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二百零七章: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逛到最后不止北冥随风手里提着购物袋,就连景色手上也提着一个袋子。

    从一家店出来后,北冥随风问景色还要不要继续逛,景色低头犹豫了一下摇头,表示要回酒店,今天买的东西够多了,要是再买的话,实在拿不走了。

    “色色,累不累?要不我来提?”北冥随风侧过头问景色,景色摇头,表示自己不累。

    回去的路上景色朝四周环顾了一下,“疯子,我鞋带散了。”

    景色走了几步,发现踩着自己的鞋带了,低头看去,果然鞋子上的鞋带散了。

    景色将手中的袋子递给北冥随风,想蹲下去系鞋带,被北冥随风给阻止了,北冥随风将购物袋放到脚边,然后弯下腰,帮景色系鞋带。

    北冥随风还在景色的鞋子上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好了。”

    “释然,你看,这个好不好看?”景色刚站起身就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这声音不是妈咪的声音吗?景色脸上愕然,慌忙朝声音的主人看去。

    虽然只看到一个背影,可是确实是妈咪无疑,景色赶紧将手中的购物袋递给北冥随风,急急朝那个女人走去。

    “妈咪,妈咪。”景色边跑边喊,奈何街上人很多,景色困难的在人群中穿越。

    北冥随风听到景色喊妈咪,微愣,景色的妈咪是季如夏,可是季如夏五年前不是就发生意外去世了吗?北冥随风自然想到景色认错了人,北冥随风回过神的时候景色已经失去了人影。

    北冥随风心中一乱,慌忙朝之前景色的方向跑去,深怕景色出现什么意外。

    景色看着马路那端的妈咪,身边有一个高大的男子,停下了追逐的脚步,那个男子显然不是朋友那么简单,亲昵的挽住季如夏的腰,还在季如夏的脸上,亲了一口。

    景色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场景,怎么会这样呢?妈咪不是应该和爹地在一起吗?难道妈咪和爹地的感情出现了什么问题?

    景色想要上前去问个清楚,还没等迈动脚步,就看见那个男人搂着季如夏上了一辆车,景色心中一慌,急急跑去追那辆车,“妈咪。”

    北冥随风看着景色跑到马路中央,不远处一辆车子快速的驶过来,北冥随风大脑瞬间空白,以极快的速度上前朝景色奔去。

    景色只听到一阵刹车声,侧头去看的时候,车子已经到了她的跟前,她慌张的闭上眼睛,想着,这次又要出一回车祸了吧,紧接着,一个熟悉的怀抱朝她扑过来,将她狠狠的扑倒在地上。

    北冥随风心脏快速的跳动着,不管自己手上的擦伤,慌张起身,去看景色,“色色,你没事吧,有没有伤到哪里?”

    “你们有病的吧,站在马路中央等撞呢?”司机也被刚才的惊魂一幕给吓了一跳,摇下车窗就朝北冥随风和景色吼道,他的腿到现在还在颤抖,要是刚刚那个男的没有扑倒那个女的,他这后果多严重啊。

    北冥随风见景色不说话,自然也来不及顾及那个司机骂人的行为,一心关心着景色。

    景色手心直冒冷汗,她以为,她刚才死定了,还好还好。

    平复了下心情,景色摇头,在北冥随风的搀扶下站起来,表示自己并没有多少大碍。

    “下次要寻死换个地方,别找这里,连累谁呢。”司机见两人不说话,只以为两人好欺负,继续骂骂咧咧,“吓着我你赔的起吗?我可是我们老王家三代单传。”

    北冥随风,突然间朝司机看去,眼中的寒意,让司机不寒而栗,骂人的声音渐渐轻了下来。

    “咳咳,那个,这次双方就算了。”妈呀,这个男人太恐怖了,我还是赶紧走吧,司机假意咳嗽几声一踩油门从北冥随风和景色的身侧开过。

    北冥随风收回目光,重新将目光放到景色身上。

    “色色,没事吧。”北冥随风上下打量着景色,见景色确实没有受伤才松口气。

    拉着景色走到路边,严肃的看着景色,“色色,你刚刚怎么了?”

    “疯子,我刚才看见妈咪了。”景色激动的抓住北冥随风的手臂,一脸着急的看着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虽然心中有准备,还是惊讶了一下,“色色,你真的看到妈咪了?会不会看错了。”

    景色摇头,“不可能看错的,那真的是我妈咪,季如夏,声音一模一样就算了,就连背影也跟妈咪一模一样。”

    北冥随风紧紧的皱着眉头,那不成刚才那人真的是季如夏?不应该啊。

    “很奇怪,我妈咪的身边还有一个男人,两人很亲密,就好像夫妻一样。”景色说着,情绪低落下来,脸上一股浓浓的哀伤。

    “色色,会不会是你看错了,如果真的是妈咪,那你刚才叫她的时候她应该能认出来你呀。”北冥随风对景色说,世上哪有那么巧合的事情,就算是季如夏五年前没死,失踪了五年,怎么他们一来西西岛,就碰到季如夏了?

    景色一听,确实北冥随风说的有道理,要是真的是妈咪的话,听到她叫她,怎么会不理呢。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色色,可能真的是你认错人了。”北冥随风见景色面色有些松动继续说。

    是啊,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或许真的是她认错人了,景色紧紧的抿着嘴唇。

    “疯子,那妈咪现在去哪里旅游了你知道吗?”景色期待的看着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在景色期待的眼神中缓缓摇头,景色眼神瞬间变得失落,“那哥哥会知道吗?妈咪出去旅游目的地没有和你们讲吗?”

    “色色,你就不要担心了,妈咪旅游结束后自然会回来的,你不是还在市吗?妈咪舍得抛下你吗?”北冥随风不知该怎么安慰景色,这声妈咪倒是叫的很自然。

    “好吧,一会回去后,我打个电话给哥哥,问下哥哥,妈咪和他有没有联系过吧。”景色收起低落的情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