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二百三十章:用这只手,推得景色

    助理有些委屈,他以为总裁只是吓吓这个女人,谁知道是讲真的,看来他还是没有领悟到总裁的残忍无情冷血。

    助理以极快的速度上前,在所有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手起刀落,碧斯凄惨的尖叫一声,单手捂着伤口处,硬生生的昏迷下去。

    血腥味在大厅里肆意的弥漫着,陈安然看着面前血腥的一幕,有些作呕,忍不住转身干呕起来,助理则淡定的从衣袋里掏出一方手帕,擦拭着手里刀上的血痕。

    莫卡夫人也被那一下吓了一跳,她毕竟活了那么多年,只是一时间的惊讶,很快就镇定了下来,挥了下手,让保镖将碧斯赶紧拖下去,找医生治治。

    她答应了莫卡要留碧斯一命,这次只是个教训,也算是没有违反莫卡老头的要求。

    “北冥总裁,墨总裁,对于二位夫人的事情,我再次说声抱歉。”莫卡夫人说。

    墨释然的面色没有丝毫的变化,依旧是刚进门时的面色,就连刚才惩罚碧斯,墨释然的面色也没有任何的变化。

    “莫卡夫人,你认为事情就到这里就解决了?”墨释然淡淡的出声。

    他知道温季夏是为了景色才跳下池塘的,今天再一次听碧斯提及,墨释然的心中不可谓不震撼,果然是母女连心吗?温季夏明知自己不会游泳,偏偏见景色落水的时候想都不想直接跳了下去。

    墨释然想到这里抬头看了眼北冥随风,这个男人让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胁感,他想着,等为景色和温季夏讨回公道,就带温季夏赶紧离开,离的远远的。

    之前在西西岛就被北冥随风的人给差点查到,这次,景色还看见了温季夏的正脸,更加的不能在国久待了,必须离开。

    莫卡夫人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那不然还要怎么样?

    “墨总裁,碧斯已经认罪了,北冥总裁也处罚过了,看在我的面子上,就此作罢吧。”莫卡夫人想着,今天已经派人去打探过了二位夫人并没有威胁到生命,才松口气,现在也有底气和北冥随风和墨释然这么说话,只是她忘记了,两个男人宠老婆的心,是多么令人发指。

    “我只知道我夫人在莫卡庄园出了意外,还差点见不到我了。”墨释然冷冷的开口,“你们莫卡家族再怎么闹也与我无关,只是不该伤害到我夫人的头上。”

    北冥随风赞同的看了眼墨释然,墨释然说的话,正是他想说的话。

    “墨总裁,你这是说的什么意思。”莫卡夫人勉强的笑笑,真要闹起来,可是两边都得不了好。

    “将人带上来。”墨释然淡淡的说了一声,不一会,就被带进了一个梳着麻花辫的小丫头。

    莫卡夫人不能理解墨释然这是什么意思,这个女佣她还是认识的,是莫卡老头二儿子威诺的贴身女佣,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说说,你那天晚上看到了什么。”墨释然用纯正的英文,问女佣。

    女佣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害怕的看了一眼莫卡夫人,死死的摇着脑袋,就是不肯开口说话。

    陈安然在看到女佣的那一刻苍白了脸色,似乎什么都明白过来了,难怪,难怪母亲今天要拉碧斯出来认罪,原来这真的是一场阴谋,而不是碧斯真的嫉妒景色。

    陈安然忍不住朝莫卡夫人看去,果然看到自家妈咪的脸上出现了慌乱。

    “你要不是,刚才出去的碧斯小姐,就是你的下场。”墨释然冷冷的看着女佣。

    女佣苍白着脸色,额头上的汗水不断的滴落下来,下唇被咬出了一个血印,她该怎么说才是对的?

    女佣被墨释然的保镖强迫着将脑袋按下还留有血迹的地方,女佣推开保镖干呕起来,那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在她鼻尖处散发开来。

    墨释然见女佣依旧死扛着,朝保镖点了下头,保镖从怀里掏出的不是刀,而是一把手枪。

    “还不说吗?”墨释然冷冷的看着女佣,他的耐心在一点点的告竭,他还等着赶紧处理完这里的事情,回去陪温季夏。

    “不可以。”女佣干涩的开口,如果能一枪毙命也是好的吧,至少不用受到非人的折磨,女佣悲哀的想着。

    墨释然冷笑,想死哪有那么容易?墨释然看向保镖,点了下头,保镖的枪从女佣的额头上,缓缓的向下移,一直移到女佣的右手上。

    “用这只手,推得景色吧。”墨释然问。

    女佣摇晃着脑袋,就是不肯说话,保镖毫不怜惜的一枪下去,由于枪是消音枪,只听见女佣一声惨叫,左手捂着右手,血从左手的指缝中不断的流出。

    墨释然和北冥随风就像是看好戏一样看着女佣的哀嚎,莫卡夫人和陈安然心中一跳。

    看向墨释然,他的面色眼底没有丝毫的变化,没有丝毫的波澜。

    “肯说了吗?”墨释然淡淡的问女佣。

    见女佣还是一副嘴硬的样子,墨释然朝着保镖再一次点头,保镖这次一枪直接打在了女佣的大腿上,女佣又是一声凄惨的尖叫,整个人蜷缩在地上,抽动着。

    身下已经汇聚了不少的鲜血,要是再不及时得到医治,怕是就活不下去了。

    “还不肯说?”墨释然挑眉,他倒是有些佩服这个女佣,能够坚持这么久,同时他也很好奇,让她这样死命护着的二少爷到底是什么人。

    女佣紧紧的咬着下唇,担心自己承受不住下一枪,会说出两人的秘密。

    墨释然对着女佣冷笑一声,“莫卡夫人,你说这丫头,嘴巴这么硬,该怎么办呢?”

    莫卡夫人嘴角抽动几下,比起北冥随风,明显墨释然更加的狠绝。

    “墨总裁,会不会是你误会了。”莫卡夫人真希望刚才一枪崩掉的是这个女佣的生命,这样子就不用提心吊胆,反正人死了也是死无对证。

    “误会?怎么会误会呢,莫卡夫人查不出真相,我只好亲自来查了。”墨释然冷笑,搞到这个丫头费了不少力气。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