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二百三十七章:该受报应的是你

    墨释然心中又是一震,良久没有开口说话,如果可以他也想,只是不能。

    墨释然默默的陪着温季夏,直到温季夏睡着了,帮她盖好被子,才走出病房,外边保镖已经在等着墨释然。

    “总裁,威诺体力不支,进了医院。”保镖汇报着情况,当时莫卡老头还追着他们打,大骂要是威诺出了事不会让他们好受的。

    “哦,是吗?没想到啊,威诺的体力那么弱。”墨释然冷冷的开口,一点也不将这件事情当回事,他还以为威诺怎么也能坚持一天,还是高估他了,就这样还想要莫卡集团,墨释然嘲讽的笑出声。

    “医生说,威诺少爷在水里待的太久,出了些问题。”说到这个保镖有些不好意思,他只当女人泡水里太久会出问题,没想到男人也会出问题。

    “什么问题。”墨释然挑眉,他原本还想着,没问题也要弄些问题出来,现在有问题了倒是省了他不少的事情。

    “咳咳,医生说,威诺少爷,那下面不能用了。”保镖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没有什么事情比这个还能让他耻辱,“威诺少爷前一夜本就有些纵欲过度,所以……”

    墨释然听罢,心情大好的让人去告诉莫卡老头,这件事情,就到此结束了,希望不会影响两家生意上的往来。

    莫卡老头听到墨释然传来的话后,两眼一翻,差点晕倒在地,他见过脸皮厚的,没见过脸皮那么厚的,这算是什么?给个巴掌再给个糖?现在他的儿子成了那样,墨释然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

    莫卡老头知道这件事情不管怎么说,都是他们吃亏,在陈安生的再三劝说下,才忍住不报复。

    威诺以后不能当真正男人的事情,很快也传到了北冥随风的耳朵里,北冥随风正在喂景色吃饭,听到之后也只冷笑一声,想着墨释然还是仁慈了。

    如果是他出手,一定比这个更狠,既然墨释然都这么处理了,他也不会再去说些什么。

    北冥随风让助理给威诺准备了一个礼物,到时候,威诺看到这个礼物后,脸色一定很精彩。

    “北冥随风,我自己来吧。”景色吃了几口北冥随风喂的饭菜,莫名有些不适应。

    “你叫我什么?”北冥随风喂饭的动作做到一半,笑容瞬间消失。

    “疯子。”景色紧紧的抿着嘴唇,叫一次便心痛一次的名字。

    “嗯,我更希望你叫我老公。”北冥随风浅笑着,继续着喂饭的动作,虽然北冥随风面上是平静的,心中却是波涛汹涌,不知为何,北冥随风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北冥随风看向景色,见景色并不二样,失笑一声,一定是他多疑了,景色明明就失去记忆了。

    “疯子,我想见见温季夏。”景色忽然抬起头看向北冥随风,现在回想起来,她越来越觉得那个温季夏就是季如夏,两人长得实在是太过的相似。

    “好,我安排。”北冥随风没有二话的就答应了,在他看来,景色见温季夏很有必要,他还要去查查这个墨释然的夫人。

    以前从未听说过墨释然有夫人,怎么一下子冒出一个夫人来。

    “疯子,见了温季夏,我们就回国吧,我想松果宝贝了。”景色又说,这一句丝毫不假,她真的想松果宝贝想的紧。

    “好。”北冥随风继续答应。

    喂完饭菜之后,北冥随风又拿过一边的纸巾,温柔的替景色擦拭着嘴角,景色有些不能适应,北冥随风这样的温柔。

    匆匆忙忙拉了被子,就躺下来,“我累了,想睡了。”

    北冥随风只当景色是没休息好,在景色的额头上落下一吻,转身走出房门。

    景色在北冥随风离开后,睁开双眼,摸着北冥随风刚才落下一吻的地方,眼底一片复杂。

    另一边,威诺醒来后,得知自己再也不能行使男人的权利,将房间里能砸的全都给砸了。

    “先生,二少爷,现在情绪太过激动,我们完全进不去。”护士焦急的对莫卡老头开口。

    莫卡老头推开护士,朝门口走去,还没走到门口,就听到威诺将一把椅子扔到门上,发出的声响,莫卡老头赶紧敲门,“威诺,是我,快开门。”

    威诺并没有回答莫卡老头的话,只听到一阵阵扔东西的声响,莫卡老头有些不悦,觉得威诺挑战了自己的权威,于是看向保镖,保镖希心领神会的上前一脚踹开房门。

    只见屋内一片狼藉,威诺的手背上被针划出了一道伤口,不断的往外冒着血,威诺就像一头发怒的狮子,不准任何靠近自己。

    莫卡老头对着威诺怒吼一声,“你这是做什么。”

    威诺突然间抬起头,双眼通红的看着莫卡老头,“该死的,你这个该死的,你为什么不救我,要看着他们这样子侮辱我。”

    莫卡老头被威诺的样子吓得心口跳动了一下,“逆子,你看清楚,你骂的是谁。”

    威诺大笑出声,“我骂的就是你,我的父亲,莫卡先生,你不是无所不能吗?你不是权利很大吗?为什么要这样看着我被人侮辱,现在看到我这样子,你满意了吗?你开心了吗?”

    莫卡老头被威诺气的连忙深吸一口气,一棍子朝威诺打去,“逆子,要不是你做那些混账事情在先,怎么会有后来的事情,你的报应都是你自找的。”

    威诺硬生生的受了莫卡老头的这一棍,眼底的恨意更加的浓郁了,要不是莫卡老头放弃了他,他何至于落到这样一个地步,今日的一切都是莫卡老头害的。

    威诺眼底的风暴越演越激烈,在两侧的手紧紧的握成拳头,上边青筋涌现,在陈安生意识到威诺要做什么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威诺撞开莫卡老头身前毫无准备的保镖,直奔莫卡老头而去。

    “该死的人是你,该受报应的是你,这一切都是你害的。”威诺怒吼着,一只手紧紧的扣住莫卡老头的脖子。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