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二百三十六章:我们是不是有个女儿

    墨释然听了阿姨的话,急忙推开阿姨,走进病房,见温季夏双手抱着膝盖,坐在病床上,将整张脸都埋在膝盖里。

    墨释然的心蓦然一痛,赶紧上前,抱住温季夏,“夏夏,你这是怎么了,告诉我。”

    温季夏闻到熟悉的味道,又听到熟悉的声音,抬头对上墨释然的眼睛,双手紧紧的抱着墨释然,心中稍微安定了一点。

    “释然,我们是不是有个女儿?”温季夏埋在墨释然的怀里,闷声的问着。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见了景色之后,她的脑中就一直有一个声音,一直叫着妈咪。

    墨释然抱着温季夏的手一个用力,惹来温季夏一阵惊呼,墨释然赶紧回神,“对不起,夏夏,我太用力了。”

    “夏夏,你怎么会那么想呢。”墨释然柔和着声音,温季夏要是真的恢复了记忆他该怎么办?再一次眼看着温季夏离开他吗?不他做不到。

    “记忆中,好像有个人一直叫我妈咪。”温季夏闷闷不乐的开口。

    墨释然嘴角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亲情真的就那么神奇吗?

    “夏夏,我知道你想有一个我们的孩子,是我对不起你,不能让你有一个属于我们的孩子。”墨释然苦涩着脸,眼中露出一抹忧伤。

    温季夏这才想起,墨释然不孕的事情,慌忙开口,“释然,你不要这么说,我还不希望有一个孩子来打扰我们的二人世界。”

    只是那一声声的妈咪给她的震撼太大了,温季夏赶紧甩开脑中乱七八糟的事情。

    “夏夏,如果你真的想要一个孩子,我们去领养一个好不好。”墨释然温和的开口。

    只要温季夏开心,怎么样都好,领养一个只属于他们的孩子,这样子这个家是不是就完整了?

    “不好。”温季夏也说不上来为什么不好,但是就是不想要一个领养的孩子,似乎这样子,那个领养的孩子,就抢占了一个莫名其妙的位置。

    温季夏想也不想的回答,她不想要领养的孩子。

    “夏夏,你不是想要做妈咪吗?”墨释然浅笑着开口。

    “那我也不要领养的孩子,我要一个你和我的孩子。”温季夏严肃的看着墨释然,他们都那么大的年纪了,还能有属于自己的孩子吗?

    “夏夏,是我对不起你。”墨释然苦笑着,抱紧温季夏。

    温季夏摇头,伸手捂住墨释然的嘴巴,“你怎么会对不起我呢,我们这样子不是很开心吗?”

    怎么会突然间扯上孩子的事情,温季夏无奈的想着,这么些年她一直避开这个话题,就是不想墨释然不开心。

    “嗯,我们很开心。”墨释然点头,抱紧温季夏,确实这几年是他这辈子过的最开心的时间。

    现在温季夏和景色碰上面了,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拥有这样的幸福多久。

    “夏夏,等你身子养好了,我们去国的江南小镇好不好,你不是一直很想去吗?”墨释然问温季夏,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景色怎么想也不会想到温季夏会在国。

    “好,都听你的,你在哪我就在哪。”温季夏柔和的笑着,从醒来到现在她已经习惯了听从墨释然的安排。

    墨释然低头,亲吻了一下温季夏的头发,突然发现温季夏的头顶上有一根白发,墨释然心中顿时一痛,小心翼翼的扯下那根白发,藏入自己的怀里。

    “哎呀,释然怎么了。”温季夏惊呼一声。

    “没什么。”墨释然摇头,这根白发不该出现在温季夏的头上,在不知不觉中,他们都老了。

    “释然,景色怎么样了?”说到这个温季夏还是觉得很丢脸的,明明就是她下去救人,最后变成了景色救她,哎,景色还有脚上,当时那个场面肯定不好看。

    “没事了,她已经醒了。”墨释然早就派人守着景色,在景色醒来的第一时间就来跟他汇报,对于景色他还是喜爱的,或许是因为景色是温季夏的女儿的缘故吧,爱屋及乌的喜爱。

    “那就好。”温季夏松了一口气,“到底是谁啊,要致景色于死地。”

    温季夏还记得那个黑影推了景色一把,要不是景色会游泳,现在她们两个指不定在哪了。

    景色看着一个好好的小姑娘,能得罪谁啊。

    “景色和你是被牵连的,三言两语说不清楚,这件事情不管他了,反正那个人得到了报应。”墨释然不欲和温季夏说太多,在他心里,温季夏就该纯白的不染一丝尘埃,这些肮脏的事情,没必要和温季夏说。

    温季夏也就不问了,她相信墨释然能够摆平这一切。

    “夏夏,说到这里,我就要好好的说说你了,明知道自己不会游泳干嘛还要跳下去,就算是你想救人,还是有很多种办法的,可以大声的呼叫啊。”墨释然严肃认真的对着温季夏开口。

    温季夏这一次真的将他给吓到了,温季夏当时脸色苍白的躺在地上,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温季夏要是出事了,他也不活了。

    温季夏知道墨释然这次被自己吓到了,抱着墨释然安慰着,“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我当时也没有想太多,就是看见她被人推下水,当时又没人,下意识的就跳下去了。”

    温季夏当时的脑子里只有一句话,那就是救她,救她,不救她的话,自己会后悔的,所以当时温季夏义无反顾的跟着景色跳了下去,现在想想温季夏自己也是后怕的很。

    “没有下次了。”墨释然说。

    温季夏知道自己是真的将墨释然给吓到了,于是乖乖的点头,“释然,我想见见景色可以吗?”

    温季夏打心眼里喜欢景色,一股说不出的喜欢,天然的好感。

    “看情况吧。”墨释然打着恰恰,他并不希望温季夏和景色见面。

    “好吧。”温季夏有些失望的开口,“哎,原来还想说,如果她要是愿意的话,可以当我们干女儿,景色,我真有些喜欢的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