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百九十四章:这就是少夫人

    这要是知道了后果再来承认错误,那还有什么理由。

    劫匪首领还想再说些什么,直接被少年的手下,一块抹布堵住了嘴巴,劫匪首领呜呜呜叫了几声。

    “风少,这就是少夫人?”少年两只大眼睛,不断的转着,在景色和北冥随风身上流连。

    他虽然常年待在北门,可是关于北冥随风的事情多多少少也听到了些。

    见北冥随风对着景色这般宠溺的模样,一定是少夫人无疑了,少年开心的拍着手掌,为自己的聪明才智鼓掌。

    “嗯。”北冥随风冷淡的点头,知道也好,景色是该让他们认识认识了。

    得了北冥随风准确的回答,少年的嘴巴都列到耳根子去了,他就说,眼前的这个美女是少夫人无疑,少年站直了身子,对着景色弯了个九十度的腰,“少夫人,你好。”

    景色被这声少夫人叫的有些无措,迷茫的朝北冥随风看去,她还是第一次听别人喊这么一声。

    少年自己朝四周自己的手下看去,手下很明白的点头,大声的吼了一句,“少夫人好。”

    “你们好。”景色干巴巴的笑着,被一群大老爷们问好,总感觉很奇怪。

    “行了,不要吓到你们少夫人。”北冥随风热闹看够了,踢了一脚少年,再这么下去就要吓到景色了。

    “风少,上车吧,我将你们送回去。”少年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他就是一下子见到少夫人有些激动罢了,回了北门就可以炫耀了,他见到了少夫人本人。

    “不用了,你们先走吧。”虽然半途中出了点意外,北冥随风还是想和景色再这么走一会,见景色精神状态都不错,直接拒绝了少年的提议。

    让少年先行一步,先离开,少年嘟着嘴,满脸的不情愿,再不情愿也不敢违抗北冥随风的命令,少年上了车,将脑袋探出车窗,对着景色就是一阵挥手,“少夫人再见,我们北门见。”

    景色见少年这热情的模样,有些汗颜,“好。”

    等到少年的车子离开了现场,景色才有空问北冥随风,“疯子,北门是什么组织?”

    从北冥随风和少年的话里面可以知道北冥随风似乎是北门的掌门人,北门听着有些**的意思在,景色对此有些担忧。

    “色色,你以后就知道了,北门不是你想的那样。”北冥随风看见了景色眼里的担忧,却不知该如何和景色解释北门的事情。

    北门的人做事效率很强,短短几句话的功夫,凶案现场已经被清理了一番,完全看不出在几分钟前在这里有一场打斗,就连地面上的血迹,都被清理的干干净净。

    “疯子,你刚才打人的模样,帅呆了你知道吗?”景色崇拜的看着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可以说是一脚一个,将那些小喽啰直接踢倒在地上,那些人手里的刀就好像摆设一样,没有丝毫的作用,就这点能力还敢出来抢劫,仗的就是人多势众吧。

    “色色,幸好你没有出事。”北冥随风紧紧的抱着景色,任何的打架都有风险,饶是他也不敢保证能护景色周全,幸好的是景色没有受伤。

    “我当然没有受伤,疯子,你刚才真的是太厉害了。”景色崇拜的看着北冥随风。

    “松果宝贝能像你这么厉害就好了。”景色继续开口,身为母亲,就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厉害一点,不会轻易被人欺负。

    北冥随风挑眉,有些不能理解景色这莫名其妙的担心,“色色,你瞎担心什么呢,松果宝贝怎么也要比我厉害啊。”

    北冥随风对松果宝贝很有信心,身为他的儿子,怎么能够比他差呢?再说了还有西米季念等人在指导他。

    “疯子,刚刚在误以为你中枪的那一瞬间,你猜我脑海里在想什么。”景色忽然感觉有些疲倦,将整个人的重量靠在北冥随风的身上。

    “想什么?”北冥随风沙哑着声音,低笑出声。

    “我在想,你要是出事了,我就再去找个男人,花你的钱,养小白脸。”然后将你气活过来。

    北冥随风听闻抱紧了景色,下巴在景色的头发上摩挲着,“放心,你没有这个机会,我会好好的活在你额身边。”

    景色噗嗤一声笑出声,双手环抱住北冥随风的腰,其实她也不知道北冥随风若是出事了她该怎么办,或者是随北冥随风一起去了吧。

    被带到北门的那群劫匪自然没有好下场,少年有了北冥随风的吩咐,让他们主动选择,是在北门接受折磨还是自己废掉眼睛。

    劫匪首领毫不犹豫的对同伴说让他用刀子帮忙戳向自己的眼睛,他要活下去,活着走出北门,这样才有复仇的希望,要是死在了这里,就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

    劫匪小弟被劫匪首领的这个要求给吓到了,没见过这么上赶着找虐的。

    劫匪首领等了一会见小弟还是没有行动,磨着牙,吼了一声,“你倒是快动手啊。”

    要不是他两只都抬不起来,就不会找其他人帮忙了。

    少年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北门不乏心狠之人,跟劫匪首领这般心狠的人太少了。

    劫匪小弟平时拿着刀剑啊什么的也只是喊喊,跟在劫匪首领后边狐假虎威。

    “别犹豫了,快动手。”劫匪首领再次催促道,他听闻北门里的人喜怒无常,再不动手,还不知道少年又要拿出什么花样对付他们了。

    劫匪小弟颤抖着手指,将小刀一点点的朝劫匪首领伸去,闭上眼睛,一狠心,直接戳上劫匪首领的眼睛。

    劫匪首领痛苦的叫出声,今日的耻辱,他日他必将奉还。

    少年见了眼前这一副场景,吹了声口哨,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这么有意思的人。

    其他的人自然没有劫匪首领这样的勇气和魄力,少年已经给了他们选择的机会,他们不选是他们自找的,少年露出嗜血的笑容,他时间多得是,那就慢慢玩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