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百八十章:一夜疯狂

    北冥随风将睡衣拿过来,走到浴室的门口,敲了几下门,“色色,开门。”

    景色打开一点门缝,伸出一只手臂,“给我就好了。”

    北冥随风看着景色细腻白嫩的肌肤,喉结滚动了一下,压抑着眼中的**,将睡衣递到景色的手中,景色刚碰到睡衣,就想接过来,北冥随风手中一个用力,轻而易举的推开了房门,挤进浴室里边。

    “你,你你你干什么。”景色看着陡然出现在面前的北冥随风,睁大了双眼,紧紧的抱着怀中的衣服,慢慢的退到墙壁处。

    北冥随风嘴角挂着笑容,一点点的靠近景色,一直到景色退无可退,后背撞在墙上,北冥随风将一直手支在墙壁上,额头抵着景色的额头,沙哑着声音,“色色,你不想要我吗?”

    景色胸口中的心脏不停的跳动着,肌肤在灯光的衬托下,显得越发的粉嫩,看的北冥随风一阵口干舌燥,景色呆呆的仰头看向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强压住内心的急躁,不慌不忙的看着景色,景色被北冥随风的俊脸给痴迷住了,在北冥随风的诱哄下,亲上了北冥随风的嘴唇。

    说是亲,其实就是碰撞上去,北冥随风被景色撞的闷哼了一声,很快就反客为主跟景色来了一个深吻。

    景色被北冥随风吻的脚有些发软,要不是北冥随风提着,她现在一定坐到了地上。

    “别…这样。”

    景色不知道她现在说出的话,对北冥随风的诱惑力有多大,北冥随风听着景色的声音,整颗心都酥了。

    轻笑一声,将景色整个人托起来,让景色的腿盘在他的腰上,轻咬着北冥随风的耳朵,“别哪样?”

    景色有些不适应的动了几下,北冥随风眼底的风暴猛然加深,一个转身将景色放在洗手台上,整个人覆了上去。

    接下去景色昏昏沉沉的靠在北冥随风的怀里,任由北冥随风为所欲为。

    从浴室再到床上,一直到景色昏昏沉沉的睡去,景色昏睡前还想着,男人体力太好也不好。北冥随风停下动作,怜爱的看了眼沉睡中的景色,在景色的额头上落下一吻,抱着景色进浴室里洗漱一番,然后回到床上裹着被子,两人沉沉睡去。

    北冥随风心情大好的拥住景色,果然今晚送松果宝贝离开,这个决定是正确的,北冥随风无良的想着。

    昨晚是北冥随风五年来第一次开荤,难免激烈了点,两人睡晚简直就是情有可原。

    北冥随风是被司特助的电话给吵醒的,北冥随风迷糊着伸出一只手,在床边摸索着手机。

    “风少,您订的飞机还有两小时就要起飞了。”司特助听到北冥随风的慵懒的声音,就知道昨晚两人发生了,顶着巨大的压力打给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幽幽的睁开眼睛,看着依旧沉睡中的小女人,心情不是一般的好,就连司特助打扰他的美梦,他也大度的不计较了,“嗯,你现在过来,准备两份早餐。”

    “是。”司特助得了吩咐后,第一次赶在北冥随风挂电话之前将电话给挂了。

    北冥随风看着怀里的小女人,轻笑一声,在景色的鼻子上轻轻的刮了一下,景色不适的皱起鼻子,北冥随风知道昨晚真的累到景色了。

    北冥随风看了眼时间,在景色的脸上落下一吻,掀开被子,朝浴室走去,再让景色睡会好了。

    北冥随风刚进浴室,景色就醒了过来,景色没有睁开眼睛,只动了一下,就感到浑身就像散架了一样,浑身酸痛不已,特别是某个部分。

    景色不由得想到昨晚和北冥随风的疯狂,脸上唰的通红起来,抱着被子猛地坐起来。

    “哎呦。”起床的幅度太大,扯到到了酸痛的腰,景色哀嚎一声。

    红着小脸,扑进被子里,她昨晚真的和北冥随风那啥了,感受么说不上来,唔,好像挺享受的,只是这事后也太累了一点。

    景色趴在被子里,满脑子都是昨晚少儿不宜的画面,北冥随风走出来看见的就是景色半个背露在外边的样子。

    “醒了?”北冥随风放下手中的毛巾,坐到景色的身边,替她熟练的揉捏着腰。

    景色舒服的哼唧几声,忽然想到旁边是北冥随风,羞涩的扯过被子,缩到另一边床边,红着脸,不敢抬头看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嗤笑一声,一个大动作,将景色拉进怀里,来了个早安吻,“我们是夫妻,色色这些你都要习惯的。”

    景色红着脸,点着头,算是答应了。

    北冥随风这才松开景色,视线落到景色暴露在空气中的肌肤上,上面还留有昨晚的作案证据,北冥随风又是一阵口干舌燥,强迫自己的视线离开景色。

    “要不要我抱你进去洗漱?”北冥随风咳嗽几声,开口问景色。

    景色摇摇头,她敢保证若是同意了北冥随风的建议,今天早上一定是在床上度过了,她一直以为小说里的一夜七次郎只是传说,没想到真的存在。

    “好,那你去吧,我收拾一下。”北冥随风倒也不勉强,反正已经吃肉了,也不差这一顿,北冥随风人模人样的点点头。

    景色裹着被子,小心翼翼的挪到浴室里,直到泡在热水中,才松口气。

    北冥随风的战斗力太强了,她表示完全不是北冥随风的对手,景色舒服的哼唧几声,某种意义上昨晚是她记忆中第一次。

    景色又泡了一会,才起身,站到镜子前,被自己的模样吓了一跳,眼底乌青,脸色苍白,还有浑身青青紫紫的痕迹,景色忍不住咬牙切齿,将北冥随风在心底骂了一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