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百九十一章:吃香的喝辣的

    结了账,景色和北冥随风继续在市集逛着。

    又买了一点东西,景色和北冥随风才手拉着手,走回酒店,路上景色看到花坛的台阶,跳着上了台阶,摇摇晃晃的在上面走着。

    北冥随风在下边看着好一阵心惊胆战,在景色再一次的摇晃之际,北冥随风伸出手扶着景色,让景色拉着他的手,慢慢的走着。

    景色傻乎乎的笑着,有了北冥随风的搀扶,她走的更加的放心了,有北冥随风在,就有安全感,到了尽头,北冥随风手中一个用力,景色顺着跳了下来,跳进北冥随风的怀里。

    “多大的人了,怎么还像个孩子似得。”北冥随风虽是责备,眼里却满是宠溺。

    景色停下脚步,歪着脑袋,看着北冥随风,“严格意义上来说,我失忆了,现在记忆处于十六岁,所以是个孩子也是正确的。”

    十六岁,还是未成年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恢复记忆,没有记忆,景色总感觉身体里少了些什么东西,希望能快点恢复记忆吧。

    “这么危险的事情,下次不要做了,特别是穿着高跟鞋的时候。”北冥随风想了想又说,“除非有我在场。”

    “知道了。”景色扑进北冥随风的怀里,小脑袋在北冥随风的胸前一蹭一蹭的,“小爸爸。”

    景色坏笑着说了一句。

    北冥随风听到小爸爸,原本有些荡漾的心思,算是全部歇下来了,在景色的屁股上不轻不重的打了一下,“叫老公。”

    “呀。”景色丝毫没有防备就被北冥随风在屁股上打了一巴掌,少不得有些羞涩。

    “疯子,我又不是松果宝贝。”景色翻了个白眼,揉着自己的小屁屁。

    北冥随风看见了景色的小动作,有些纳闷,按理说,他打的也不重呀,看景色的样子,有些受伤,难不成他出手重了不成?

    “你啊,还没有松果宝贝成熟。”北冥随风拉过景色,在景色的屁股上揉捏了几下,“打疼了?”

    景色红着小脸摇摇头,怎么说呢,北冥随风刚才的动作,在外人看来着实猥琐了些。

    景色眼珠一转,故意嗯哼了几声,“有些疼,你背我。”

    北冥随风哪里看不出景色这是矫情了,倒也不拆除,认命的蹲在景色的面前,“上来吧。”

    “嘻嘻。”景色猛地一扑,幸好北冥随风有准备,及时的控制住了,要不然就是两个人滚成一团摔了出去。

    景色双腿牢牢的夹住北冥随风的腰,双手环住北冥随风的脖子,“小爸爸。”景色在北冥随风耳边轻轻的开口。

    北冥随风捏了一下景色的小屁股,威胁着开口,“你要是再这样叫,明天我们继续在床上待着。”

    景色果然被北冥随风的这个威胁给惊住了,她知道北冥随风向来说得出做得到,现在说是明天在床上待着,到时候就不止明天了,于是景色慌忙的摇头,“不敢了,老公。”

    景色的声音不重不轻的砸在北冥随风的心上,这声老公,将北冥随风的半边身子都给叫酥了。

    景色将脸紧紧的贴着北冥随风的脸,“疯子,我们就这样子走一辈子好不好?就这样一辈子走下去。”

    北冥随风不说话,一直沉默的走着,一直到景色都要困了,才听到北冥随风若有若无的声音,“好,我们走一辈子,我背着你走一辈子,等到老了,走不动了,还要背你走。”

    本来是那么温情的时刻,偏偏有些人就是那么不识趣,在这温情的时刻站出来。

    北冥随风背着景色走的这一条路算是小路,一般没什么人会走。

    一群人拦住了北冥随风和景色的去路,手中都拿着刀,蒙着面,站在北冥随风的面前。

    北冥随风面对一群看着就不是好人的人,脸上没有一丝的畏惧之色。

    “把你们身上的钱都交出来。”为首的人,将大刀指向北冥随风。

    景色听到陌生的声音,睁开眼睛,看见面前不知何时出现了一群人,景色歪着脑袋,看着北冥随风,迟疑的开口,“我们这是遇上劫匪了?”

    景色的眼里满是兴奋,她很久没有碰上这样的有趣事情了,至于怕?她表示从没怕过,更何况,有北冥随风在她面前,她怕什么?

    劫匪其实也挺郁闷的,一般寻常的人,看到他们早已吓尿了,跪在地上拼命求饶,怎么面前这对男女,不仅没有害怕,反而还有些兴奋呢?

    劫匪头子,咳嗽几声,清了清嗓子,“你们将衣服都脱了,给我将值钱的物品都交出来。”

    景色瘪瘪嘴,一点都没将他们放在眼里,反而很有兴致的很北冥随风讨论着西西岛怎么会有劫匪这一事情,“不是说,西西岛很安全的吗?”

    “色色,这个世界,没有哪里是绝对的安全。”北冥随风淡淡的开口,面上一片冰霜,这些人最不该就是不该来劫持他们的。

    “呦呵,大哥,这个小姑娘挺好看的,我们不妨玩一玩?”其中一名小弟,看清了景色的脸,垂涎的看着景色,将视线转移到景色的大腿上,咽了口口水。

    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般美丽的女子了,还有旁边那个男的,也长得很好看,让他心动不已。

    “大哥,这个小姑娘给你,把这个男人送给我们吧?”另一名劫匪也迫不及待的开口,他脑子里已经开始幻想起了将北冥随风剥光,骑在他身上,用鞭子抽的情景了。

    这么想着,身下冷不防的开始硬起来,心中有些痒痒。

    “将你身边这个美女,乖乖的送过来,我们还能饶你一命。”劫匪头头,指了一下景色,景色的容貌太对他的胃口,他就喜欢这种清纯的小姑娘,“美女,跟了我,保你吃香的喝辣的。”

    “老公,他说保我吃香的喝辣的。”景色看向北冥随风,不动声色的朝北冥随风的身后移动了一下,她不喜欢那些人看她的眼神,很恶心很猥琐。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