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二百零二章:惊喜变惊吓

    “哦,对了,疯子我带你去看了一个东西,嗯,惊喜。”景色忽然想起自己用树枝在沙滩上所画的东西,赶紧起身,将北冥随风给拉起来。

    “疯子,你先闭上眼睛。”景色拉着北冥随风的手摇晃着。

    北冥随风虽是疑惑,还是听从了景色的话,乖乖的闭上眼睛,“什么东西啊,那么神秘。”

    景色偷偷笑了一下,严肃的对北冥随风说,“千万千万不准睁开眼睛知道不。”

    景色拉住北冥随风的手,将他小心的带往那个地方,“疯子,小心脚下,一定要小心脚下。”

    北冥随风乖乖的闭上眼睛,任由景色带着他走,“到底什么东西啊,弄的那么神秘。”

    景色只笑不语,带到那一块画着爱心的地方,发现潮水已经将一半的爱心给淹没了,景色的笑脸瞬间垮了下来,不止如此还有她写的字母,也被冲掉了一半。

    该死的,她忘记了现在正处于涨潮的时候,景**哭无泪的看着被毁了的作品,这还怎么给北冥随风看,怎么当做惊喜啊。

    景色犹豫的转身,“疯子,这个惊喜出现了点意外,我还是明天带你来吧。”

    景色说着就去拉北冥随风的手,想将他带离这里,北冥随风却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

    “色色,我很喜欢。”北冥随风不知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看着被毁了的图画,只能隐隐约约看见,它是个爱心,上面还有他和景色两个人名字的缩写。

    即便是惊喜变成了惊吓,这份心意,他感受到了。

    景色低头看着自己的脚丫,两只脚丫互相摩擦着,“疯子,真是抱歉,我一时间忘记了一到傍晚要涨潮这件事情,我明天早上在送你一个完整的。”

    景色一边说着,一边抬起头,两只大眼睛一转不转的看着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轻笑,揉着景色的头发,“色色,惊喜只在你的心意,不在任何形态。”

    北冥随风左右环顾了一下,在不远处的沙滩上,捡了一根树枝,然后在景色诧异的眼神中,走到一块空旷的沙滩上,学着景色的模样,画着一个巨大的爱心,然后写上疯子爱色色。

    景色的鼻尖一酸,双手捂住嘴鼻,高高在上的北冥随风从来不会做这些事情。

    北冥随风画完之后,走到景色的面前,小心翼翼的观察着景色的面色,他不知景色会不会喜欢这样,北冥随风忍不住在心底嘲笑自己就像个毛头小子,做着这些幼稚的举动。

    景色猛地朝北冥随风扑上前,双手紧紧的抱住北冥随风的脖子,“疯子,我有没有说过,我太爱你了。”

    她喜欢这样的北冥随风,不知道浪漫是什么,却还是尝试着给她浪漫。

    北冥随风听到景色这样的回答,便知道景色是喜欢的,于是回抱着景色。

    北冥随风想了一下,又去那幅画那里,补上松果二字,这样就是他们一家人了,在数个月前北冥随风不敢奢望今日这一刻,有色色,有松果宝贝。

    他曾经憎恨景色无缘无故,不留下一言一语的离开,重逢后,他只庆幸景色回来了,不管什么原因,至少回到了他的眼前,在知道松果宝贝的存在后,他只剩下感谢,感谢景色留下了松果宝贝,感谢,一家人还在一起。

    虽然未来有太多的未知,他却不想去想那么多,只想珍惜眼前。

    景色就是恢复记忆,就是再次执意离开,他都不会放手,不介意将景色永远的禁锢在他给的金丝笼里面,哪怕景色恨他,因为没有景色,他就会活不下去。

    不知过了多久,景色蓦然松开北冥随风,“疯子,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

    北冥随风皱着眉头,闻了一下,“焦味?烧烤。”

    北冥随风拉着景色朝烧烤跑去,果然东西都已经烤焦了,散发着刺鼻的气味。

    “扔了吧,哎,浪费了这么多食物。”景色有些失落,她想说,她饿。

    北冥随风手脚麻利的将这些废弃的烧烤装进袋子里,然后重新拿出食物重新开始烤。

    幸好带的食物够足,北冥随风庆幸自己想的周到。

    “色色,你饿的话先拿出饼干来垫垫肚子,烧烤马上就好。”北冥随风对着坐在一旁的景色说。

    景色听了北冥随风的话,无力的点点头,去翻找北冥随风带的零食,拿了一包饼干,还有两**酒,重新坐会北冥随风的身侧。

    景色拆开饼干,有一口没一口的吃起来,吃两口,还要塞一片饼干喂到北冥随风的嘴里去。

    “疯子,你快看,夕阳多么美丽啊。”景色吃了一口饼干,抬起头,发现眼前的夕阳正在慢慢的下落,余晖照耀着海面,海水从碧蓝便成了红色。

    “嗯,是很美。”北冥随风赞同的点头,曾经的忙忙碌碌他还没有如此刻一般安静的坐在海滩上,看着夕阳慢慢的落下。

    “要是松果宝贝也在这里就好了。”到了傍晚就显得特别的伤感,景色遗憾的靠在北冥随风的肩上。

    不知道此刻的松果宝贝在做些什么。

    “嗯,等下次,再来旅游的时候将他带上就好了。”北冥随风也挺想松果宝贝的。

    “我觉得松果宝贝不会想你,会想我。”景色戳着北冥随风的胸口,“谁让你不带松果宝贝来的,明明答应他了。”

    “我是他老子。”北冥随风眉头一挑,心中还是有些忐忑的,他和松果宝贝的革命友情还没那么深,在松果宝贝心里,他这个亲生父亲还比过景宸,罢了,谁让他在松果宝贝的生命里缺席了五年,最重要的成长时间。

    以后弥补吧,怎么着也要比过景宸啊。

    “疯子,你当时是怎么想的,取松果宝贝这个名字。”景色偷笑了一声,松果宝贝听着倒像是她会取的名字。

    北冥随风抿着唇,松果宝贝出生的时候他不在,自然无从得知为什么取名叫松果?

    “松果宝贝也不错,比松鼠好听。”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