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二百一十一章:二打一妥妥的

    只要蹲下来,裙底下的风光就能一览无余。

    西米没想到景宸会纠结她的裙子问题,“景宸哥哥,我穿成这样没碍着你什么吧,总比有些人什么都不穿就出来的好。”

    西米凉凉的开口,不等景宸说什么,直接拉着松果宝贝走向屋子里面。

    景宸站在原地愣了几秒,一直到西米和松果宝贝的身影消失在了院子里,才拔腿朝屋子里走去,他还是想不通,西米后面那句话的意思是什么。

    “西米姨,你怎么了。”松果宝贝敏锐的发现西米姨的情绪不对劲,西米姨以前对待舅舅根本不会那么犀利,一直是小女人的状态。

    “没怎么,就是想通了一些事情。”西米轻描淡写的摇头,明显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见西米一脸沉重的样子,松果宝贝识趣的不再提及景宸。

    客厅里,季念坐在沙发上,手中拿着一本书在看,松果宝贝凑近了看,才发现季念看的是中华上下五千年,松果宝贝忍不住汗颜。

    “姨婆,你怎么没事干,历史书啊。”松果宝贝坐到季念的身侧。

    “哦,我今天出去办事,在回来的路上有个算命的,说我会穿越,我就想着没准真的穿越了,找本历史书看看,以后到古代去还能当个神棍什么的。”季念淡淡的开口,将手中的中华上下五千年,拿一根书签夹起来,放大茶几上。

    楚墨刚跨进大厅,就听到季念说穿越的话,一张脸,从头黑到尾,快走几步走过去,硬生生的挤开松果宝贝,双手掰着季念的双肩,严肃认真的看着季念,“骗子的话你也信,他是不是还说你以后会当皇后啊。”

    季念认真的点头,“你怎么知道,那个算命的说了,我是皇后命。”

    松果宝贝用手捂住脸,姨婆出去一次这都遇上什么人了呀,穿越,皇后都出来了。

    楚墨的双眼里,燃烧着熊熊烈火,霸道的圈住季念,“季念,我告诉你,你就算当皇后,也是我的皇后,你等着,我给你打出一片江山。”

    季念轻笑,轻而易举的从楚墨的怀抱里挣脱开来,“谢谢,你的江山就留给你的未婚妻吧。”

    楚墨听到季念的话,眼里一闪而过的哀伤,季念还是不肯走出来。

    “没有未婚妻,从来都没有未婚妻,一直都只有你。”楚墨的语气里充满了无力。

    一旁的西米小手一勾,松果宝贝跳下沙发,朝西米的方向跑去,两人对视一眼,默默的选择了最靠边的位置,看着季念和楚墨的争吵。

    季念懒懒的靠在沙发上,似笑非笑的看着楚墨,“那惜墨岛上的那个女人是谁?”

    惜墨岛!楚墨胸口一震,震惊的看着季念,他从没和季念说过惜墨岛,季念怎么会知道惜墨岛?

    季念看着楚墨的样子,轻笑一声,“楚墨,不要把别人当做傻子,有些事情我不说,并不代表我不知道。”

    “念念,你听我解释。”楚墨滚动着喉结下意识的解释。

    季念做了一个停的手势,“楚墨,你的事情我不想听,跟我也没有关系,我们曾经就算好过,可是也过去了不是吗?好聚好散吧。”

    季念见楚墨还想说话,继续说,“楚墨,我们在一起的那几年,你并不吃亏不是吗?”

    “念念……那个女人她只是我妹妹。”楚墨的话语里充满了无奈,看着季念冷若冰霜的脸,整颗心都捏在一起了,难以呼吸。

    “是你妹妹还是是你未婚妻,都和我没有关系,楚墨,这几天我让你进季家,不过是因为松果宝贝的关系,季家家规甚严,外人不可随意出入季家,楚墨,你以后不要来季家了。”季念平静的看着楚墨,眼里没有一丝的波澜,就像在看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楚墨听着季念的话,一颗心就像被刀一片片割开一样,现在他在季念的眼里就是陌生人了是吗?这不是他要的。

    “陌生人?季念,你以为,你和我还分得清吗?”楚墨一阵狂笑,笑声却充满凄凉。

    他知道,他只要今日妥协了,就是彻底失去了季念,他不能失去季念,绝不能。

    “西米姨,你说他们会不会打起来?”松果宝贝悄悄的和西米咬着耳朵。

    这几天他们也差不多了解清楚了季念和楚墨之间的事情,松果宝贝某种意识里面还是希望季念能够和楚墨和好的,他从没见过楚墨哥哥对哪个女人柔情过。

    “世界上的男人都是渣的,打一顿也好,楚墨身手不错,不过,我和季念二打一还是能打赢的。”西米歪着脑袋,回忆了一下之前和楚墨交手的情况,除了力量悬殊,其他好像也没什么问题,二打一妥妥的。

    “西米姨,松果宝贝也是男人。”松果宝贝一脸黑线,为什么他从西米的脸上看出了期待。

    “额,你毛还没长齐,只能说是男生。”西米说着,朝松果宝贝的头发揉去,一直将松果宝贝的头发揉成了鸟窝才罢手,然后看着松果宝贝乱七八糟的头发,笑出声。

    松果宝贝无奈,挥开西米的手,整理着自己的头发。

    楚墨不管怎么说,季念都是一副平静的表情,眼底一丝波澜都没有,楚墨挫败的低头,磨着牙,“季念,这都是你逼我的。”

    说着就想伸手去抱季念,西米眼明手快的站起身,一手抓住楚墨的衣服,将楚墨拉开了些距离,“楚老大,这你就不对了,说归说,怎么能够动手呢。”

    楚墨一个转身,甩开西米的手,一个绊脚,直接将西米撂倒在地上,西米毫无防备的摔倒在了地上,虽然身下有厚厚的地毯,还是摔得背疼,西米咬牙,果然是大老粗,都不知道对女孩子温柔点,西米一边咬牙切齿,一边扶着腰,从地毯上坐起来。

    该死的,要不是今天穿的是超短裙,一抬脚,害怕会走光,她怎么会被楚墨那么轻易的撂倒。

    松果宝贝崇拜的看着楚墨,他刚刚可是目睹了全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