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二百二十四章:我酒量不好

    “我不接受专访。”北冥随风冷漠的回答,丝毫不留给碧斯一点余地。

    碧斯脸上闪过一丝难堪,她没想到北冥随风居然拒绝的这么彻底,以为北冥随风会看在她识相的面子上,答应了。

    既然北冥随风不愿意,那么碧斯自然不能勉强,脸上勉强的笑笑,刚才她被北冥随风拒绝的消息一定会很快就传到其他人耳朵里,等结束了晚宴,少不了一顿嘲笑。

    “碧斯,你怎么在这?”莫卡夫人听到这边的动静,急急的走过来,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没想到看见一个不该出现在晚宴上的人,莫卡夫人的脸上很是不好看。

    “大妈。”碧斯似乎很怕莫卡夫人,浑身颤抖了一下,她真的很怕莫卡夫人,莫卡夫人平时看着笑眯眯的,狠起来比谁都要狠。

    “碧斯,你在和北冥总裁说什么啊?”莫卡夫人看向北冥随风,她就知道这个丫头不会那么让人省心,一个没注意就溜进了晚宴,还想勾搭北冥随风,现在看来是被打脸的节奏。

    莫卡夫人直接挥手,对身后的保镖说,“碧斯小姐,身体不舒服,你们带她房间休息。”

    在这期间,碧斯一直不敢抬头说话,这一切都是她的错,明明被告知不能参加晚宴,还是偷偷溜了进来,不知道晚宴结束后,莫卡夫人会怎么对付她。

    碧斯不发一语的便被保镖带走了,莫卡夫人这才抱歉的朝北冥随风笑笑,“北冥总裁,真不好意思,是我没有管住她,给你们带来麻烦了。”

    “没事。”北冥随风也没将碧斯放在心上,只要不是给景色惹麻烦都好说。

    “哦,对了,给北冥总裁介绍一下我的女儿。”莫卡夫人晚上举办晚宴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向外界介绍她的一双儿女。

    “安然,快过来。”莫卡夫人对着门口招手,喊了一声安然的名字。

    景色听到熟悉的名字,朝门口看去,那个安然就是之前在冰淇淋店的陈安然,这个世界是不是太小了,一切居然这么凑巧。

    “安然姐姐,你是莫卡夫人的女儿?”景色惊讶。

    陈安然也没想到会在晚宴上能看见景色,有些意外的错愕了一番,随即笑着捏了一下景色的脸颊,“是啊,景色,我们又见面了,还真是有缘分。”

    陈安然看向景色身边的北冥随风,一瞬间就猜到了北冥随风的身份,有些好笑的摇头,她的母亲还想着将她嫁给北冥随风,没想到北冥随风已经有了妻子。

    “安然,你和北冥夫人认识?”莫卡夫人倒是有些意外,不过莫卡夫人还是很高兴陈安然认识景色,多一个有能力的朋友,有用太多。

    “嗯,北冥夫人可是我店里的常客。”陈安然似笑非笑的看着莫卡夫人,她自然明白莫卡夫人打的什么主意,哎,其实她和陈安生对于莫卡家族的产业压根没有多少兴趣,拿到了又能怎么样?没有他们又不是活不下去。

    “原来如此。”莫卡夫人满意的点头,“安然,既然你和北冥夫人熟识,那么北冥总裁和北冥夫人就交给你招待了。”

    “好。”陈安然笑着送莫卡夫人离开,在看不到莫卡夫人后,一屁股坐到了一旁的沙发上,刚才的假笑累死她了。

    “安然,你真的是莫卡夫人的女儿?”景色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世界上有那么巧合的事情。

    “嗯哼,如假包换,你没发现我和我妈咪长得很像吗?”陈安然仰起笑脸,让景色看个清楚。

    景色就说,第一眼见到莫卡夫人的时候怎么就觉得眼熟。

    “景色,给。”陈安然从路过的侍从手里拿了两杯红酒,一杯递给了景色。

    景色犹豫的接过,然后看向北冥随风,北冥随风说过,以后喝酒要经过他的允许才行。

    陈安然饶有趣的看着两人的互动,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勾起一抹头发,把玩着,“景色,不是吧,喝个酒还要北冥总裁同意?”

    “我酒量不好。”景色不好意思的开口,她的酒量岂止是不好,简直就到了一杯倒的地步。

    现在又是在别人的晚宴上,喝醉酒,到时候发酒疯,那洋相就出大了。

    “嗯哼。”陈安然也不勉强,对着景色一举酒杯,直接喝了下去。

    景色拉着北冥随风坐到陈安然的对面,手中的红酒杯早已经递给了北冥随风。

    听着两个小女人讲话,北冥随风也觉得有些不自在,在景色耳边说了几句话,“色色,我去和处理点事情,你在这里待着,不要乱跑。”

    “嗯。”景色点头,这个晚宴没她想的好玩,也不认识参加晚宴的人,一晚上可把她无趣坏了,难得现在出现了自己认识的人,景色自然要和陈安然念叨念叨。

    北冥随风放心的将景色交给陈安然,他看得出陈安然对景色没有恶意,再者能在莫卡家族还能脱身出来自己开店的,陈安然的能力也不容小觑,景色待在她的身边,他很放心。

    见北冥随风走了,两人聊的话题就没了下限。

    “安然姐姐,你既然是莫卡家族的大小姐,怎么还自己开冰淇淋店?”她听疯子说过,莫卡家族的每个人,都要参与到传媒事业上。

    陈安然又抿了一口红酒,“莫卡家族的大小姐怎么就不能开冰淇淋店了?”

    “景色,你是不是刚才碰见过碧斯?”陈安然若有若无的闻到一丝属于碧斯身上的气味。

    “啊?这你都知道。”景色惊讶。

    “你身上有那个女人的味道。”陈安然确定了之后又继续坐回原味。

    景色抬起手臂,闻了一下,自己身上确实是有那么一股香味,很淡,这都能闻的出来,景色佩服的看向陈安然。

    “嘿嘿,这不算什么,你姐姐我以前可是学调香的。”陈安然颇有些怀念。

    “那怎么又来开冰淇淋店?”难不成是闲的发慌?

    “莫卡老头觉得我给他丢脸,不准我调香。”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