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百九十三章:犯了错,就要接受惩罚

    北冥随风抱着景色安慰了一番,才松开景色的手朝劫匪首领走去。

    劫匪首领倒在地上,睁着大大的眼睛,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就这样败了。

    “起来。”北冥随风踢了劫匪首领一脚,冷冷的目视着劫匪首领,脸上没有半点面对景色时的柔情,就冲之前他们对景色的亵渎,他就不可能放过这些人。

    “咳咳咳。”劫匪首领咳嗽着,挣扎着起身,由于手臂被北冥随风给打骨折了,行动并不是很方便,这一刻,终于从劫匪首领的眼中看到了恐惧,极度的恐惧。

    这一刻劫匪首领才真正领悟到,眼前这个男人强大的不是他们可以挑衅的,在这么多人的围攻中,还能全身而退,自己不受一点伤的,这样的男人该是如何的强大。

    北冥随风见劫匪首领站起来了,狠狠的一脚朝劫匪首领踢去,正好踢在劫匪首领的膝盖上,劫匪首领摇晃了下,直直的朝北冥随风跪去。

    “啊—”劫匪首领低吼一声,北冥随风那一脚力气并不小,他的膝盖已经麻木了,没有任何的感觉。

    “这一脚,是告诉你,有些人不该惹。”北冥随风眼底一片冰冷。

    北冥随风从地上捡起一把小刀丢给劫匪首领,“挖了你的眼睛,当做给你一个教训。”

    劫匪首领眼里流露出害怕,颤抖的拿着小刀,眼睛不能,他下不了手,劫匪首领手不断的颤抖着,“不,不,我不。”

    劫匪首领看着手里的刀,脑子飞快的旋转着,该怎么办,打,他是打不过眼前的这个男人了,眼前这个男人最看中的是那个女人,要是那个女人在他手里,看眼前这个男人怎么办。

    劫匪首领嘴角勾一抹笑容,他想要活下去,只有孤注一掷。

    劫匪首领趁北冥随风不注意的时候,拿着小刀朝景色捅去,景色眼睛猛地睁大,她没想到,这个劫匪首领会忽然朝她袭击过来。

    北冥随风极快的冲过去,在他碰到景色之前,将景色一拉,紧紧的护在自己的怀里,劫匪首领反应也很快,调整了方向朝北冥随风冲过去。

    如果刺中了,他就赢了,如果每次刺中他就败了,眼见就要刺到北冥随风的身上,劫匪首领露出得意的笑容,北冥随风眼明手快的抓住劫匪首领的手腕,狠狠的一掰,只听见咯的一声,劫匪首领爆发出痛苦的嘶吼声,这下子,两只手都废了,他就是想做些什么也做不了。

    “哼,看来你不选了,那我帮你选。”北冥随风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劫匪首领一时间不明白北冥随风在打什么哑谜,浓浓的恐惧感充斥着周围,劫匪首领看看周围,他的下属,已经半死不活的躺在地上,一点战斗力都没有。

    很快,从远方开了两辆车,从车上跳下五六个人,其中为首的人走到北冥随风的身边,低着头喊了一声,“风少。”

    “嗯,这些人,带回去,废了眼睛。”北冥随风随意的指了一下周边的劫匪。

    为首的少年同情的看着四周的劫匪,这是劫谁不好啊,要劫他的老大,这下悲剧了吧。

    少年已经认出了这些劫匪,是西西岛的惯犯,平常做些小恶,由于家里关系很硬也没人敢把他们张怎么样,他们北门也看不上这些混混,没想到这些这么不长眼睛,居然将主意打到北门随风的身上去。

    “你们是北门的人。”劫匪首领苦苦撑,他们和北门向来井水不犯河水,现在北门的人突然出现在这里,还对那个男人那么恭敬,莫不是那个男人也是北门的人?

    景色听到劫匪首领说北门,有些疑惑,歪着脑袋等着北冥随风给她解释。

    “哼,算你识相。”少年学着北冥随风的模样冷哼一声,之前听了北冥随风的话,于是他挥着手让那些人将地上的这些劫匪都给带走。

    劫匪首领没想到自己一惹就惹到了北门的人,看样子,这个男人在北门还是有一定的地位存在,劫匪首领脑门一直冒着冷汗,大口的喘着气。

    北门是什么样的存在,他们自然知道,一个血腥,没有任何道理可讲的组织,北门不会主动去惹别人,但要是有谁一不小心惹了北门,这后果就不是他能承担的了。

    劫匪首领知道,自己这要是落到北门的手里,死就是奢望,于是劫匪首领扑通一声,毫不犹豫的跪在北冥随风的面前,“风少,我错了,我不该对你动不该动的心思,您就大人不计小人过,放过我吧。”

    刚才听那位少年称呼北冥随风风少,这么跟着叫一定没错,劫匪首领,跪在北冥随风的面前,脑袋重重的磕着。

    北冥随风眼底没有一丝动容,做事情之前就应该想好后果。

    劫匪首领磕了一会的头,额头上都磕出血来了,北冥随风还是没有任何松口的痕迹,劫匪首领忍不住在心里骂道,这男人,怎么就那么铁石心肠。

    既然苦肉计对男人不管用,那么女人呢?劫匪首领膝盖一转,转了个方向,对着景色就开始磕头,一边磕头一边说,“我上有老下有小,这么小姐,您就放过我吧。”

    劫匪首领说的声泪俱下,脑袋实打实磕着地,一点都没有打折扣,和去了北门之后的责罚比起来,现在的这些磕头根本算不了什么。

    景色被劫匪首领突然的跪下吓了一跳,不知所措的朝北冥随风的方向靠近一些,北冥随风拥住景色,冷笑一声,“玩这些把戏没用的,该死的还是要死。”

    劫匪首领红着眼,他何时这么狼狈过,如果可以劫匪首领真的想和北冥随风同归于尽。但是他现在连拿东西的力气都没有。

    北冥随风看了少年一眼,少年立马点点头,表示明白的让手下将劫匪首领带走。

    “犯了错,就要接受惩罚,这是永远的道理。”北冥随风见劫匪首领一脸不服的样子,不急不缓的开口。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