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二百三十五章:墨释然,你够了

    “啊。”一口水从威诺的嘴里猛地吐了出来。

    助理又对着威诺的身子打了几圈,接二连三的水,被威诺给吐了出来,威诺慢悠悠的睁开眼。

    他刚才,在昏迷的那一刻,真的以为自己要死了,幸好他还没死,连上天都不让他死,呵呵。等他日后接手了莫卡家族,今日的耻辱势必还给北冥随风。

    “看,这不是醒了吗?”北冥随风不冷不热的开口,他的折磨这才刚刚开始,“刚才不过是开胃小菜。”

    “你还想做什么?”威诺沙哑着声音,他真的怕了,北冥随风真的什么都做的出来,听到北冥随风说这才刚开始的时候,一颗心跌入了谷底。

    “爹地,你救救我,爹地我知道错了。”威诺脑袋一转看到不远处的莫卡老头,赶紧推开身上的助理,连滚带爬到莫卡老头的面前,抓着莫卡老头的裤子,就是好一阵哭诉。

    “逆子,你现在知道错有什么用,做事情之前怎么不想想后果。”莫卡老头一脚踢开威诺,就是因为他,才害的他在北冥随风和墨释然面前丢尽脸面。

    “爹地,我错了。”威诺又扑上前,紧紧的抱着莫卡老头的大腿,不断的哭泣着。

    “给我将二少爷带下去,关起来,面壁思过。”莫卡老头冷冷的开口。

    威诺听到莫卡老头的这句话,彻底的松下一口气,他就知道莫卡老头不会不管他的,还是会护着他的。

    威诺赶紧道谢,“爹地,我会好好面壁思过的。”

    佣人这才急急的上前,拉住威诺,威诺将半个身子的重量都压在佣人的身上。

    还没等威诺走几步,就被助理拦住了去路。

    北冥随风看向莫卡老头,“我有说可以走了吗?莫卡老头事情还没有结束吧。”

    “你还想怎么样?”莫卡老头涨红了脸,这北冥总裁怎么着就那么不识趣呢。

    “哼,当然是继续处罚。”北冥随风凉凉的开口,跟他打马虎眼,莫卡老头这是在搞笑吗?

    墨释然走到北冥随风的身边,“北冥总裁,这接下来就交给我吧,你还是回去陪尊夫人吧。”

    北冥随风原本想一口回绝,想了一下,还是答应了墨释然,墨释然的名声也是在外的,将威诺交给墨释然,他很放心,确实出来那么久了,该回去陪景色了。

    “也好,那就麻烦墨总裁了。”北冥随风说完之后,看了一眼莫卡老头和陈安生才离开。

    离开前将助理留了下来,莫卡老头见北冥随风走了,感到心口上的一块石头都轻了不少。

    莫卡老头赶紧对墨释然赔笑,“还真是多谢墨总了,改日一定亲自带威诺上门道歉。”

    墨释然不急不慢的转身,面露嘲讽,“莫卡,你是不是误会些什么了,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就这样放过威诺了?”

    莫卡老头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墨释然的话,他这是什么意思?不放过威诺?那他让北冥随风走干嘛,莫卡忽然觉得自己跟不上他们的脑回路。

    “把他给我带过来。”墨释然对着保镖开口,保镖抓小鸡一般,将威诺拎起来,走到墨释然的面前。

    “把他给我丢下去。”墨释然眼底不带一丝暖意的开口。

    威诺抬头看向墨释然,又是北冥随风那一招?还不能有些新花样。

    保镖顺从的将威诺给丢下池塘,这一次并没有将威诺给绑住手脚,几乎刚入水,威诺整个人就浮了上来,威诺在心底冷笑,看样子这墨释然还不如北冥随风。

    还没等威诺得意够,一个棍子就下来,直接朝威诺的脑门打下来,威诺赶紧躲入水里面,棍子打在水面上溅起一阵阵水花。

    “看到莫卡二少爷就给我打。”墨释然站在岸边,冷酷的开口。

    “是。”众保镖得了墨释然的吩咐,自动的守在一个点,两只眼睛牢牢的盯住水面,只要有动静就打过去,威诺在水底又急又气,不管怎么样他呼吸都要的,不可能一直待在水底不是。

    每当威诺刚刚探出水面的时候,棍子就如期而至,威诺匆忙的吸了口新鲜空气,又赶紧躲回到水里面,这样周而复返,威诺很快就没了力气。

    莫卡老头实在不忍心自己看着长大的儿子受这样的折磨,“墨释然,你够了。”

    “够了?怎么会够呢,还不够。”墨释然嘴角勾出一抹残忍的笑容。

    莫卡老头这才注意到,墨释然是一个比北冥随风还要狠的人。

    墨释然看了眼手腕上的手表,想着温季夏快要醒了,没时间在这里耗着,于是对保镖说,“在这里好好守着二少爷,一直等到二少爷真真认错为止。”

    说完墨释然也不理会莫卡老头,自顾自的离开,惹来莫卡老头又是一阵胸闷。

    陈安然看够了好戏,自然也不会在这里待着,对莫卡夫人说,“妈咪,我陪你进屋坐会吧。”

    莫卡夫人想了一下也就同意了,任由陈安然搀扶着进了屋子,她巴不得威诺出事,自然不会在这个当口为威诺求情。

    莫卡老头想让人将威诺救上来,得到了陈安生的阻止,“爹地,放心吧,墨总有谱在那里,不会伤到威诺的,我们进屋子里吧。”

    莫卡老头咬咬牙,算是同意了陈安生的话,但愿墨释然那个王八蛋不要那么没人性。

    威诺再次出水面,发现岸上的人少了一大半,心凉了一半,现在的意思就是连莫卡老头都要放弃他了?

    墨释然出了莫卡庄园急急的朝医院走去,刚才照顾温季夏的阿姨已经打来电话,说是温季夏已经醒了,但是情绪很不稳定。

    墨释然一颗心都纠到了一起,怎么会情绪很不稳定呢?难不成温季夏是想起了什么吗?想到这里墨释然恨不得背上有对翅膀能够马上赶到温季夏的身边。

    等到墨释然火急火燎赶到医院的时候,照顾温季夏的阿姨,在门口焦急的来回走动着。

    “先生,你可算来了,夫人死活不让我们近身。”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