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百七十二章:风策总裁

    可不是好笑吗,季老爷子要是知道她去当了别人的情妇,还不得气活过来。

    “松果宝贝,我知道你和楚墨的关系好,我告诉你这些也不怕你告诉他,有些事情总要去面对。”季念和景色都是一样的狠,唯一的不同处就是季念出了事情会去面对,景色更多的是逃避。

    “姨婆,我不会和楚墨哥哥说这些事情。”松果宝贝紧紧的抿着唇。

    季念笑笑,没有说话,将视线看向睡得安详的景色,景色的心结才是真的难解,季家五年后会成为景色有力的后盾,不管如何,谁都不要妄想欺负景色。

    季念浅笑着,寻思着自己是不是该活跃在大众的视野里,若不经常出现,a市都要忘了她季念了吧,哦,对了,她之前还听说有人自称自己是a市第一名媛,景知是吧,我不去找你,你倒是自己惹了过来。

    “姨婆,楚墨哥哥说他后天就会到a市。”松果宝贝想着季念应该不想见到楚墨,于是泄露了楚墨的踪迹。

    季念的笑容僵硬了会,接着笑开,他到不到a市都不能给她带来什么影响。

    “松果宝贝,我和楚墨的事情你们就别管了,等北冥随风回来,你们就离开季家吧。”不出意外的话,季家这几天就会出现意外。

    松果宝贝无辜的眨眨眼,妈咪就是为了躲避和爹地同房才想赖在季家不走的。

    北冥随风赶到公司的时候,司特助已经等在了公司。

    “风少,景知小姐,准备去往国外,被海关的人给拦了下来。”司特助见北冥随风走过来,匆忙迎了上去。

    北冥随风皱起眉头,这两天因为景色的事情他都将景知忘到一边了,差点忘了,景知在婚礼上被当众退婚,疯疯癫癫的事情。

    “做得好,景知回家后,季如秋有没有什么动作?”北冥随风总感觉季如秋不如表面那么简单,在婚礼之后就派人关注着季如秋。

    “景知回家后就被景松送往精神病院,季如秋死死拦了下来,季如秋现在正在大规模的转移景松的财产。”司特助汇报着手下传递来的消息,这一刻他又有些同情景松,被自己的枕边人这样的背叛,季如秋转移的还不是一点点财产,是景盛集团大部分的财产,可笑的是景松居然到现在还没有发现。

    “季如秋背后有没有什么人在帮她?”他需要的是找出季如秋背后的人,单单凭借季如秋一个人,还没有这个本事,背后一定有人支持。

    “目前还看不出季如秋有什么动静,或者说,季如秋没有动静,只是让公司财务处的人在悄悄转移。”季如秋从婚礼回来后谨慎了不少,连门都很少出,据打探消息回来的人说季如秋现在日夜都在照顾景知,根本不离身。

    “继续关注季如秋,让跟踪季如秋的人小心点,季如秋敏锐的很。”北冥随风说。

    司特助点点头,他自然清楚,北冥随风说的这些要点,这几天调查下来他对季如秋改观不少,季如秋根本不是什么小白兔,简直是披着羊皮的狼,许多事情明面上看着是景松做的,其实背后里的抄手都是季如秋。

    “风少,景宸先生也对景家出手了。”司特助突然想起这一茬,开口说话。

    景宸出手再正常不过,不出手才不正常,对于这件事情北冥随风倒也不觉得惊讶,北冥随风让司特助给他将堆积着的工作都拿过来。

    司特助哀叹一声,好不容易的周末怎么又要加班,但是boos都加班了,自己怎么可以休息,于是司特助命苦的回到自己的办公桌上,拿起文件看了起来。

    另一边,景宸回去后就让秘书约了景松出来见面,当然和景松见面的不是他,而是他派出的代表,景宸让代表将景松约在品味阁,让代表在前面等着景松,自己则坐在帘子后边。

    景松听闻是风策有意和景盛合作,穿了外套就急急赶过来,风策虽然是近几年才建立的,但是崛起的速度异常的惊人,传闻风策的总裁是可以比拟北冥随风的人。

    在金融界里面,风策的总裁绝对是一号人物,能将风策在短短几年建立成今日的帝国。

    风策的总裁却是极其的神秘,见过的人少,认识的人更少。

    景松赶进来的时候从前台知道等他的就是窗边那位男子,景松在背地里悄悄打量起那名男子,看着是一副精英模样,可实在不像是风策的总裁。

    景松在距离那名男子不远处,整理了下衣裳,才迈着缓慢的步子上前。

    “你好,我是景盛的总裁景松,想必您就是传闻中的风策总裁吧。”景松堆着满脸的笑容,一看就是年轻人,年轻人好啊,做事情不会过于计较。

    “景总是吧,景总怕是认错人了,我是风策派过来和景总交谈的代表。”代表随口解释了几句。

    景松反应也快,握住代表的手就说,“不知这位先生如何称呼?”

    “鄙人姓张。”代表只是和景松微微握了下手,就将手抽了回来,**oos可是隔着帘子坐着呢,这要是让**oos发现自己表现不好,可怎么整。

    “张代表,你好你好。”景松堆着笑脸,坐到了张代表的前面,招呼一声,让服务员拿菜单过来,客气的放在张代表的面前,“张先生,你看,你想吃点什么,随便点,今天这一顿饭就算是我请的了。”

    张代表看了眼菜单,就将菜单推回了景松的面前,“景总,我久不在国内,对于这些菜品也不太懂,还是您来吧。”

    景松听张代表这样说也不客气,就将菜单拿回自己的面前,“这样吧,张先生,你久在国外,想必也很少吃到中国的美食吧。今晚我就点几个品味阁里有特色的菜吧。”

    景松在菜单上涂抹了一番,“不知张先生有没有什么忌口的?”

    “没有。”他今天可不是蹦吃的来的,所以吃的对他没那么重要。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