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百七十四章:爹地,你要加油

    “松果宝贝,妈咪怎么睡过去了。”景色喝了一口薄荷茶,眼珠转了一下。

    “妈咪受伤还没痊愈,应该是累到了。”松果宝贝依偎在景色的身边。

    景色点点头,除此之外她也想不到别的解释,景色又坐了一会就带着松果宝贝下楼,北冥随风已经在楼下等景色了。

    见到景色的身影出现在楼梯口,皱着眉头,几步上前打横抱起景色。

    “色色,我们回家。”北冥随风低声对着怀里的景色开口,不过就那么一会没有见到景色,他发现他已经离不开景色了,满脑子都是景色,所以他临时决定度假的日子提前。

    “这么急?不是说好再住一晚的吗?”景色眨眨眼,脑袋四周环顾了一下,没见到季念的影子,于是将询问的目光看向北冥随风。

    “我已经把事情都处理好了,后天就去旅游,所以我们要早先回去做准备。”北冥随风淡淡的开口,抱着景色就朝门口走去,松果宝贝和管家伯伯说了一声,就小跑着追上北冥随风的步伐,见北冥随风阔步的往前走,一点都不顾及他,松果宝贝哀叹一声,这个见色忘儿子的爹地啊。

    季念站在阳台上看着北冥随风带着景色和松果宝贝离开,勾着嘴唇,靠在阳台上的护栏上看向天空的月亮,偌大的季念又变得安静了。

    还不等季念伤感,就看见一辆火红色的跑车停在季家的门口,上面下来一个火爆的美人,季念看去那个美人不就是西米吗?

    西米站在季家的门口,对着季家的门铃就是一阵狂按,“季美人,我来了,快出来迎接。”

    季念浅笑着,任由着西米在门口大喊着,她知道西米是景色怕她孤单特意叫过来的,景色还是一如既往的细致。

    西米喊了一会,见没人开门,也不急,走到围墙边上环顾了一周,用鄙夷的眼光看着围墙,对着季念的方向做了一根中指,“就凭这些就想困住我,太小看我西米了。”

    西米深吸一口气,退后几步,借着力就朝围墙奔去,轻轻松松就翻过了围墙,还不等西米得意一笑,就落入水池中。

    西米从水池中浮了上来,暗骂一声,季念真是闲的没事干,在围墙旁边还弄个水池,西米抹了一把脸,慢慢悠悠的朝岸上游去,快到岸边的时候西米觉得自己的脚被什么缠住了,于是潜水下去看,原来是一根绳子,西米挣脱开后,重新浮上水面,迎面就见一张大渔网扑了过来,西米赶紧借力跳上岸,侧身躲开渔网,渔网掉入水池。

    西米刚喘几口气,季念就慢慢悠悠的走到西米的面前,似笑非笑的开口,“身手退步了。”

    西米深吸一口气,死命压下要去找季念拼命的心理,“季美人,你这就不厚道了,老娘可是好心好意来陪你,你却设陷阱,还好我躲得快。”

    季念对西米的指控毫不在意,“要不是这样怎么能试试你身手?西米,你还是太弱了。”最后一句声音低了下来,似在感叹。

    “好了,弱就弱点吧,季美人强大就好了,季美人,我饿死了,有吃的吗?”西米嘻哈一笑,拥住季念的肩膀就朝里面走去,季念自然也没有嫌弃西米身上**的。

    季念让管家给西米准备吃的,又让西米去她房间将衣服换了,西米一点都不认生,说了声谢就朝楼上跑去,她对季家也是很熟悉,一点都不陌生。

    季念看着蹦蹦跳跳跑上楼的西米,无奈摇头,谁能想到平日里冷酷无情的神偷,私下里是这样的孩子气。

    景色随北冥随风回到他们的家,景色紧张的坐在沙发上,两只眼珠不断的转着。

    “色色。”北冥随风咬着景色的耳朵低哑着声音,他可记得景色答应他的,欠他一顿大餐。

    景色浑身打了个激灵,伸手推开北冥随风,让两人之间留出点空隙,“疯子,你儿子还在,给自己留点形象哈。”

    松果宝贝乖乖的捂上眼睛,嘴里念叨着,“松果宝贝什么也没看见,松果宝贝什么也没看见。”

    北冥随风低头笑出声,很满意自家儿子的举动,挑衅的看向景色,看她还有什么理由。

    “我想起来,我还有东西没有整理,我先去整理东西。”景色红着脸,从北冥随风的注视中逃开,跑向卧室。

    北冥随风也不追,就那么看着景色离开。他正好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吃肉不急在这一时,北冥随风踹踹自动当隐形人的小包子松果宝贝,“儿子,你去跟你妈咪说,欠的债该还了,躲不掉的。”

    松果宝贝眼珠一转,从沙发上跳下来,认真的看向北冥随风,“爹地,是不是妹妹就快来了?”

    北冥随风没想到松果宝贝会这样问,于是大言不惭的点头,“快了,爹地努力争取让你妹妹在你妈咪肚子里生根发芽。”

    松果宝贝点点头,红扑扑的小脸很是兴奋,他马上就要有妹妹了,软软糯糯可爱的妹妹啊,一定比顾安安可爱,有了妹妹,妈咪就不会抓着顾安安不放了。

    松果宝贝严肃认真的对着北冥随风保证,“有了妹妹,我一定会很疼妹妹,做一个好哥哥。”

    北冥随风嘴角上扬,笑出声,慈爱的揉着松果宝贝的脑袋,“爹地知道松果宝贝是世界上最好的哥哥,爹地醒醒松果宝贝一定会对妹妹很好的。”

    北冥随风对松果宝贝是有愧疚的,在松果宝贝生命中缺失的那五年,是无论如何也补偿不了的,无论他以后和景色还会有多少孩子,那些孩子都无法顶替松果宝贝在他心中的地位,松果宝贝懂事的让他心痛。

    “爹地,你要加油。”松果宝贝努力的踮起脚尖,在北冥随风的肩膀上拍了几下。

    北冥随风失笑出声,松果宝贝转身跑进卧室,北冥随风摸摸鼻尖,在心中暗暗的想着,他一定会努力的,让松果宝贝争取早日见到妹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