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百七十三章:景松,来日方长

    “既然,张先生没有什么忌口的,那我就做主,随意点些了。”景松笑着,将菜单递给一旁等着的服务员。

    张代表微笑着点头,景松又让人拿一**上好的红酒上来,亲自给张代表倒上。

    “来,张先生,你可以尝尝这红酒,很不错。”景松和张代表轻轻的碰杯。

    “景总,时间紧迫我们也不绕弯子了,我们总裁看准了景盛集团在a市的地位。”张代表笑着开口。

    “是是是是。”景松连声应到,要是能和风策合作,景盛集团一定能够恢复往日的风采。

    “我们调查过景盛集团,景盛集团这些年接连亏损,不知道景盛集团的资金足不足以支撑这次和风策的合作。”张代表面上淡定,内心却不断的跳着。

    “张先生,这个你可以放心,景盛集团家底自然不止那么些。”景松知道景盛集团这些年亏损严重,但是被人这样摆在门面上说出来还是第一次,感觉自己被狠狠的打脸。

    张代表见景松这样说了,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份合同递给景松,“既然这样,这份合同是我们公司先前拟好的,我们总裁也同意了,景总,不妨拿去看看,如果可以的话,就签了吧。”

    张代表表面上看着平静,其实心底也没谱,怎么说呢,自家总裁提出的要求真的是太过苛刻了,简直就是明上割景盛集团的肉。

    果然景松看到合同上,脸色都变了,“张先生,这份合同景盛集团绝对不会同意。”

    景松看到想吐血的心都有了,风策将价格压得极低,景松在心中算了一下,除去成本他能赚的钱微乎其微,可以说根本不赚钱,还有就是若是没有按时交货需要景盛集团十倍赔偿,交货的时间又很紧张,景松大概的算了一下集团里可用的资金,完全不足以支撑这批货物,这份合同无论哪一条都对景盛集团很不利。

    景松原本想骂娘,使劲忍才忍下来的,喝了一口红酒给自己压压惊,“张先生,你这要求过分了。”

    张代表倒也不介意景松的失礼,“景总,这是我们总裁的要求,何况我并不觉得过分,景盛集团现在需要的是机会,风策正好给了景盛集团这个机会,和风策合作成功,不是也给景盛集团打响了招牌吗?”

    “这份合同我不会同意的。”景松态度强硬起来,在他看来风策不过是拿这份合同试试他的态度,“我需要在价格上加两个百分点,交货时间推迟一个月。”

    张代表犹豫了片刻,对景松说,“这件事情我不能明确回复景总,我需要咨询我们总裁的意见。”

    景松也明白这件事情张代表做不了主,“这是自然,麻烦张代表了。”

    “那景总请稍等,我打个电话给总裁。”张代表歉意的一笑,走出门外,走进另一道门,景宸已经在里面等张代表了。

    景松刚刚和张代表说的话,景宸都听到了,景松的要求景宸自然也听到了。

    “总裁,景总的这些要求…”张代表犹豫的看准景宸。

    “告诉景松,要求没商量,除了价格上只能加一个百分点,其他的条件一个都不能改,他要是不想合作,风策有的是集团合作。”景宸冷着眼眸,张代表感觉房间内的空气都结冰了,也不知道景盛集团是怎么惹到总裁大人了。

    “是。”张代表应了一声,转身走回之前的房间。

    景松见到张代表歉意的脸,一切都已明了,一颗心不停的坠下,“张先生……”

    “不好意思景先生,我们总裁说了合同上的条件风策不退步,价格上也只能增加一个百分点。。”张代表说。

    “既然如此那就没办法了,合作破裂。”景松傲然的开口,在他看来风策是非景盛集团不可,其他公司不能给风策带来那么高的利益。

    “景总恕我直言,我们总裁说了,风策不差集团合作,没有景盛集团a市还有许许多多个集团,珠宝这一块之景盛集团不是最优越的,之所以找景盛合作,只是看在景总先夫人的情面上。”张代表笑着开口。

    景松听到风策是因为季如夏才找的景盛集团合作,面色十分的难看,他怎么也想不到季如夏还认识风策的总裁。

    “景总,你如果不情愿的话,我们风策自然不会勉强。”张代表继续笑着。

    景松内心不断的挣扎着,这一次确实是个好机会,虽然只增加一个百分点,但是也能赚到不少,只是,里面的条件着实让他不舒服,他坚定的认为,风策只是在吓唬他,不会和其他集团合作。

    于是景松冷着脸开口,“如果这样的话,这次合作就没商量了,景盛集团等着和风策下次的合作。”

    张代表笑笑,拿起公文包,起身告辞,景松目送着张代表的离开,他始终认为,这只是风策的把戏。

    张代表出了房门,绕回景宸的房间,“总裁,合作失败。”

    景宸淡定的点头,一点也不意外,景松还真是一如当年的自以为是,这一点一点都没变化。

    “没事,等他来找你,要不了几天景松就会找上门。”景宸一点也不急,“放出消息,风策想在市找一家集团合作,去景松面前宣扬,风策将目标锁在了北冥集团和苏氏集团上面。”

    “是,总裁。”张代表应了一声。

    景宸将视线看向窗外,景松,我们来日方长,我会让你将景盛集团一点点的吐出来。

    景色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景色揉着发痛的额头,她记得明明和季念在说楚墨的事情,怎么就晕了过去,真是奇怪。

    景色掀开身上的被子,慢慢的下床,去洗手间洗了把脸,打开房门正好遇上正要进来的松果宝贝。

    “妈咪,你醒了?姨婆说你醒来头会疼,让你喝杯薄荷茶醒醒脑。”松果宝贝手上端着的正是薄荷茶。

    松果宝贝让景色坐回床上,将手中的薄荷茶递给景色。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