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二百零五章:我看着挺傻

    “景色,我最后说一次,你给我下去。”北冥随风磨牙,恶狠狠的瞪着一脸无知的景色。

    “不嘛,我想骑大马。”景色嘟着嘴,不断的摇晃着。

    北冥随风忍不住头疼,跟一个醉鬼怎么交流都是错的,北冥随风深吸一口气,起身,将景色推开,在景色诧异的眼神中,快速的离开帐篷,吹了冷风半响,才重新回到帐篷里。

    景色不知在做些什么,趴在地上,撅着屁股,北冥随风上前,在景色的屁股上拍了两下。

    “景色,你这是在做什么。”北冥随风皱眉,将景色翻了个身,正着躺回来。

    “热。”景色紧紧的抓着北冥随风的手,整个人往北冥随风的身上挂去。

    北冥随风被景色狠狠的一个跳跃,摔倒在了地上,还好下面是睡袋,倒也不是很疼。

    “疯子,我好热。”景色委屈的看着北冥随风,小脑袋在北冥随风的胸前一蹭一蹭的。

    “景色,你先起来。”北冥随风吐出一口浊气,身上被景色压得有些疼,他轻声细语的在景色的耳边说。

    景色犯了倔,不管北冥随风怎么说,都不肯移开一点,双手反而抱得更紧了,似乎这样就不热了。

    北冥随风低头看去,就看到景色的胸前两只大白兔在跳动着,赶紧别开眼睛。

    “疯子,快,说你爱景色。”景色突然间从北冥随风的胸口处爬起来,两只大眼睛水汪汪的盯着北冥随风。

    “我爱景色。”北冥随风简直哭笑不得,景色这又是闹得哪一出,喝醉酒后景色的脑回路,他还真的跟不上啊。

    “嘻嘻,我也爱疯子。”景色歪着脑袋,想了一下,妈咪说过亲一个人就表示喜欢他,于是景色在北冥随风的脸上狠狠的啵了一口。

    唔,以前妈咪好像也是这样亲她的,亲完之后还会蹭她的小脸,然后说妈咪最爱色色了。

    于是景色学着季如夏的动作,亲完北冥随风之后,用自己的小脸去蹭北冥随风的脸。

    “色色,你这是在干嘛?”北冥随风微愣了,不明白景色这动作是什么意思。

    “嘿嘿,妈咪就是这样喜欢色色的。”景色傻笑两声。

    “疯子,我好热。”景色一边说着,一边在北冥随风的身上磨蹭着,似乎只有这样,她就不会感觉热了。

    “色色,想要喝水吗?”北冥随风大拇指,摩挲着景色的嘴唇,景色的嘴唇越发的红艳,北冥随风的眼眸不断的加深。

    “嗯嗯。”景色听北冥随风那么一说,感到自己还真的有些口渴,于是迫不及待的点头,“色色要喝水。”

    北冥随风邪魅一笑,直接朝景色的红唇压去,一手压住景色的后脑勺,不断的加深这个吻。

    “唔唔。”一直到景色呼吸不上来,挣扎着推开北冥随风,北冥随风这才松开景色。

    景色趴在北冥随风的胸上大口的喘息着,双手紧紧的抓着北冥随风胸前的衣服。

    “色色,都接吻了那么多次,你怎么就是学不会怎么换呼吸呢?”北冥随风颇有些无奈。

    “色色很聪明的。”景色以为北冥随风是说她傻,于是不满的开口解释。

    北冥随风轻笑一声,揉着景色的头发,“你哪里聪明了?我看着挺傻的。”

    景色瞪大了双眼,从小到大,都只有夸她聪明的,还没人说过她傻,于是景色怒了,抓着北冥随风的手指,对上北冥随风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色色不傻,色色很聪明。”

    北冥随风再次笑出声,清醒时的景色可没有那么好玩,于是北冥随风故作为难的看着景色,“你连接吻都学不会,怎么就不傻了?”

    景色嘟着小嘴,拉着北冥随风的手,指着自己的嘴唇,“色色很聪明的,色色会接吻。”

    北冥随风失笑,“那好,那我再教你一次,看看你能不能学会好不好?”

    景色皱着一张小脸,点了下脑袋,算是同意了北冥随风的话。

    景色赶在北冥随风吻她之前,率先朝北冥随风吻去,由于身心不稳,直接撞在了北冥随风的唇上,景色的两颗门牙直接磕着北冥随风的嘴唇。

    北冥随风舌头一舔,腥味,果然出血了,北冥随风无奈的扶额,每回景色主动,都是将他的嘴唇磕出血。

    景色只感觉北冥随风的红唇怎么要乱跑,于是双手啪叽一下,拍上北冥随风的脸颊,北冥随风只觉得脸上一麻,面前景色的脸突然间放大了数倍。

    景色嘟着嘴,朝北冥随风的嘴唇吻去,吻到了之后,傻笑了一会,她亲到了,她不傻,她很聪明的,景色给了北冥随风一个得意的表情。

    北冥随风哭笑不得,景色小心翼翼的学着北冥随风的样子,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北冥随风的嘴唇,“不好吃。”

    景色嫌弃的看着北冥随风,松开北冥随风,脑袋靠在北冥随风的肩膀上,有点腥味,很不好吃,景色伸手擦了一把嘴唇。

    “色色,不继续了?承认自己傻了?”北冥随风淡淡的开口。

    景色仅用她剩下的理智,想着北冥随风的这句话,继续就是她不傻,不继续就是她傻?那么傻子才不继续。

    景色哼唧两声,继续抱着北冥随风朝北冥随风的嘴唇压去。

    这一次,景色小心翼翼的将舌头探进里面,一不小心碰到北冥随风的舌头,软软的?碰触到的瞬间景色很快就缩了回来,景色眼珠一转,继续前进。

    北冥随风实在受不了景色这磨磨唧唧的样子,干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一吻完毕,北冥随风的额头抵着景色的额头,“这样子学会了吗?”

    景色似懂非懂的看着北冥随风,刚才是怎么样的?她忘记了,在北冥随风反击的那瞬间,景色已经对外界没了感知力,只知道凭感觉去迎合北冥随风。

    “色色,很聪明,再来一次。”景色很有不服输的精神,认真的对北冥随风说。

    北冥随风有些惊讶,景色的毅力何时变得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