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二百零三章:记忆中的画面

    “对了,疯子松果宝贝的大名叫什么?”景色好奇的看着北冥随风。

    从醒来到现在一直都是听大家松果宝贝松果宝贝的叫着,还没听大家叫过松果宝贝的大名。

    北冥随风被景色那么一问,心中咯噔一下,从认回松果宝贝到现在他都只想着景色去了,还没想到松果宝贝的大名。

    景色给松果宝贝取得大名叫景慎,现在已经认回了松果宝贝,这名字也得改一下。

    北冥慎?不好听,松果宝贝反正迟早是要回北冥家族认祖归宗的,这名字不急,慢慢来吧。

    “疯子,你倒是快说呀,松果宝贝的大名叫什么?”景色眼巴巴的看着北冥随风,摇晃着北冥随风的衣角,身为母亲,总应该知道自己儿子的名字吧。

    “色色,松果宝贝大名叫做景慎。”北冥随风说。

    姓景?景色摇晃着衣角的动作停住了,瞪大双眼,不敢相信的看着北冥随风,松果宝贝居然是跟她姓?

    “北冥家族有个规矩,孩子到了六岁才能去祠堂,作为北冥家族的继承人来养,所以松果宝贝现在暂时跟你姓,等去了祠堂再改名。”北冥随风淡定的胡扯。

    景色冷哼一声,“你们北冥家族,这都是些什么破规矩,跟我姓算了,景也挺好听的。”

    北冥随风眉头一挑,“我的儿子自然跟我姓。”哼,他的儿子姓景姓了五年够了。

    “儿子是我生的,跟我姓怎么了。”景色不满的看着北冥随风,大不了下一个孩子姓北冥。

    北冥随风在景色耳边暧昧的开口,“色色,没有我,你一个人生的出那么大个聪明的儿子吗?”

    景色的脸一红,随手抓起烧烤炉上的一串东西,塞进北冥随风的嘴里,“吃你的东西吧。”

    “色色,再生一个女儿,可以考虑和你姓。”北冥随风的视线朝景色的肚子看去。

    景色脸红着捂住北冥随风的眼睛,“你一天到晚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想你。”北冥随风毫不犹豫的说,确实也是如此,他的满脑子都在想景色。

    景色红着脸,不发一语,好吧,她脸皮没北冥随风厚,说不过他。

    “疯子,我想到了,这座小岛,就叫做风景好不好。”景色轻声的说,“一脸风景,一路有你。”

    北冥随风眼神微变,沉默了许久,就当景色以为北冥随风不满意这个名字,准备说些别的话缓和一下气氛的时候,传来北冥随风很轻的声音,“好。”

    景色笑了,靠在北冥随风的怀里,以后这座属于她们的小岛就叫做风景岛了。

    北冥随风抱着景色,在景色的发间落下一吻,很久很久之前,他也曾问过景色,以后有了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小岛,这座小岛该叫什么名字?

    那时候景色也是这样回答他的,“风景岛,一路风景,一路有你。”

    两人静静的抱着,景色靠在北冥随风的怀里,听着海浪声,听着北冥随风有力的心跳声,心在这一刻静了下来,她忽然想到一句话,“岁月静好,只因有你。”

    “色色,东西再不吃就冷了,先吃东西吧。”北冥随风松开景色,将烤好的东西放到托盘里,景色一手拿着托盘,一手拿着烤串,自己吃一口,再塞到北冥随风的嘴边,让北冥随风咬一口,忙的不亦乐乎。

    “疯子,一边喝着酒,一边吃着烤串,这日子真的舒服的没法说。”景色笑着,拿起一旁的酒**,跟北冥随风碰了一下。

    “色色,你酒少喝点。”北冥随风见景色喝了一大口的酒,忙开口。

    景色的酒量他是知道的,这两**酒是为他自己准备的,给景色准备了别的饮料,没想到景色偏偏看上了酒。

    “放心吧,没事的。”景色傻乎乎的笑着,又喝了一口酒。

    一口酒,一口吃的,很快就将烧烤上的东西消灭的干干净净,景色摸着吃的圆鼓鼓的肚子,“唔,疯子,好撑。”

    北冥随风无奈,自然的搂过景色,在他的肚子上,慢慢的摸着,“都跟你说了让你少吃一点,你不听,这下子撑到了吧。”

    景色喝了大半**酒,微微有了酒意,靠在北冥随风的身上,呵呵的傻笑。

    “撑,摸摸就不撑了。”景色见北冥随风停下摸肚子的动作,继续拉着北冥随风的手,让北冥随风摸着她的肚子。

    “走走吧,吃完后散散步,就不会那么撑了。”北冥随风拉起景色,带着她在沙滩上慢慢的散着步,夜间的沙滩有风,有些冷意,北冥随风拿出披肩披到景色的身上。

    “疯子,我们以前是不是也做过同样的事情?为什么我觉得那么的熟悉呢?就好像,很久以前我们也这样子做过。”景色走了两步,停留在原地,迷茫的看着前方的北冥随风。

    记忆中好像也有过这样的画面,北冥随风拉着她走在沙滩上。

    北冥随风听到景色的话,心中一慌,“色色,你是不是想起什么了?”

    “疯子,我只是觉得这个画面好熟悉,就好像我们曾经这般走过一样。”景色迷离着眼睛。

    只是那时候北冥随风的脸上没有现在这般的温和,是冰冷的。

    “是,很久以前,我们这样一起走过。”北冥随风点着头,承认着。

    那个时候他和景色刚确定关系没多久,就被景色强拉着到海边来散步,景色也是这样拿着树枝在他们两人的周边画了一个爱心。

    他习惯了冰冷,突然间身边多了一个人,想要笑,却不知该怎么笑,做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表情后他放弃了笑容,干脆一直僵着脸,只是眼里满是宠溺。

    那时候景色嫌弃他不会笑,非要扯着他的脸要他笑,记得后来,他怒了,甩开了景色的手,大步的朝前走,走了一会发现身后没了动静,转过身,发现景色站在不远处可怜兮兮的看着他,哭丧着脸,他问怎么了,景色惨兮兮的问他,是不是不要我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