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二百四十章:有钱任性

    总裁啊,咱有钱也别这么任性好不好,助理内牛满面的应了下来,说话间十一亿美元就这样没了,助理看着都觉得心痛的厉害。

    “给我收起来吧,到时候一同带回国。”北冥随风说完,就回屋找景色。

    助理在收扶摇扇的时候手臂一直是颤抖着的,十一亿的美元呢,到时候磕了碰了可怎么办,助理默默的看着北冥随风离开的背影,感叹了一声,有钱任性。

    北冥随风回房间的时候,景色正懒洋洋的半躺在沙发上,继续看着电视,面前的核桃已经吃完了,北冥随风微微一笑,拿起小锤子,继续帮景色敲击着核桃。

    “疯子,我什么时候可以见温季夏?”景色看了一会,看向北冥随风,紧紧的抿着嘴唇,已经等了那么多日了,怎么还不能见温季夏,景色的耐心在一点点的告竭。

    “温季夏被墨释然带走了。”北冥随风也很无奈,墨释然走的很神秘,当他的人发现的时候,墨释然已经走了,他并没有看到过温季夏,所以也说不好温季夏是不是季如夏,当时救人的时候他一门心思都在景色的身上,根本没有去看温季夏,对于温季夏的容貌也只是从景色嘴里得知的。

    “带去哪了?”景色听闻猛地坐了起来,眉头一直紧锁着,墨释然这个名字现在想想异常的熟悉,“疯子,我要回国马上。”

    景色想起在很小的时候,自己曾经无意间在季如夏的房间翻到过季如夏的笔记本,在这上边似乎有提到墨释然的事情,时间过去太久,她也有些忘记了,她要回去,找季如夏的笔记本,看看这个墨释然到底是谁。

    “色色,你先冷静一点,温季夏不一定是季如夏。”北冥随风说着,一把抓住景色激动的手,沉着声音。

    景色挥开北冥随风的手,“你让我怎么冷静,温季夏很有可能就是我妈咪,我好不容易找到她。”

    景色激动的吼着,北冥随风表情僵硬住,红着眼看着景色,“景色,你是不是想起来了。”

    北冥随风见景色沉默着,抓住景色的双肩,目光紧紧的盯着景色,“景色,你说话,是不是恢复记忆了?”

    景色继续沉默,别开双眼,不去看北冥随风,确实如北冥随风所说她已经恢复了记忆,在那天落水的时候就恢复了记忆,她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北冥随风,所以一直沉默着。

    “景色,你恢复记忆,为什么不告诉我。”北冥随风见景色的表情,再联系到景色这几天的异样,已经认定了景色恢复了记忆,北冥随风通红着双眼。

    景色继续沉默,该怎么和他开口?直白的说自己恢复了记忆,然后恢复之前上下属的关系吗?

    “我只是想起了一些,并没有完全想起来。”景色闷闷的开口。

    这九年中的大多数事情她都已经想起了,只有一些细节还没有想起来,不过从这几日看来,应该也快了。

    “所以,你打算怎么办。”北冥随风沉住气,等着景色的回答,一颗心吊的老高,如果,如果景色敢说两人分道扬镳,他就将景色推到床上去好好教育一番。

    “不知道。”景色轻声的说,她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该怎么去面对北冥随风,理智上告诉她该离开北冥随风,可是情感上,她想和北冥随风在一起。

    北冥随风不能理解的看着景色,不明白她的这句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在我没有完全恢复记忆之前,我想就先保持不变吧。”景色看向北冥随风,“希望你也能向松果宝贝还有哥哥他们保密,我恢复记忆的这件事情。”

    北冥随风沉默了一下,同意了景色的话,以后的事情以后在说吧,北冥随风忍不住自嘲出声,自己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拖拉了。

    “色色,还吃不。”北冥随风想通之后,熟练的拿起一颗核桃砸开,喂到景色的嘴边。

    景色犹豫了一下,张开嘴巴,吃下了那颗核桃,她以为她坦白之后,北冥随风就不会再怎么温柔的对她了。

    “疯子,我想回国。”景色深吸一口气,继续着刚才的话题,“你在国还有事情的话,你先在这边处理,我先回去。”

    北冥随风放下锤子,似笑非笑的看着景色,“老公还在国,你就要回去,你让松果宝贝怎么想?”

    景色被北冥随风的话咽了一下,他还真的叫得出,“北冥随风,你是清楚的,我们没有结婚,所以这个称呼……”

    “你生了我的儿子,不和我结婚,还想和谁结婚?”北冥随风皱眉,厚着脸皮理所当然的开口。

    景色古怪的看了眼北冥随风,犹记得以前的北冥随风从来没有这般不要脸过,北冥随风见景色不反对,又连叫了几声,景色也就随他去了,这美好也不知还能维持几日。

    “你爱这么叫就这么叫吧,给我订机票,我要回国。”景色叹口气,“至于松果宝贝那里,我会解释。”

    北冥随风知道景色去意已决,用商量的语气开口,“你再多待一天好不好?我明天将国的事情彻底解决,后天就回国。”

    北冥随风见景色颇有些犹豫,又继续开口,“你也不差这一天是吧。”

    景色想了一下,同意了北冥随风的话,确实差这一天也差不了。

    “好了,既然都这样决定了就不要想了,你还要看不电视?”北冥随风自然的揽过景色的腰,让景色整个人靠在自己的胸前。

    “不看了,我回房间睡一觉。”景色不习惯的挣扎,无奈北冥随风的力气很大,景色挣脱了很久还是没有挣脱开来。

    “睡一觉啊,那我陪你。”北冥随风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拦腰抱起景色,朝床边走去。

    景色心中一惊,想起北冥随风那强大的体力,急忙开口,“不用不用,我自己睡就好,你不是还有工作吗?先去忙工作要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