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二百零六章:怎么吃都吃不够

    还没等北冥随风反应过来,景色已经扑上来了。

    “色色,别玩火了。”北冥随风将景色不知何时塞进他衣服里边的小手给拎了出来。

    景色退开一点北冥随风,“疯子,怎么了?”景色不明白,北冥随风怎么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色色,你还热吗?”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北冥随风准备不在忍着,这样都能忍下去,他岂不是就要变成柳下惠了?

    景色听到北冥随风这样的问,毫不犹豫的点头,“热。”一边说着,一边还用小手扇着自己红通通的小脸,表示自己真的很热。

    北冥随风嘴角勾起一抹笑容,用食指抬起景色的下巴,“那,我让你凉快一点好不好?”

    景色听到北冥随风说能让她凉快点,眼睛唰的一下就亮起来了,不住的点着小脑袋,“好啊,凉快一点。”

    北冥随风脸上浮现出得逞的笑容,将景色压在身下。

    一晚上,帐篷随着海浪一起随波逐流,一声声娇喘,一直到太阳初升,才停了下来。

    北冥随风看着沉沉睡去的景色,在景色的额头上留下一吻,怜爱的抱着景色的身子。

    距离风景岛的事情已经过去好几天了,景色只要一想到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就忍不住找个地缝将自己给埋起来,这一喝酒,直接将智商喝回了三岁啊。

    北冥随风好心情的从门外推门进来,看着整张脸埋在枕头里的景色,摸着鼻子有些过意不去,昨晚好像是他折腾的狠了些。

    “色色,怎么了?还痛吗?”北冥随风掀开被子,就想朝景色身下看去,被子被景色死死的护在手里,怎么说都不肯松开被子。

    “疯子,你不觉得你太过分了吗?我们来西西岛,有一大半的时间我都是在床上度过的。”景色从被子里抬起头,紧紧的咬着下唇,控诉着北冥随风。

    “谁让宝贝你太甜美,让我怎么吃都吃不够。”北冥随风厚着脸皮,义正言辞的开口。

    这还怪她了?有天理没有啊?景色磨着牙,看着北冥随风,想着从哪里下嘴,去咬他一口。

    “哈哈哈,好了,不逗宝贝你了,起床吧,我带你出去逛逛,明天我们就离开西西岛了。”北冥随风将裙子放在景色的床边。

    一听到明天就要离开西西岛,景色有些诧异,接着是要去什么地方吗?

    “疯子,那离开西西岛之后,我们要去哪?”景色拉着北冥随风的袖子,从被子里伸出的双手上边布满了某些痕迹。

    “先陪我去一趟国,集团里面有笔项目出了问题,先去国解决一下,正好也可以带你在国逛逛。”北冥随风见景色对被子严防死守,自然而然的掀开被子,拿起内衣亲自替景色穿起来。

    “国啊。”景色任由北冥随风摆弄着,满脑子都在想着国的事情,不知为何,她对国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嗯。”北冥随风点头,“怎么了吗?”

    北冥随风停下手中帮景色穿衣服的动作,疑问的问景色。

    景色摇摇头,“只是觉得国有些莫名的熟悉感,以前,我失去的那段记忆里面,我是不是去过国?”

    北冥随风手中一个抖动,将裙子上的一个亮片勾住了景色的头发,景色连声呼痛。

    “抱歉,没事吧。”北冥随风赶紧手忙脚乱的将亮片从景色的头发上分离开来。

    “没事。”景色揉着头皮隐隐发痛的地方,满脑子都被国给占据了。

    “好了,我们走吧。”北冥随风帮景色穿完衣服后,又蹲下身子,给景色穿鞋子,当景色回过神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梳妆完毕了。

    景色忽然想到自己的贴身内内都是北冥随风穿的,脸颊瞬间通红。

    北冥随风倒不觉得有什么,“色色,你身上上下哪里我没看过?还需要这样遮遮掩掩吗?”

    景色的脸更加的红了,虽然北冥随风说的是事实,可是,她还是会觉得不好意思。

    “色色,你现在什么都不要想了,该记起来,自然就会记起来。”北冥随风见景色又开始头疼,帮景色揉着太阳穴,这个手法还是白术跟他说的,这样能缓解景色的头疼。

    “嗯。”景色犹豫了下,还是同意了北冥随风的说法,该记起来的时候自然会记起来。

    她只是醒来后,许多惊喜来的太没防备,才让她失去了安全感,只有想着恢复了记忆才会有安全感,不然她总有些患得患失,总觉得眼前的幸福很快就会飘走。

    “走吧。”北冥随风牵着景色,走到西西岛一条有名的街上,景色在那些店铺前走走停停看看,她掰着手指数了一下,要给松果宝贝带礼物,还有季念,西米,妈咪,哥哥,工程巨大啊。

    松果宝贝是孩子自然是买些适合小孩子玩的,景色那么多店铺走下来,还没看见适合松果宝贝玩的玩具,松果宝贝是小天才自然不屑和普通五岁孩子一样玩那么普遍,幼稚的。

    “疯子,你说,送什么给松果宝贝好啊,我怎么感觉那么困难呢?”景色放下手里的一个西西岛吉祥物的玩偶,郁闷的看着北冥随风。

    “色色,你想送什么就送吧,松果宝贝是你生的,自然会喜欢你送的任何东西。”北冥随风拿起一个面具饶有兴趣的玩着。

    景色纠结了一会,还是没想好要给松果宝贝送什么玩具,转头看见北冥随风戴在脸上的面具,“哎,疯子,我看你手中的面具挺不错的,送给松果宝贝你觉得怎么样?”

    北冥随风从脸上将面具取下来,赞同的点头,“可以啊,我觉得这个面具挺不错的,问问商家还有没有小孩子戴的面具。”

    景色看着手中的面具有些好笑,来西西岛玩了那么多天最后,说好送给松果宝贝的大礼物变成了面具,不知道松果宝贝看见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景色想着又从旁边拿了个类似的面具,凑成一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