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二百二十五章:最花心的老头

    陈安然耸肩,莫卡族长一直觉得她是不务正业,不好好去集团上班,反而要捣鼓一些用不到的东西,想着是丢了他的脸,明令暗止不准她捣鼓那些东西。

    “景色,陪我出去走走吧。”陈安然一口喝尽杯中的喝酒,将酒杯,放到侍从的托盘上。

    这晚宴的大厅太过压抑,里面的人都笑着,却不知这份笑有几分真,陈安然见多了不一样的嘴脸,今日看着这场宴会有些作呕,若不是莫卡夫人逼着,她也不想过来。

    “好。”景色答应了陈安然,陪着陈安然朝大厅外面走去。

    陈安然刚走到大厅就被莫卡夫人的人给拦住了,看得出是特意安排在这里,不让陈安然出去的,“大小姐,夫人有令,宴会结束之前您不准出去。”

    “我想出去,你能把我怎么样?”陈安然抱胸,嘲讽的看着保镖,就派个人就想拦住她,未免有些太天真了吧。

    陈安然看向景色,景色一下子就懂了陈安然的意思,假意的上前一步,“我们就去外面走走,不去哪里,一会就回来。”

    保镖想着,莫卡夫人没有说不准其他人出去,只说了大小姐不准出去,那么这个女人出去应该是可以的,“您可以出去,大小姐不可以。”

    保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景色推了一把保镖,陈安然见准时机跑了出去,保镖还没稳住身体,景色一脚踩在保镖的脚背上,细长的高跟,一脚下去,堂堂七尺男儿,一下子红了眼眶,单脚在地上蹦跶,一只手捂着脚。

    “大小姐。”保镖只来得及叫一声陈安然,面前就不见了陈安然的身影,保镖暗骂一声,见许多宾客都将视线转向这边,也不敢再叫,直接去找莫卡夫人。

    陈安然拉着景色跑出好远才停下脚步,“哈哈哈哈,那个保镖太蠢了。”

    景色捂着肚子,回想着保镖的狼狈样,心情大好的笑出声,刚才给了景色回到小时候和季念一起为非作歹的回想。

    “景色,走吧,我带你逛逛莫卡庄园。”今晚的宴会就是在莫卡庄园举行,莫卡老头因为身体原因,不能出席,其他几名夫人还有孩子都被莫卡老头带到了一个郊区的别墅,静养。

    莫卡庄园名声在外,景色也是十分的好奇,也就不推辞,陪着陈安然慢慢悠悠的闲逛在莫卡庄园。

    景色听陈安然絮絮叨叨的讲着莫卡家族的事情,听着陈安然的抱怨,她也不打断陈安然的抱怨,任由陈安然向她抱怨着。

    “莫卡老头是我见过最花心的一个老头,没见过比他还要花心的,安生两岁的时候,莫卡老头就娶了二老婆。”陈安然愤愤不平的开口,她亲眼见着莫卡夫人从最开始的挣扎到最后的麻木。

    “我听外界传闻,莫卡先生,对他的大女儿很好,那不就是你吗?”景色皱眉,难不成外界传闻有误?

    “没有错,莫卡老头对我是很宠溺。”陈安然大大方方的承认,莫卡老头就是对她期望太高,所以最后她给莫卡老头的失望也越大。

    “因为我是莫卡老头第一个女儿,所以莫卡老头对我可谓是有求必应,包括后来出生的安生都没办法和我相比,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有了一个两个的弟弟妹妹,那时候我不喜欢别人抢了莫卡老头的宠爱,于是各种明害暗害莫卡老头的那些儿女。”陈安然想起以前也觉得有些好笑,小孩子的争宠心理其实很奇怪,无非就是赶走他们,她自然也不例外,在所有人都没注意的时候将那几个孩子带出了莫卡庄园,后来险些落入人贩子的手里。

    她在事发后只是委屈的看着莫卡老头,莫卡老头便心软的一塌糊涂,力压众人的争议,让大家不准再提及这件事情,莫卡老头这么多年只在她调香一事上执拗过,那一次差点断了父女关系吧。

    “莫卡老头对于我的母亲也是有感情的,虽然后来有那么多的女人,却不允许那些女人对我母亲不敬,再加上我母亲本人很强势,那些女人也不敢惹到我们三人的头上来,出了事情也是打落牙和着血往肚里咽,最近莫卡老头的身体愈发的不好,那些人也就动了心思,莫卡家族偌大的家业总要瓜分一块才满意。”陈安然感慨道,她和陈安生对于莫卡家族的产业并没有放在心上,反倒是那些人心心念念。

    莫卡夫人忍气吞声那么多年为的也是莫卡家族的产业,自然不会轻易的罢休,

    “所以莫卡夫人举办这个晚宴的原因就是像外界人证明莫卡家族继承人永远是你们两个?”景色想莫卡夫人这么急着举办宴会,就是想着绝了一些小人的心,省的那些小人,会联合其他的人一起对付他们母子三人。

    “没错,主要是介绍安生,莫卡老头对我很好,对安生反倒是一般,莫卡老头这么多年,我都没看懂他在想什么,看着笑眯眯的好说话,其实话都打着太极。”陈安然从小便被莫卡老头带在身边,按理说应该是最了解莫卡老头的人,偏偏这么多年,她对于莫卡老头从来不了解。

    “景色,莫卡老头在外面有多少的私生女私生子没人清楚。”陈安然烦透了莫卡老头的花心,处处留情,她小时候上学的时候,出现过同桌前桌都是她妹妹的情况。

    甚至走在路上都有人拿着亲子鉴定书给她,告诉她自己是她的弟弟或者是妹妹,希望她能多照顾一点。

    “哇塞,安然姐姐,那你的童年真的十分神烦。”时不时的冒出一个自己不认识的人说是自己的弟弟妹妹,想想都烦,幸好景松只有景知一个私生女。

    咦,自己怎么把景松这个人物给忘记了,哎,怎么说也是自己的爹地,怎么就给忘记了呢。

    难不成也和妈咪一起去旅游了?直接告诉她,这九年里,季如夏和景松并没有继续在一起。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