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二百二十七章:温季夏,夏姨

    陈安然轻描淡写的瞥了一眼陈安生,她的事情?她能有什么事情,去跟莫卡老头见面吗?

    陈安生见陈安然若有所思的样子,也不继续在这里待下去,拔腿朝大厅走去。

    景色本以为自己还能记得回去的路,没想到,最后还是迷路了,景色犹豫的看着面前的几道分岔路口,不知道该怎么选择。

    景色凭着感觉走向其中的一道岔口,那一道岔口越走越黑,越来越没有热闹的声音,景色的心不停的跳动着,幻想着所有光怪陆离的场景。

    景色停下脚步,也不继续朝前面走,转身原路返回,走到一半的时候突然跳出一只猫吓了她一跳,景色紧紧的咬着嘴唇,刚才出来的时候并没有带手机出来,所以,她现在就是想找北冥随风都没有办法。

    由于天太黑,景色根本看不清脚下的路,一个打滑,直接摔倒在了地上,“啊。”景色忍不住惊呼出声,脚脖子处一阵阵的抽痛着。

    这下子想站起来都没有办法了,景色沮丧的瘫坐在原地,干脆扯开喉咙吼着,“有人吗?”

    一连吼了几声,都没有人应答,景色抓起身旁的一颗石子,直接丢进不远处的池塘里,这莫卡庄园那么大,那么有钱,怎么庄园里都没看见什么佣人。

    景色深吸一口气,用手支着地上,慢慢的站起来,站到一半的时候,因为太过疼痛,没有力量支撑,整个人又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我景色一世英名,不会就要交代在了这里吧。”景**哭无泪,她还不想那么早死啊,还没有和北冥随风生猴子,还没有见松果宝贝长大成人,怎么能够死呢?

    景色咬着下唇,一咬牙再一次尝试站起来,结果还是同之前一样,只要一用点力气,脚就锥心的疼痛。

    “有没有啊啊啊啊啊啊。”景色尖叫着,她好怕这个院子,她刚刚还听有莫名其妙的声音。

    “别叫了,我扶你起来。”就在景色濒临绝望的时候,突然间出现了一个声音,这个声音,正是季如夏的声音。

    景色抬起头,窒息般看向那个人,当借着月光模糊的看着和季如夏长的像后,一颗心飞快的跳动着,景色干涩着喉咙,“妈咪。”

    “季如夏”抬头,不明白眼前的这个人为什么要叫她妈咪。

    “小姐可是认错人了?”她轻柔的说着,将景色从地上扶了起来,景色大半个身子的重量都靠在她的身上。

    “不会的,我怎么会认错呢?你就是我妈咪。”景色牢牢的盯着“季如夏”的脸,当看见“季如夏”脖子上的那颗痣都和季如夏一模一样后,景色心中产生了浓郁的感觉,眼前的这个女人就是自己的妈咪。

    “妈咪,我是色色啊,你不认识我了吗?”景色颤抖着嘴唇,直接一滴眼泪从景色的脸颊中划过。

    “季如夏”叹口气,揉着景色的头发,“小姐,你真的是认错人了。”

    景色牢牢的看着“季如夏”,不放过她脸上的一丝表情,触及到“季如夏”的眼神的时候,景色一颗心不断的往下坠,这个人确实不是妈咪,妈咪看她的眼神是宠溺柔情的。

    景色咬着嘴唇,怪她反应过激了,妈咪明明在旅游,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景色呼出一口气,平复了下心情,“那,这位夫人,可以问一下你的名字吗?”

    “季如夏”温婉的笑着,“我叫温季夏。”

    温季夏?景色将这个名字在嘴里反复的咬着,和妈咪的名字也很像,长得也一样,这是缘分啊。

    “那我就叫你夏姨吧。”景色说,她一见温季夏就有特别的好感。

    温季夏被景色脸上的笑容狠狠一震,触动了最心底的某个角落,这个女孩,她很喜欢,没有任何缘由的喜欢,温季夏的表情忍不住柔和了一点。

    “好。”温季夏浅笑着,“你……还能走吗?”

    “好像不能,太疼了。”景色整张脸都皱到了一起,只要一碰脚脖子处就疼的厉害。

    “夏姨,我叫景色。”景色说。

    “好,景色,那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叫人来。”温季夏知道自己的力气背不动景色,只好让景色暂时在这里先待一下,温季夏疑惑的看着周边,莫卡庄园她不是第一次来,怎么会一个佣人都看不到。

    “好。”景色点头,现在确实只能如此了,看温季夏的样子也是从大厅里出来的,身上也没有带什么通讯工具。

    温季夏将景色扶到一旁的石头上,让景色先坐着,自己则转身朝外边走去。

    景色感慨的看着温季夏的背影,在黑暗中温季夏的背影都和妈咪一样,就连走路的姿态都那么的像。

    “唔。”一时间从景色后边冒出了一个人,捂住景色的嘴,景色拼命的挣扎着。

    温季夏听到身后有动静,转身,就看见一个黑影将景色推入了池塘,一声落水声之后那名黑影赶紧跑开。

    温季夏来不及追究黑影的去向,急急的跑向池塘,黑夜里完全看不到情况,“有没有人啊,救人啊。”

    温季夏大喊着,脱了高跟鞋就跳入池塘里。

    景色没想到那个人会在温季夏转身的那一刻将她推入池塘,水淹没景色的时候,一股浓重的死亡感扑面而来。

    入水的那一刻,景色悲伤的想着,她就应该听北冥随风的话,好好学游泳,现在也不至于处于那么被动的状态。

    胸中的空气渐渐的稀少,无数的记忆涌入脑袋里面,在死亡的前一刻,她想起了所有失忆前的事情,妈咪失踪,季如秋带着景知进入景家,景宸生病,自己被迫离开北冥随风,还有松果宝贝……原来她的九年是这样的,不是北冥随风说的那么美好。

    景色的脸上一片湿润,分不清楚是池塘水还是泪水,她不明白,为什么她都这样对待她的疯子,她的疯子还愿意这么爱她,可是她不配,她也不能和疯子在一起。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