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百八十七章:我出力,你享受

    “等等,疯子,你冷静些。”景色赶紧开口,在这里,万一要是有人看见那脸就丢大了。

    “嗯嗯。”北冥随风胡乱的应道,动作还是没有停下来,还有愈发得寸进尺的苗头。

    眼见身上的泳衣就要不保了,景色急忙推着北冥随风,可是护的了上面,护不了下面,护的了下面护不了上边,景**哭无泪的看着北冥随风为所欲为。

    “疯子,你冷静冷静。”景色混乱中,胡乱抓了北冥随风一把,在隐隐约约的月光下可以看见北冥随风的肩膀上有两道抓痕,景色瞬间感到内疚,她不是故意的。

    “我是你老公,我们做这事天经地义,你让我怎么冷静。”

    景色忍不住黑线,果真跟那啥上脑的男人,完全没有道理可讲,“疯子,我们频率太高了。”

    “松果宝贝说了,要我们好好努力,带个妹妹回去。”北冥随风紧紧的抱住景色在景色的脖子上吸允着。

    “哎,别亲这,明天等下又有痕迹。”景色急忙开口,她还想穿着比基尼在海滩上走,等下浑身的痕迹算什么回事。

    北冥随风嘴上应着,实际上没有这么做,明天?明天她还能下床再说。

    气氛越发的高涨,景色见反抗无果,也就任由北冥随风为所欲为了,只希望不要在这个关头出现什么陌生人,于是过程中,景色总不能一心一意。

    北冥随风动作越发的激烈,恶狠狠的冲撞着景色,“乖,要一心一意才好。”

    “我出力,你享受。”北冥随风在景色耳边开口,双手掐着景色的小腰,他爱死了景色这般模样。

    景色无力跟北冥随风争辩,紧紧的攀附着北冥随风,这才是北冥随风不带松果宝贝来的重要原因吧。

    以至于后来景色是怎么回到酒店房间的,她一点印象都没有。

    回了房间,景色慵懒的嗯哼了一声,就裹着被子沉沉的睡去,北冥随风看着景色大泄春光的模样,眼底的风暴越加的狂热,伸手解开身上的浴袍,朝景色慢慢的走过去。

    景色正睡的迷糊,感到身上一股不对劲,慢悠悠的睁开眼睛,就看见胸前一个毛茸茸的脑袋,景色忍不住哀嚎一声,又来了。

    景色抓着北冥随风的耳朵,“你就不累的吗?我们歇一歇好不好?我好困?”

    北冥随风不受景色的身影,抓着景色的手放在嘴边亲了亲,“色色,你歇息吧,我出力就好,唔,谁让太迷人了。”

    景**哭无泪的看着北冥随风,她是想歇息,可是她歇息不了呀。

    “色色,你要理解一个禁欲多年的男人。”北冥随风沙哑着声音,他在五年前和景色在一起的时候就不曾压抑过自己的**,后来景色离开,他却中了景色的毒,不要说上床了,就是肢体碰一下,都能让他恶心好久。

    这一辈子,他非景色不可了,北冥随风紧紧的扣住景色的手,就是日后景色要离开,他也绝不可能放手,中景色毒者,唯景色可解。

    再来后,景色在快乐到极致的时候,彻底的昏睡了过去,昏睡前她还想着明天一定要和北冥随风好好聊聊,做这事不能这么频繁。

    第二天,景色是在北冥随风的动作中醒过来的,看着体力依旧那么好的北冥随风,景色真的连吐槽的心都没有了。

    于是一整天北冥随风都拉着景色在翻滚,哦,有休息的时间,吃饭的时候,北冥随风允许景色休息一下。

    事后,景色在床上足足修养了一天一夜才恢复过来,看着还在蠢蠢欲动的某男,景色咬咬牙,一脚将北冥随风踢下床,“滚,是头驴也有休息的时候吧。”

    北冥随风知道自己过了,也就不计较景色刚才的那一脚,摸摸鼻子,自己从地上爬起来,走到景色的身边,捏住景色拉拢的小脚,“乖,踢疼没有?”

    景色将脑袋蒙在枕头里,听到北冥随风的话,只是身子抖了几下,她不要和这个男人说话了。

    “色色,这里酸?老公帮你按摩一下。”北冥随风见景色不说话,自主的开口,躺倒景色的身边,大手放到景色的腰上,揉捏起来。

    景色听着北冥随风自称老公,肉麻的起了鸡皮疙瘩,只有在动情的时候,她被逼的喊了几声老公,之后还真没有过。

    “时间都被你浪费在床上了。”景色冷哼一声。

    北冥随风知道自己理亏,任由景色责怪,只是在一旁默默的听着。

    “疯子,我觉得我有必要和你好好谈谈了。”景色忽然间坐起来,正经了神色。

    北冥随风眼皮一跳,他似乎已经能预感到景色想要找他聊的是什么问题了。

    “我们不能这样下去了,书上说,这些事情做多了,容易肾亏,为了你的身体,我们要节制。”景色认真的看着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眼皮又跳动了几下,眼前这个小女人说什么?他会肾亏?

    “疯子,所以,房事我们以后一星期一次就行了,专家说了这是最合理的安排。”景色煞有其事的开口。

    北冥随风沉默着,继续听景色扯着那些道理,等到景色说够了,还是不见北冥随风说话,景色戳了戳北冥随风的胸口,“你倒是说话呀。”

    北冥随风抬眼,看向景色,“你要我说什么?”

    “同不同意啊。”景色嘟着小嘴,小心翼翼的看着北冥随风的脸色,应该会同意的吧。

    北冥随风冷笑一声,凉凉的开口,“一星期一次?”

    “嗯嗯。”景色点着脑袋,连声应道。

    “为了我好?担心肾亏?”北冥随风靠近景色,鼻尖抵着景色的鼻尖,淡定的开口。

    景色心尖颤抖了一下,结巴着说,“是……是啊。”

    景色见北冥随风不怒反笑,小心脏跳动了一下,往后移了些位置,北冥随风紧跟着景色移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