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二百二十章:还不抓紧时间

    “不然,你把我按到床上干什么?”北冥随风调侃景色。

    “不许胡说。”景色恼羞成怒的扑上前,一把捂住北冥随风的嘴巴。

    北冥随风闷笑出声,伸手抓住景色的小手,在嘴边亲吻了一下,“色色,这么容易害羞,倒是让我有些不习惯了。”

    景色鼓着腮帮子,瞪圆了眼睛,听疯子的意思是,她以前厚脸皮?

    景色犹豫了一下,在北冥随风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直接朝北冥随风的嘴唇亲去,然后抬头看北冥随风,“疯子,这样是不是长大后的我?”

    北冥随风眼珠的颜色慢慢的加深,捏住景色小腰的手,也不断的用力,刚才那一瞬他真有种景色恢复记忆的错觉。

    景色见北冥随风没有反应,眼珠一转,对着北冥随风的薄唇又亲了一口,遵循着记忆中的模样,用一根食指挑起北冥随风的下巴,“疯子,你是姐的人,以后眼里只能有我知道不。”

    北冥随风喉咙一阵干涩,“好,我只是你的人,你要看紧我,不要让别人将我抢走。”

    这个场景是在某次欢爱之后,景色对北冥随风做的动作,北冥随风也遵循着记忆中的场景,再次说出了这句话。

    景色脑中又刺痛了一下,消失的记忆渐渐的清楚明朗起来,这一句话是北冥随风曾经说过的。

    “可是疯子这么优秀,会有很多人觊觎的,我怕。”景色太阳穴又跳动了几下。

    “不怕。”北冥随风轻啄了一口景色的脸。

    那时候景色在心底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努力成长,让自己变的强大,足够有底气站在北冥随风的身边。

    “疯子。”景色紧紧的抿着嘴唇,满头的冷汗,她有些分不清楚这是现实,还是记忆。

    “色色,怎么了?”北冥随风发现景色不对劲,赶紧低头看向景色,景色的嘴唇渐渐变的苍白。

    “别动,让我靠一下。”景色将脑袋埋入北冥随风的胸前,等着脑中这一阵尖锐的疼痛过去。

    北冥随风担忧的看着景色,一动不动的保持着原先的动作,“色色,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景色等着脑中的这一阵疼痛过去之后,才从北冥随风的怀里出来,“没事了,之前就是想起了一些什么,脑子有点疼。”景色说着,拍打了一下脑袋。

    北冥随风观察着景色的脸色,确定她没事之后才放下心,“色色,以后有哪里不舒服要记得说。”

    “知道了。”景色吐出胸口的一股浊气,不知为何,她有种预感,她的记忆可能马上就要想起来了。

    北冥随风想着等国的事情结束之后,马上带景色回市,绝对不在这里多待一秒。

    “疯子,你的领带怎么还没打好啊。”景色惊讶的看着北冥随风的领带。

    她还没见过北冥随风系粉红色的领带,一时间觉得有些惊奇。

    “咳。”北冥随风想起自己拉景色进来的事情,光明正大的将景色的小手,往领带上放,“我的领带当然由老婆来系。”

    景色傻眼了,“所以说,你刚刚拉我进来就是为了让我帮你系领带?”

    “嗯,不然呢?”北冥随风点头,伸手揉乱了景色的一头长发,“你还真以为我要对你做些什么?”

    景色有些不好意思的低头,她之前确实是那么以为的,谁知道北冥随风拉她进来是为了系领带啊,景色翻了个白眼,嫩白的小手戳着北冥随风的胸口,“你说说,直说不就好了,干嘛还逗我?”

    北冥随风抓过景色的小手,“老公我见夫人你想玩,自然是要配合的。”

    “少来。”景色从北冥随风的手里抽回自己的手。

    门口,助理咬着牙,一直来回不断的转着圈圈,纠结着自己应不应该敲门,提醒一下总裁时间不多了,万一总裁和总裁夫人,正浓情蜜意,他这么一打扰,他敢保证,明天总裁就将他送到非洲去了。

    助理双手背在身后,焦急的来回走动着,造型师看着助理有些头晕,赶紧拦住助理,“先生,你倒是催一下,北冥总裁,我们这还要时间给夫人梳妆打扮呢。”

    助理抬手看了眼手表,确实快要来不及了,助理走到门前,抬起手,闭上眼,就想要敲下去,最后动作还是停在了半空中,原谅他做不到啊。

    助理恨恨的放下手,转过身背对着门,“你来。”助理对造型师说。

    造型师翻了个白眼,真是胆小,求人还不如求己,造型师敲门的动作停在半空中,趴在门上听着里边的动静。

    “你这是做什么,要敲门就快点啊。”助理一扭头,发现造型师偷听的行为,皱着眉头。

    造型师对着助理冷哼一声,轻轻的敲了几下门,柔声的开口,“北冥总裁,在吗?参加晚宴的时间不多了。”

    一连说了许多遍,北冥随风还是没有出来。

    助理对着造型师冷笑几声,“就你这比蚊虫大点的声音,叫和不叫有什么区别?”

    造型师冷哼,一转身,直接对着门重重的敲打。

    “你这是做什么?”助理被突如其来的敲门声给吓了一跳,急忙开口。

    “不是你说的吗?刚才的声音不够大,那现在够大了吗?”造型师双手抱胸,淡淡的瞥了一眼助理,“北冥总裁,时间快到了。”

    助理被造型师这声音,给惊到了,这绝对不是一个女人能发出的声音,太响了。

    助理条件反射的捂住耳朵,“你喊那么大声干嘛啊,是不是女人啊。”

    造型师被助理的这句话逗笑了,挺起自己的胸膛,“瞧仔细了,好好看看我是不是女人。”

    助理红着脸别开眼,这女人怎么就那么开放呢?

    “疯子,是不是在叫我们?”景色仰起头看向北冥随风,她怎么还隐隐约约有听到两个人的吵架声。

    “嗯。”北冥随风的听力很敏锐,在助理和造型师在外边争议的时候,他就已经听到了。

    “色色,还不抓紧时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