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百八十五章:价格怎么算?

    “就你这样子的泼妇凭什么能得到北冥总裁的喜欢?”李芊芊气不过,指着景色就开始骂。

    景色倒是无所谓李芊芊的指责,走到北冥随风跟前问北冥随风,“我这样的你喜欢吗?”

    北冥随风毫不犹豫的回答,“不管色色什么样,我都喜欢色色。”

    景色当即一脸骄傲的看向李芊芊,李芊芊紧紧的咬着牙。

    “色色,走吧,这里的水都被污染了,老公带你去一个更好的。”北冥随风不欲与李芊芊过多纠缠,一会够她受的。

    景色一听还有更好的地方,连忙点头,她刚刚还在忧伤好好的温泉被污染了,现在听到北冥随风说有更好的,连忙点头。

    在离开之前,景色的眼底划过一抹狡黠,松开北冥随风的手,慢慢的朝李芊芊走去。

    李芊芊离岸边并不远,景色眼明手快的伸手,一把扯下李芊芊的胸衣,刚刚李芊芊故意解开带子,景色并没有花什么力气就得逞了。

    “啊。”李芊芊怪叫一声,往水下缩去,双手紧紧的护着胸前,怒视着景色,这个女人怎么这么不要脸。

    “你不是喜欢勾引人吗?这样子更方便你勾引。”景色傲娇的看着李芊芊。

    北冥随风早在明白景色想要做什么的时候就主动转过身,对他来说,看别的女人身体简直就是对他眼睛的侮辱。

    景色用食指勾着李芊芊的胸衣,在李芊芊愤怒的眼神下,露出一抹恶作剧的笑容,将李芊芊的胸衣朝远处抛去。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会有报应的。”李芊芊愤怒的看着景色。

    景色恰好将胸衣扔进了远处的花坛里,李芊芊想要拿回胸衣就要上岸,只是她现在身上并没有遮挡物,这要是一个运气不好,在半路中遇到什么人,那就尴尬了。

    李芊芊不爽,景色就开心了,心情大好的拉着北冥随风离开,至于李芊芊该怎么去拿胸衣就不是她该考虑的了。

    李芊芊在温泉里疯狂的吼着,咒骂着景色。

    到走远了,景色对着北冥随风勾勾手指,让北冥随风弯下腰,然后景色凑上前在北冥随风的嘴上亲了一口,“这是奖励,嗯,奖励你坐怀不乱。”

    北冥随风失笑,食指摸着刚刚被景色亲过的地方。

    “疯子,你说那个女人会不会光着身子,跑上岸?”景色坏坏的笑着,刚刚北冥随风可是让度假村经理解除了禁止令。

    “谁知道呢。”北冥随风耸肩。

    “你说更好的地方在那里?”景色抱着北冥随风的胳膊问北冥随风。

    “一会你就知道了。”本来想就近算了的,没想到出现这样的意外,只能去稍微远一点的了。

    李芊芊用仇恨的眼神看着景色的背影,她发誓,她一定不会让景色好过的。

    现在头疼的是她该怎么回房间,就连上岸都困难,偏偏手机被她放在了换衣室里。

    李芊芊四周环顾了一圈,见没有人,内心纠结了一会,决定拼一拼,双手紧紧的护在胸前,快速的朝花坛跑去。

    寻了一圈终于看到胸衣,李芊芊眼底闪过一丝欣喜,就想伸手去拿胸衣,却突然间被人抱住。

    “啊—”李芊芊惊叫一声,就开始不断的挣扎。

    一双肥手在李芊芊的身上胡乱的摸着,整个人摩擦着李芊芊的身子。

    “老子盯你许久了,故意勾引老子的吧。”抱住李芊芊的是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一边说着一边在李芊芊的身上亲着。

    李芊芊强忍住厌恶,一口咬着那男人的手臂,那男人吃痛松开,李芊芊也顾不得自己光不光着身子,一脚将那男人踹进池子里。

    拿了胸衣,胡乱的套好,急急的离开,留下那男人在池子里气急败坏。

    李芊芊回房间的时候,同伴正在看一部剧,见李芊芊狼狈的模样,不由得问了几句。

    李芊芊没空搭理同伴,进了房间就朝浴室走去,站在淋浴下面,任由水淋着自己的身子,满脑子都是刚才那男人摸自己身子的画面。

    “该死。”李芊芊咒骂一句,将旁边的沐浴露洗发水****罐罐全都推倒。

    低头看去,胸前的柔软上面还有几个手指印,就是刚才那个该死的男人捏出来的。

    李芊芊洗了许久,将整个皮肤搓的发红才裹着浴巾走出浴室,她不会就那么放过那个该死的女人的,她一定要那个女人后悔今天的所作所为。

    门铃响了起来,李芊芊让同伴去开门,自己坐在床上,想着该怎么对付那个女人。

    “美女,你需要特殊服务是吗?”按门铃的是一个男人。

    李芊芊的同伴有些反应不过来,特殊服务?难不成是李芊芊叫的?

    “芊芊,你有叫特殊服务吗?”同伴转身朝李芊芊喊去。

    “什么特殊服务,我不知道。”李芊芊满脑子都是怎么对付那个女人,不耐烦的回道。

    同伴不好意思的朝男子微笑,“不好意思,你走错房门了,我们这里不需要特殊服务。”

    男子从怀中掏出手机,看了眼房号,“你看啊,怎么会走错房门,就是你们打得电话。”

    同伴看了眼男子手机上的房号,确实就是自己的房号,于是不太确定的又问了一遍李芊芊,“芊芊,那个特殊服务是你叫的吗?”

    “都说了不是,烦死了。”李芊芊火大的吼道。

    “不好意思,先生,你确实走错了。”同伴赶紧将门关上。

    李芊芊的同伴有些摸不着头脑,李芊芊出去的时候还好好的,回来这是怎么了?

    同伴刚坐下,门铃又响了,同伴瞧了眼李芊芊,认命的起身去开房门,“先生,不好意思,我们真的不需要特殊服务。”

    “你们价格怎么算?”门外站着的是一个胖男人,脸上带着猥琐的笑容。

    “你什么意思?”同伴不能理解的开口,什么价格怎么算?

    “别装了,你们不就是小姐吗?说说吧,包夜多少钱?”胖男人猥琐的笑出声,视线一直朝里面看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