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百九十二章:怜香惜玉的心

    “小子,将你身后的美人交出来。”劫匪首领见两人还有心情打情骂俏,不悦的吼了一声。

    他刚刚可是看见了那美人柔情似水的看着北冥随风,那眼神看的他整个人都要软了,想他纵横西西岛那么多年,还没见过如此美人。

    “呵。”北冥随风冷笑一声,就凭这些人看向景色猥琐的眼神就该死。

    北冥随风眼神猛地暗下来,从景色的头发上拿下一个发夹,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将发夹朝劫匪首领旁边的小弟丢去,就是这个人,看着景色的眼神最**裸。

    “啊—”劫匪旁边的小弟捂着眼睛,大叫一声,跪在了地上,血从他的指缝中流出来。

    劫匪首领惊讶的看着北冥随风,他没想到北冥随风会突然间出手,动作还是那么快准狠。

    “你敢伤我的手下?弟兄们给我上。”劫匪首领只是一时的惊讶,反应过来后见北冥随风只有两人,而他们那么多年人,怎么打都是他们的胜算比较大,于是劫匪首领大喝一声,让包围着的手下们都上前上前。

    “疯子。”景色紧紧的抓着北冥随风的手臂,她相信北冥随风的能力,可是,劫匪这么多人,他们只有两个人,胜算并不多。

    “色色,抓紧我。”北冥随风眼里闪过嗜血的光芒,来的正好,他已经很久没有动过手了,正好松松筋骨。

    劫匪首领见两人还在打情骂俏,顿时有些怒不可加,“小子,让美女旁边躲着去,等下误伤了就不好了。”

    劫匪首领还是很有怜香惜玉的心,这刀剑无眼,万一伤到景色哪里就不好了,特别是那张如花似玉的脸,他也根本没想过自己会输,存在教训一番北冥随风的心思。

    不管劫匪首领的心思是怎么样,他的这个提议北冥随风还是很赞同,北冥随风低下头,低声对景色说,“色色,你先去旁边躲着,等下不小心伤着了你。”

    景色贝齿紧紧的咬着下唇,担忧的看着北冥随风,她也知道,自己在这边就会成为北冥随风的累赘,于是点点头,慢慢的走向外场。

    没了景色,北冥随风更加放开的开了,活动着手腕,让他想想该从哪里下手,怎么对待这些人才比较好,是要了他们的腿还是他们的手?不如要了眼睛吧。

    “给我上。”劫匪首领,举着刀吼了一声。

    景色在一旁翻着白眼,这都什么年代了,还举着刀,真当是古代的劫匪啊,景色默默的吐槽着。

    离北冥随风最近的一名劫匪提着刀就朝北冥随风冲去,刻意的避开了北冥随风的脸,这么俊美的脸要是毁了多可惜啊,他们也是怜香惜玉之人,劫匪想着。

    眼看着刀就要落到北冥随风的身上,景色一颗心都要跳到嗓子眼,北冥随风不紧不慢的对着劫匪的手腕一踢,劫匪吃痛松开,刀掉到了地上,劫匪蹲下身子,去捡刀,北冥随风上前几步一脚将刀踢开,在劫匪的胸口上踹了一脚,劫匪摔在了不远处。

    其余劫匪,赶紧冲上前,抡起刀子就朝北冥随风砍去,也不在乎伤到他哪里,只要能将北冥随风制服就好。

    北冥随风不屑的冷笑一声,“跳梁小丑。”

    捡起丢在地上的那把刀,朝他们奔过去,接下去,景色就看到北冥随风以极度粗暴的方式,解决了那一批劫匪,那批劫匪身上都有不同的伤,倒在地上抱着伤口哼唧着。

    北冥随风跨过这些劫匪,走到劫匪首领的身边,用刀指着劫匪,“这下服了吗?”

    劫匪首领捂着伤口,蹲在地上不应答,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如此厉害,劫匪首领冷笑一声,“去死吧你。”

    就见劫匪首领从衣服的口袋里掏出一把手枪,朝北冥随风射去。

    景色的心咯噔跳动了一下,只来得及喊一声,“小心。”

    随后就听见一声枪声,景色的眼泪哗哗的流下来,不敢睁开眼睛,害怕看到让自己崩溃的一幕,景色浑身颤抖着,尤其是双手抖动的越发厉害。

    脑袋忽然间抽痛起来,那声枪响在景色的脑中不断的回放着,声音一点点的变大,似乎在记忆深处,她也有过类似的经历,枪声,哭声。

    景色猛地睁开眼睛,“北冥随风。”

    景色吼了一声,朝劫匪首领那边看去,只见北冥随风和劫匪首领都扑在了地上。

    景色摇晃着脑袋,连滚带爬的朝北冥随风的方向而去,不会的,不会的,北冥随风不会出事的,景色脑子瞬间成了浆糊,没有任何的思维能力,只剩下北冥随风这四个字。

    北冥随风的身子动了一下,从地上慢慢的站起来,咳嗽了起来,那些灰尘还真让人难受。

    “色色,我没事。”北冥随风缓和了一下,连忙朝景色开口,景色不听北冥随风的任何话,抓着北冥随风的手,上下查看着。

    “色色,我真的没事,刚才打到的不是我。”北冥随风露出微笑,大大方方的让景色看着。

    刚刚在劫匪首领掏出枪的瞬间,北冥随风就快速的朝劫匪首领扑过去,他是开枪了,只是打中的人不是他,是另一名小弟。

    “哎呦。”劫匪小弟抱着中枪的胳膊躺在地上打滚,他刚刚就想从背后偷袭北冥随风,哪知道会被枪打中,劫匪小弟欲哭无泪的地上哭天喊地。

    景色上下检查了一下北冥随风的身子,确定他没有受伤,才笑着扑进他的怀里,也不管鼻涕眼泪一直流,直接抹在了北冥随风的衣服上,“你吓死我了,你,我还以为你中枪了。”

    景色捶打了几下北冥随风,“你要是出事,你让我怎么办,让松果宝贝怎么办。”

    北冥随风心痛的抹去景色脸上的泪珠,“嗯,都是我不好,乖,不哭了,哭久了伤眼睛。”

    景色噗嗤一声笑出声,还是不肯松开北冥随风,依旧靠在他的怀里,听着北冥随风的心跳声,她才能安心。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