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二百二十八章:讨个说法

    就在景色慢慢失去意识的时候,景色只听到扑通一声,水花四溅。

    景色猛地睁开眼睛,既然想起了记忆,那便也想起了自己也是会游泳的,景色动了下身子,脚脖子处好一阵抽痛,景色紧紧的忍住脚痛。

    “夏姨,你在哪。”景色破出水面,大声喊道,水面上并没有温季夏的身影,景色心下一沉,深吸一口气,又潜入水底。

    直到最后将温季夏拖到岸边,景色整个人,丝毫没有防备的突然间倒下去,晕倒前还在想着,她景色的一世英名不会就要毁在这里了吧。

    等景色幽幽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大床上,入眼的是北冥随风狼狈的脸,大大的黑眼圈,青色的胡渣,感受到景色醒来,北冥随风对上景色的眼睛,沙哑着声音,“你醒啦。”

    景色听到这句话,鼻子一酸,眼里唰的一下就流下来,她还活着,她没有死,她以为她死定了,再也见不到松果宝贝了,真好她还没有死。

    北冥随风被景色吓了一跳,手忙脚乱的擦着景色脸上的泪珠,“色色,怎么了,别哭啊你。”

    景色只是哭着不说话,北冥随风慌乱的擦去景色的眼泪,“怎么了,你倒是说啊,这不说话是几个意思。”

    “渴,我好渴。”景色可怜兮兮的开口,眼眶和鼻尖都是红红的,她喉咙干的都能冒烟了。

    北冥随风一听,简直哭笑不得,原来,景色这么委屈是因为渴了,还真是小孩子心性,就是松果宝贝都要比景色成熟太多,心里暗暗的想着。

    北冥随风手忙脚乱的走到桌子边上,倒了一杯开水给景色,景色伸手想要接过来,北冥随风一个侧身,避开了景色的手,一屁股坐到景色的旁边,将水递到景色的嘴边。

    景色也不矫情,就着北冥随风的手,咕咚咕咚的喝了好几口才作罢。

    一直到一碗的白开水,见底了,景色抬起头,粉红色的小舌头在嘴边舔了一圈,看的北冥随风口干舌燥,“我还要。”

    北冥随风收起冒着绿光的眼神,站起身,又给景色倒了一碗开水。

    景色咕咚咕咚喝的有些急,北冥随风眼神一暗,“喝慢些,没有人和你抢。”景色摇着头,不听北冥随风的话,一直到连喝了好几碗的水才罢休。

    北冥随风扶着景色半躺在床上,“色色,你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掉入水里。”

    景色动作突然间停住,她想起来了,她是被一个黑影推入池塘里,然后温季夏自己跳了下来,她为了救温季夏才惹得自己筋疲力尽。

    “有人推我。”景色眼里闪过狠厉的眼神,很明显那个推她的人,是故意的,有针对性的。

    她在国又没有得罪什么人,倒底是谁要置她于死地。

    北冥随风脸色彻底的阴沉下来,原来真的有人要置景色于死地,到底是谁又是为什么。

    这些就要让莫卡夫人给他一个交代了,他的女人可是在莫卡庄园出的事情。

    “北冥随风,夏姨怎么样了?”景色忽然想起温季夏,急急的开口。

    夏姨也真是的,明明不会水,怎么就那么贸贸然的下水,要不是她,两个人就要一同死在了池塘里。

    “她没事。”温季夏具体的情况,其实北冥随风也不太清楚,他自从景色昏迷之后就一直守着景色,没有离开过半步,现在景色醒了他终于可以去找那些人算算账了。

    “景色,你叫我什么?”北冥随风后知后觉的发现景色叫了他的全名,一股莫名的恐慌围绕着他,景色失忆之后就没那么一本正经的叫过他名字。

    “疯子……”景色咬着嘴唇,别开视线,心中一阵阵的抽痛着,她不知为何,总感觉现在的幸福是一种错觉,就像是偷来的幸福。

    北冥随风听到与之前无二的称呼,才松了口气,对,就是这样才是对的。

    “色色,你先好好休息,我有事情去去找回来。”北冥随风让景色平躺在床上,细心的将被子给景色盖上。

    景色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天花板,想着那天晚上的事情,北冥随风就想出去,景色突然间伸手拉住了北冥随风,“疯子,我想亲手惩罚害我的人。”

    “好。”北冥随风同意了,他能够想到,景色不是吃亏的人,别人欺负了她,她必回百倍的奉还。

    “等我回来。”北冥随风细心的将景色的手塞到被子底下,然后拿着助理早就准备好的衣裳走进洗手间,等出来的时候,身上丝毫找不到狼狈样。

    北冥随风在景色的额头上亲了一下,才大步流星的往门外走去,景色等北冥随风离开后才睁开眼睛,满眼的复杂。

    “去莫卡庄园。”上了车,北冥随风身上的温顿瞬间降下十几度,眼睛里都是寒霜。

    他只要一想到,那天晚上看到景色苍白着脸上躺在地上的模样,心就痛的厉害,这几天景色一度发烧到四十度,他寸步不离的守在景色的床边。

    助理连忙将车开往莫卡庄园,看来总裁这是要去找莫卡庄园的算账,哼,谁让夫人在他们的地方出了事情,那天晚上总裁看到夫人毫无声息的倒在地上,总裁那副表情他至今不会忘记,谁都不准碰夫人,谁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不过一个宴会闹出了这样的事情。

    北冥随风一直到了莫卡庄园也是阴沉着脸,下了车,大步的朝前走,半途中正好遇上一同来要个说法的墨释然,两人一同进了屋子。

    “夫人,北冥总裁和墨总裁来了。”管家对莫卡夫人说。

    莫卡夫人揉着一阵阵抽痛的太阳穴,“让他们进来。”

    那天宴会北冥夫人和墨夫人都在莫卡庄园出了事情,他们两个要来讨说法的事情莫卡夫人自然早就想到了。

    幸好二位夫人都没有出什么大事情,不然莫卡家族就彻底惹上了麻烦,想到这里莫卡夫人对闹出这样事情的某个人恨的厉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