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百六十六章:失忆真的不是一件好事

    等景色再次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人了,旁边的被子已经凉透了,景色抱着被子迷糊的坐起来,看了眼时间,已经十点多,景色慌忙掀开被子,翻身下床。

    急匆匆的刷牙洗脸后,就往楼下赶,还没到楼下就被早上来的北冥随风来拦住了路。

    “这么急做什么?”北冥随风见景色一脸慌张的模样,皱起眉头,一个打横,就将景色拦腰抱起,慢慢的朝楼下走去。

    “都这么晚了,你怎么不早点叫我呀。”景色红着小脸伸手在北冥随风的胸口捶打了一下。

    多不好意思啊,这个时间点大家肯定都醒了,就她一个人没醒,连松果宝贝都已经起床了。

    “你昨天累到了,让你多睡会。”北冥随风淡淡的开口,今天早上他起来的时候没看到景宸,想来景宸已经走了。

    “松果宝贝呢?”北冥随风将景色抱到餐桌上,在屋子里没看到松果宝贝的身影,于是开口问北冥随风。

    “他和季念在外边玩。”北冥随风手指了一下窗外,景色顺着北冥随风的手看去,见松果宝贝确实和季念在花园里玩耍。

    “好久没有看到我家念念这样的笑容了。”景色下意识的脱口而出,有些惊讶于自己为什么这样以为,转念一想,只当做是昨天季念的落寞感染了她。

    季念一向没心没肺,昨天那么伤感确实不适合她。

    花园里不知道松果宝贝和季念说了,逗得季念哈哈大笑,两人在花园里说说笑笑你来我往有趣得紧,惹的景色也心痒痒,想凑上前一起玩闹。

    “色色,先吃饭吧。”虽然马上就可以吃中饭了,但是早餐也要稍微吃一点,季家以往的饮食都是中餐,于是早餐也是豆浆油条包子。

    按景色的话说就是在季家看到西餐的概率就像是太阳从东边出来的概率,可能是季老爷子和季夫人比较传统,不习惯西餐吧。

    景色也不介意是中餐还是西餐,夹起一个大包子就咬了一口,满意的眯起眼睛,季念的伙食就是好吃,据说季家的主厨是清朝御膳传人。

    “疯子,你吃了吗?要不要再吃点?”景色一边喝着豆浆一边问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摇头,“我已经吃过了你多吃点。”景色对比五年前真的瘦了许多,北冥随风还是希望能将景色吃胖点,再吃胖点,这样抱起来才有肉感。

    北冥随风不吃景色也不勉强,一个人吃的倒也欢乐,毕竟快吃中饭了,景色吃的也不多,只是垫了下肚子。

    吃完饭后,景色满足的摸了下自己的肚子,“疯子,你今天不上班吗?”

    北冥随风坐到景色的身边,揉揉景色的头发,“今天是周末,休息,都说一孕傻三年,都那么多年了怎么还那么少。”

    景色见北冥随风说她傻有些不开心,她只是忘了时间,“你才傻。”

    “嗯,我家色色最聪明。”北冥随风淡淡的回应了一句,拉着景色去外边的花园转转。

    季家的花园很有特色,也是古色古香,小桥流水还有小亭子,松果宝贝和季念就是在喂鱼玩。

    景色和北冥随风站在桥上,大老远的看着两人幼稚的举动,颇有些怀念,“疯子,小时候我也和松果宝贝一样,和季念很喜欢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喂鱼,看着鱼争先抢吃的画面,然后那时候景知就会再佣人的带领下站在我们对面喂鱼,不过很奇怪的就是这些鱼都喜欢往我们这边来,不喜欢去景知那边,你猜猜为什么。”

    景色眉目含笑,笑看着北冥随风。

    “为什么?”北冥随风浅笑着问,看得出他的丫头以前就是个调皮的。

    “因为我和念念在景知的鱼食加了佐料啊。”景色笑出声,景知每每为了这件事情发火,却不知她和季念威胁佣人让佣人在景知的鱼食里加上佐料。

    “然后呢?”北冥随风见景色开心,心情也大好,揉着景色的头发开口问接下去的事情。

    “然后,景知就哭了,跑去找外婆告状,说鱼儿都不来我这边,真的是笑死我了。”景色现在想起这件事情都觉得可笑无比,不知道过了那么多年,景知还会不会告状。

    她和季念真的是烦死了景知的告状。

    “哼,外婆最疼我和季念了,一般景知告的状,外婆也只是笑笑,不会真的处罚我们。”告到季老爷子那边去就不一样了,季念因为景知不知道写了多少张大字,以至于后来季念一见景知告状就去整她一顿,到后来景知就彻底的怕上了季念。

    “疯子,再给你看个东西。”景色笑着将北冥随风拉到小亭子里,在其中的一根柱子上找着东西。

    “找到了,疯子,你过来看。”景色指着柱子上的一行小字,北冥随风凑过去看见景色在上面刻了几个字,写着“祝景色季念找到白马王子。”

    从字上看得出景色那时候还很年幼,刻的歪歪扭扭的,因为时间久远的关系,若不仔细看,还真的看不到上边的字。

    “你现在找到了吗?”北冥随风轻声问。

    “当然。”景色傻笑着,双手环住北冥随风的腰,仰着小脸笑嘻嘻的看着北冥随风,她的白马王子就是北冥随风。

    当时还真的是童话书看多了,兴奋之下的景色拉着季念三更半夜到院子里刻下这句话。

    还被季念嫌弃了许久,但是当时也能看得出季念其实也很期待。

    说到这个,景色就想起了昨晚在抽屉里看到的楚墨二字,这个人肯定和季念有着不一样的关系,楚墨,为什么她听着那么耳熟。

    景**言又止的看了眼北冥随风,想问问他楚墨他是不是认识,想了想又作罢。

    “怎么了?”北冥随风见景**言又止的模样,开口问景色。

    景色摇摇头,她还是找机会好好审季念吧,季念现在对什么事情都设了心房,哎,这九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景宸见季念也感觉很奇怪,失忆真的不是一件好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