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百九十章:何时在你面前有过形象

    西西岛市集的另一个岔口,里面的摊子卖的都是食物,其中以海鲜居多。

    景色拉着北冥随风逛逛停停,摊子上的许多东西她都想吃,看着都很美味。

    “疯子,你看西西岛也有印度飞饼。”景色看见一个摊子上,一个黑人,在转着飞饼,拉着北冥随风就挤进去,有些兴奋的开口。

    北冥随风不屑一顾的看着印度人的表演,“满手的汗,有什么好吃的。”

    景色听闻,瞪了一眼北冥随风,心中那么点想吃的**,算是彻底的没了,确实,看着黑乎乎的手在飞饼上按来按去,有点倒胃口。

    景色拉着北冥随风离开印度飞饼的摊子,走到另一个烧烤的摊子。

    景色见北冥随风又想说些什么,慌忙开口,“你别说了,我觉得烧烤挺不错的。”

    烧烤摊的生意有些火爆,桌子都坐的满满当当的,景色见有一桌客人吃好了,起身结账离开,连忙拽着北冥随风坐到那边去。

    北冥随风嫌弃的看着面前上一桌客人遗留下的垃圾,景色叫过服务员,让服务员帮忙整理了垃圾,又拿出纸巾,细细的在桌子上擦拭了一番,北冥随风才勉强满意。

    “美女,你们要吃些什么?”服务员上前,问景色北冥随风。

    景色转身问北冥随风,“疯子,你有什么想吃的吗?”

    北冥随风尴尬的没有说话。

    景色噗嗤一声笑出声,“疯子,你是没在烧烤摊上边吃过东西吗?”

    北冥随风皱着眉头,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可耻的,他就是没有在露天的烧烤摊吃过东西那又怎么样?凭他的身份,怎么会到一个摊子上吃东西。

    “咳咳,那就点一份烤花甲两串鱿鱼两斤小龙虾两串秋刀鱼六串大肉串,再来两听雪碧。”景色直接对服务员说。

    服务员在本子上记下了景色要点的菜品后,转身离开。

    “色色,怎么喝雪碧?”北冥随风皱着眉头问景色,他并不喜欢那些汽水。

    “难不成喝可乐?”景色挑眉,视线缓缓的朝北冥随风的身下看过去,“可乐,杀精。”

    东西很快就拿了上来,景色欢呼一声,打开盖子,插入吸管,吸了一大口雪碧才满意。

    “疯子,吃啊。”景色见北冥随风一动不动的模样,伸手推了北冥随风一把。

    拿过一旁的手套,就开始剥小龙虾,“没想到这里也有小龙虾。”

    景色就是因为看中了这一家烧烤摊有小龙虾,才来的这家,本来想去的另一家,就是不知道味道怎么样了。

    景色剥出虾肉,咬了一口,好吃的眯起眼睛,龙虾肉十分的嫩,很有嚼劲,调料十分的入味。

    景色连吃了几个见北冥随风依旧一动不动的坐在原地,盯着她吃,景色歪着脑袋想了一下,难不成北冥随风不会剥龙虾?

    于是景色抓起一只大龙虾唰唰几下就将肉剥出来,塞到北冥随风的嘴边,“疯子,吃呀。”

    北冥随风下意思的张开嘴巴,景色趁机将龙虾塞到北冥随风的嘴里,一股辣味迎面而来,北冥随风猛地咳嗽几声,没想到这龙虾这么辣,不过味道还是不错的。

    “哈哈哈,疯子,原来你不会吃辣啊。”景色难得看北冥随风出丑一次,大笑出声。

    笑过之后,见北冥随风还扶着桌子在咳嗽,将雪碧递到北冥随风的面前,北冥随风连吸了几口,等到嘴里的辣味淡了才作罢。

    是了,景色失忆了,自然也忘记了他不能吃辣,北冥随风接过景色手里的一张纸,擦着嘴。

    “少吃点,等下晚上肚子痛。”北冥随风看着景色狂吃的模样,提醒道。

    “疯子,你不能吃辣的话,这龙虾就别吃了,吃些别的好了。”景色将一串并没有放辣椒的鱿鱼,递到北冥随风的面前。

    北冥随风迟疑了几秒,就着景色的手,咬了一口,嗯,味道很不错,不比酒店大厨做的差。

    北冥随风受了景色的影响,也因为东西确实好吃也就放开了吃,吃完一大串肉串后见,就将手朝龙虾抓去。

    景色嘴里含着龙虾,有些诧异的看着北冥随风,“疯子,你不是不吃辣吗?”

    北冥随风淡定的剥着龙虾,在景色惊讶的眼神中,将龙虾吃进嘴里,“不会就学,没有什么是我北冥随风不能的。”

    景色对着北冥随风竖起一个大拇指,然后景色眼睁睁的看着,面前两盘龙虾一点点少下去,北冥随风面前的龙虾壳一点点的多起来。

    “哎,你倒是给我留点啊。”景色喊道,加入了吃龙虾的战斗。

    一小时后,两人,摸着肚子靠在椅子上,吃完东西又喝了汽水,饱了。

    “疯子,你说,要是别人看到了北冥集团总裁现在这副样子,会不会很吃惊啊。”景色偷笑出声,谁也不能想到,高高在上的北冥总裁,会在一个小摊子上,吃的那么欢吧。

    这样的北冥随风,比传说中的北冥随风,有人情味多了。

    “北冥总裁,在你面前何时有过形象?”北冥随风凉凉的开口,他北冥随风这辈子所有的丢脸事情都是在景色面前做的。

    “这顿烧烤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外公极度制止我和季念在外面吃东西,季念就会带着我偷偷的溜出去吃烧烤。”那时候,其实烧烤并没有那么好吃,只是因为是偷着吃才觉得别外的香吧。

    每次回来后,季老爷子都会发现两人又偷偷出去吃东西了,免不了一顿责罚。

    “疯子,你猜猜为什么外公每次都能发现。”景色笑着,开口问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回问,“为什么啊?”

    “刚开始我和念念也很奇怪,每回都做的那么隐秘,外公怎么每回都能抓到我们,后来我和念念终于发现了,每回都是景知告的密。”说起这个景色就觉得好笑,“景知总是在花园里躲着,等我们回来,抓我们的小把柄。”事情到了后来,就变成她们故意耍着景知玩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