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百六十七章:伤仲永

    “妈咪,爹地,快过来。”松果宝贝看见不远处站着的景色和北冥随风跳着挥手。

    一大早醒来发现爹地妈咪都在身边,这种感觉不要太好啊。

    “好。”景色收到松果宝贝的招呼,也笑着挥手。

    “松果宝贝,有兴趣接手季家吗?”季念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期待的等着松果宝贝的回答。

    “没兴趣。”松果宝贝头也不抬,他以后的天地他自己会去创造,不要说季家了就是北冥集团他也不会接手,再说了,季家不是有季念吗?

    松果宝贝怀疑的看着季念,这个姨婆该不是要将季家扔给他自己逍遥快活吧。

    “季小年,季家你自己管着,不要想奴隶我儿子。”景色还没走近,就听到季念企图诱拐松果宝贝,眉头一挑,气势汹汹的走过来。

    很是不耻的看着季念,哼,想着奴隶松果宝贝,没那么容易,“季小年,你早点生个儿子,让你儿子替你管着不就好了?”

    季念凉凉瞥了眼景色,“n年以前,有个女人说过,她儿子就是我儿子。”

    那个女人正无辜的眨着眼睛看着季念,说这句话的肯定不是她,肯定不是。

    “念念,你也老大不小了,是时候找男朋友了。”景色语重心长的开口,现在谈恋爱,谈那个几年差不多就可以结婚了,“再晚些就成老姑娘了。”

    虽然凭季念的容貌家世,就算季念再过个二十年也有人娶她,总归是不一样的,景色还是希望季念幸福的,偌大季家,季念一个人撑着真的太累,太辛苦了。

    “色色,我的事情你就别操心了,好好操心你的吧。”季念知道景色是为她好,但是此生,除了那个人她眼中再无其他人,可是他和那个人这一生也不可能在一起了。

    “我好着呢老公帅气,孩子可爱。”景色一脸幸福的开口,这些日子确实很幸福,从接触的这几天来看,北冥随风是真心爱着她,唯一的不足就是缺失记忆了。

    季念只笑不语,如果可以景色就这样一直失忆下去也不错,至少这样过的轻松,过的开心。

    “松果宝贝那么强大的智商就该有个强健的体魄,你看看松果宝贝过于秀气了。”季念捏着松果宝贝的小胳膊,虽然说松果宝贝现在还小,但是训练就是要从小抓起,她可是受过长大了再受训练的苦。

    季念说的这一点北冥随风也意识到了,确实松果宝贝过于柔弱了,松果宝贝以后是要接手北冥家族的,肯定要经过训练。

    “慢慢来吧,松果宝贝现在还小,最需要的就是一个快乐的童年。”景色对于松果宝贝倒是没有那么高的期望,在她看来松果宝贝快乐才是最重要的,当然松果宝贝以后肯定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色色,松果宝贝上幼儿园着实淹没了他的才华,可千万不要变成伤仲永。”从之前和松果宝贝的对话中可以听出来松果宝贝很不喜欢幼儿园的生活,季念也认为松果宝贝不该在幼儿园里边浪费时光,真不知道楚墨是怎么想的,能放任松果宝贝在幼儿园里浪费时间。

    松果宝贝可是sk未来的继承人,按照sk的规矩,四岁就要进行秘密训练了,松果宝贝都快五岁了。

    “念念,松果宝贝才不是伤仲永,现在松果宝贝着实太小了,再过个几年吧。”景色知道大家族的孩子从小就要经受训练,因为她和季念是女孩子所以不用训练,哥哥以前也是经过训练的,景色想到之前景宸在训练中受的伤脸色就有些发白,不要说擦伤了这些都是小意思。

    一想到松果宝贝要去经受特别训练,一颗心就痛的受不了,松果宝贝怎么可以经受那么残酷的训练。

    “不小了吧,我记得大姐说过景宸也是四岁就去参加训练了。”景宸参加的是季家的训练,那时候季老爷子将季家的未来寄托在景宸的身上,对景宸还真是毫不手软,怎么狠怎么来。

    “松果宝贝你自己怎么想的?”景色看向松果宝贝。

    她还是支持松果宝贝自己的意见,若是松果宝贝愿意的,她自然不会去反对。

    “妈咪,我想想。”松果宝贝犹豫着回答。

    北冥随风一把抱起松果宝贝,“松果宝贝那么聪明怕什么,笨鸟才要先飞。”

    他和松果宝贝刚刚相认,在松果宝贝的生命中缺失了五年,自然希望松果宝贝在自己的身边在待几年,还真不是北冥随风自夸,他就没见过比松果宝贝还要聪明的孩子。

    “北冥随风,要不要比一场。”季念见时间还早,从袋子里摸出三粒骰子,饶有兴趣的看着北冥随风。

    “念念,你什么时候还会玩这个了。”景色有些惊讶,季念以前虽然皮了点,可也没听过她还会玩这个的呀。

    “唔,就是在国外的时候无聊的时候学的。”季念在手心里玩着骰子,那个人最喜欢玩骰子,她玩骰子的技术还是他亲手传的。

    “可以,赌注是什么。”北冥随风冷冷的开口,他倒是不介意和季念玩玩,只是这玩还是要来点赌注的好。

    “这样吧,一局一百万如何?”季念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怎么办她越来越喜欢败家的感觉了。

    “可以。”一百万一局在北冥随风眼里着实算不得什么,何况,北冥随风不认为他会输。

    “爹地,我和妈咪当裁判。”松果宝贝也是很有兴趣,拉着景色凑了进来。

    “唔,第一局赌大?”季念慵懒的靠着座椅。

    第一局是季念率先开始,随意拿过桌子上的一个杯子就盖在了骰子上边,手法好看的摇晃着。

    松果宝贝却见这手法很是熟悉,“姨婆,你这手法很像楚墨哥哥的手法。”

    又是楚墨?景色挑眉,听松果宝贝的语气似乎和这个楚墨很熟悉的样子。

    季念听到楚墨的名字,手中的动作顿了一下,“巧合吧。”

    “怎么会呢,楚墨哥哥的手法是独一无二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