    北冥随风莫名其妙被景色吼了一声,一时不知道为什么,等回过神来,细细的嚼着景色的话,一抹笑意浮现在了脸上。

    他的小丫头这是闹性子了,北冥随风好心情的哄着景色,隔着被子将景色整个人抱入了怀里。“抱你就好,干嘛还要抱别人。”北冥随风在景色的耳边喃喃着。

    景色干脆闭上眼睛不理会北冥随风,他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沉默了一会,景色实在想不通一个问题,干脆睁开眼,坐起来,面对着北冥随风,“你那啥是不是不行了?”

    北冥随风被景色的这个动作一惊,听到景色问他的问题有些反应不过来,什么不行了?

    “就是,你……”景色红着脸,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北冥随风忽然福至心灵,瞬间就懂了景色的意思,一张脸从头黑到尾,他不过是看她今天没心情,暂时放过她,怎么在她眼里就是不行了?果然不能对景色抱有太大的希望。

    “我行不行,你试试不就知道了。”北冥随风牙齿磨得咯咯响,瞧着景色嫩白的肌肤,他在想着应该从哪里入口比较好。

    “那你说,那你为什么不碰我?”景色红着眼,控诉着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一时间跟不上景色的脑回路,她委屈就是因为这个?北冥随风好笑的看着景色,“色色,嗯,那个你是不是想了,想的话,老公也是可以的。”

    景色红着脸颊,推了一把北冥随风,“谁想了,睡觉睡觉。”

    景色一把扯过被子,将自己卷起来,闭上眼睛,背对着北冥随风,北冥随风一扫之前郁结的心,伸手抱住景色,“我就像之前那样,等着你自愿的那天。”

    北冥随风在景色耳边嘟囔着,既是说给景色听,又是说给他自己听。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