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二百一十九章:抓紧生猴子

    “姐姐,你弟弟我是那么没品的人吗?”陈安生轻笑,重新拿回桌子上的书,继续看。

    陈安然见陈安生不愿意再理她,无趣的耸肩,扭着小腰朝柜台走去。

    一路上北冥随风的脸上都不太好看,景色悄悄的看向北冥随风的脸,在北冥随风眼神飘过来之际,又很快的转回去。

    一直到车上,北冥随风都没有和景色说话,景色咬着嘴唇,拉了一下北冥随风的衣角,“疯子,你是不是生气了?”

    北冥随风冷哼一声,将视线看向窗外,景色咬了一下嘴唇,继续开口,“疯子,你不要生气了,我就是闲着无聊,才出来逛逛的。”

    北冥随便继续沉默,景色继续开口,“疯子,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没有出现什么问题吗?”

    景色念叨了许久,北冥随风依旧沉默着,不发一言,景色突然间红了眼眶,一副欲哭的模样,北冥随风叹了口气,将景色抱住,“你这么贸贸然出来,万一遇上危险怎么办?”

    他就是舍不得景色掉一滴眼泪,天知道他听到景色出去后,那种紧张的心理,不止因为危险还因为国是她此前居住过的地方。

    “怎么会出现危险呢?不是还有助理和我一起吗?”景色丝毫不觉得有什么危险,而且她还觉得国特别熟悉。

    说到这一点,景色拉住北冥随风的胳膊,“疯子,我以前是不是在国待了很长时间?”

    北冥随风心脏突然间一跳,抱着景色的手颤抖了一下,“你为什么这么问?”

    “记忆中总感觉在y国待了许久,而且今天那个冰淇淋店的姐姐也说我以前经常去吃冰淇淋。”景色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北冥随风。

    “嗯,你以前是在国待过一段时间,度假。”北冥随风随意的应了一声,见景色还想继续问下去,赶紧开口转移话题,“今天晚上莫卡家族举办了一个晚会?想去吗?”

    晚会啊?她双眼发光的看着北冥随风,点了几下脑袋,表示她要去晚会。

    北冥随风对着司机说了一声,“回酒店。”

    在回去的路上助理很有眼色的打点好了一切,化妆师,造型师,礼服等等都已经在酒店等着景色。

    景色看着一排排衣架抬进房间,惊讶的出声,衣架上的礼服都很美,景色看的眼花缭乱。

    “夫人,您看这件白色的礼服怎么样?”造型师从其中一排衣架中,拿出一件白色的礼服,礼服是抹胸的,胸前点缀着几朵小花。

    “不喜欢,我不喜欢纯白。”景色微笑着摇头,转了一个身,在另一排衣架上看着礼服,指尖一点点的在礼服中划过去,这个场景似乎之前发生过。

    景色感受着记忆的波动,手无意识的朝脖子处摸过去,“珍爱。”景色喃喃了两句。

    “啊,夫人您说什么?”造型师只听到景色开口说话的声音,却没有听清景色在什么说。

    “没什么。”景色甩了下脑袋,等着那一阵阵的刺痛过去,才抬起头继续看着礼服。

    “夫人,这件怎么样?酒红色的拖地长裙,也衬您的肤色。”造型师继续从一堆的礼服里,挑出一件礼服,咨询景色的意见。

    景色照旧摇头,红色太过招摇,对了,她还不知道莫卡家族今晚举办宴会的目的。

    景色走出房间,并没有看到北冥随风的人影,问了助理才知道,原来北冥随风也去换衣服了。

    “疯子,晚上莫卡家族举办什么宴会?”景色走到房间门口,抬手敲了几下门。

    等了一会,没有等来北冥随风的回答,景色又重新问了一遍。

    北冥随风忽然拉开房门,正好和景色对上,北冥随风已经换好了西装,依旧是那套黑色的西装,只是领带换成了粉红色,领带松松散散的挂在北冥随风的脖子上,还没有系好。

    一眼就能看出来,北冥随风没来得及系列带。

    “外国人举办宴会,哪有那么多原因。”北冥随风懒懒的开口,在景色的诧异中,一把将景色带进了房间,顺带用脚踢上了房门。

    “疯子,你这是干嘛。”景色紧张的吞咽了下口水,北冥随风该不会是想在这个关头兽性大发吧,景色警惕的看着北冥随风。

    她可不想到时候去宴会的时候,双腿是颤抖的,整个人还要包裹的严严实实,景色不动声色的朝后边退了一步。

    北冥随风好笑的看着景色警惕防备的模样,他就知道这个丫头又想歪了,不过逗逗也不错。

    北冥随风一步步的朝景色走去,在靠近景色的时候,一把扯住景色的小腰,“现在时间还早,我们抓紧生猴子。”

    “别别别,疯子,你冷静,外面这么多人,多不好啊。”景色赶紧推了一把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用另一只捏住景色的下巴,“小丫头,我们是夫妻,又不是偷情,有什么不好的。”

    “疯子,你累了一天,还是好好坐下休息一下吧。”景色眼珠一转,将北冥随风按到床上坐好,就想退后几步,哪知北冥随风手中一个用力,景色摔入了北冥随风的怀抱。

    “原来色色那么迫不及待啊。”北冥随风在景色的耳边吹了口气,故意暧昧的开口。

    “疯子,你想哪里去了。”景色推着北冥随风就想站起来,结果北冥随风的双手将她禁锢的死死的,她完全动弹不得。

    “哦?我想的难道不是色色你想的吗?”北冥随风亲昵的开口,眼里只有宠溺的笑,半点都看不到在面对外人时的冰冷。

    “当然不是。”景色大吼一声。

    “色色,我都还没说什么,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色色?嗯?”北冥随风心情大好的笑出声,他发现景色失去记忆后,越来越不禁逗了,只要一逗就脸红。

    也难怪,毕竟景色现在的心性也只有十六岁。

    “北冥随风。”景色羞愧的怒吼一声,他明明知道,还故意逗她,太可恶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